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18 人争一口气(求订阅!)

418 人争一口气(求订阅!)

  听到夏妙薇的话,王晶晶先是瞪她一眼,然后又回头瞪了自家老哥一眼。

  王亮赶紧表态:“不参与,我不参与,你们玩吧!”

  夏妙薇看向杨棠:“听见了吧,第三轮比赛,就我们四个,你什么态度?”

  杨棠耸肩道:“只要有钱赚,我怎样都无所谓,关键看你们,不过首先我得声明啊,下注金额不得超过两万,否则数额,赔率倍数又大的话,庄家恐怕不会吃!”

  “知道啦,两万就两万,你那份我跟柔柔还有胜男均摊了,怎么……”

  听着夏妙薇的话,杨棠此时正看蒯柔跟南宫胜男的表情,孰料白崇晖在旁边一个劲儿指他自己:“我、我、还有我,几位大哥大姐,带我一个呗!”

  “你?带你玩?”夏妙薇秀眉微蹙,先是看了眼杨棠,见他不置可否,然后又扫了自己俩闺蜜蒯柔和南宫胜男一眼。

  蒯柔没有明确反对,南宫胜男却依然冷得掉渣道:“带你一个可以,我们三个女的每人出四千,你出八千,凑整两万,不过最终奖金你只能占半成!”

  “不是吧?”白崇晖争辩道,“凭什么我出钱多反而分钱少啊?”

  南宫胜男道:“哼,那就不带你,还省了半成奖金,你俩觉得呢?”说着,她看向蒯柔跟夏妙薇。

  夏妙薇轻笑道:“胜男这主意好!”蒯柔也点头表示同意。

  这下白崇晖没辙了,瓜兮兮地看向杨棠,希望他主持“公道”,别被几个母的欺在头上。结果杨棠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反而落井下石道:“小白分半成我没意见,那我这个动脑子的分多少呢?”

  南宫胜男显然早有腹稿:“杨棠你分三成半,我们一人两成。”

  听到这个分配方案,杨棠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没我的投注方案,你们几个凑成的两万块扔水里都不带起泡的……不用说了,奖金我要一半,否则你们自己玩去吧!”

  这话一出,除了王氏兄妹脸上有点幸灾乐祸以外,夏妙薇仨女都蹙起了秀眉,白崇晖的脸更是苦瓜的没边了,生怕这分配方案一改,他这个没人权的连半成奖金都拿不到。

  “怎么办?”夏妙薇轻声问俩闺蜜。

  南宫胜男冷哼一声,目光凝在杨棠脸上道:“还能怎办,大不了一拍两散!”

  杨棠顺势道:“行吧,那就自己顾自己吧!”说着,他的目光还是放到了正在集结的第三轮龙舟上。

  南宫胜男见状心头一凛,当即看向夏妙薇,见她微微摇头,不禁话锋一转道:“哼,分你一半就分你一半,我们仨各拿一成半,这总可以了吧?”

  杨棠扭过头来认真看了南宫胜男,自信一笑:“成交!”

  夏妙薇见他俩谈妥,马上问道:“那第三轮前三位的复式投注是怎样的?”

  杨棠瞟了眼王氏兄妹,毫无征兆地拽过夏妙薇的素手,在她手心写了三个数字,这才放开。

  夏妙薇猛地缩回手,俏脸微红道:“你干嘛?”

  “记清了吗?”

  夏妙薇连忙点头。

  “那就赶紧把钱凑上,下注去吧!”

  夏妙薇立刻起身,找另外的熟人帮忙押钱去了。与此同时,南宫胜男冲白崇晖道:“八千,拿来!”

  白崇晖撇了下嘴,边掏钱包边边嘟囔道:“谁知道她能不能及时下注啊?”言语间,他还是掏出一叠面值五百的欧元拍在桌上。

  南宫胜男毫不犹豫地拿过来数了数验了验,然后收妥。

  没多久,夏妙薇转回来,手里还捏着张投注单,白崇晖着急忙慌取过来一看,鹅滴乖乖,投注额两万,赔率七十三。

  “哈哈哈哈~~这一把就能赚足我两月的零花钱,真是厉害呀!”白崇晖笑得很大声,但在众目睽睽聚焦之下,后面的说话却越来越小声,直到轻“呀”结尾。

  杨棠挑眉道:“两月零花钱?你一个月家里给你多少零花啊?”

  “也没多少啦,别看我们家跟晋王府是亲戚,但还真没那些个暴发户有钱,像荆天赐,就今次这坐庄的后台之一,他一个月至少三十万零花,遇到特殊情况还能找家里要,不像我,一个月才……三万,就人家的十分之一,跟要饭似的。”白崇晖大吐苦水。

  三万?

  杨棠听到这个数字,面上皮笑肉不笑,却想起了前世,妻还没怀孕之前,他仍在外面工作的时候,一个月不说累死累活,基本上身心俱疲地干下来,能有一万六七的月薪(加奖金)就算不错了,而眼前呢,白崇晖这半大小子一个月的零花就三万,他牠妈还嫌少。

  这人跟人真是不能比,越比越气人!

  白崇晖见杨棠缄默不语,忍不住打探道:“大哥,看你这身打扮,再加上你的手段,你…一个月挣不少吧?”

  “我还是个学生,哪挣什么钱呐!”杨棠谦虚道。

  这话骗下白崇晖还行,却骗不到一个学校的夏妙薇,她秀眉微挑,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爆杨棠的料。可是她能忍住,不代表一直跟杨棠都不太对付的蒯柔能忍住,只听这妞冷笑道:“杨棠啊,你是没挣什么钱,可咱学校发你那一百万奖金又怎么回事啊?”

  旁人闻言俱都一呆,包括南宫胜男,然后他们都齐刷刷瞅着杨棠,仿佛他脸上有花似的。

  “矮油~~蒯学姐,那不是学校发的奖学金嘛,一次过发放了就完了,又不是每月都有!”杨棠来了句神吐槽。

  蒯柔一怔,旋即讥诮道:“就你还想月薪百万呐?美得你!”

  杨棠多少有点尴尬,下意识摸了摸鼻子。

  此时,南宫胜男不禁插嘴道:“薇薇,杨棠都做什么啦,能得一百万奖学金这么多?”问题一出,连状似漠不关心的他们这边聊天内容的王氏兄妹也都悄然竖起了耳朵。

  “你不知道?”夏妙薇听到问题很是诧异,“难道你就没关注过前一段的sci期刊?跟你说实话吧,杨棠独自攻克了西姆猜想!”

  众人一阵无语,就差翻白眼了。唯独白崇晖还傻呆呆的,弱弱道:“西姆猜想我好像在哪儿听过,不过sci是个啥?”话音未落,他就收到了数道鄙视的目光。

  王晶晶心里也有点崩溃,她见新来的夏妙薇几女有排斥他们兄妹的意思,所以从刚才开始就在桌底下以拉手的方式怂恿自家老哥王亮把话题扯到速算上,用这样的方式压杨棠一头,别让他太出风头……不过现在看来,得改文学诗词方面的话题才有得争。

  为什么争?争什么?

  争口气。

  俗语有云,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说王晶晶年轻也好,妒忌也罢,总之她有心思争那口气,就说明年轻人的热血还没有完全被磨盘般的社会所碾碎。

  许多人,年过三十,对家庭的牵挂多了,身上背负的东西也沉重了,年轻时那股热血冲动也就渐渐消散或者说被掩藏了。其实这也不能怪谁,毕竟三四十岁的时候老父母也行将就木。这时候,正常的爷们都该关心父母爱护家庭,而不是像十几二十年前那样,学电影里的陈浩南乌鸦这些混混,一言不合就拿刀砍人,把人看成重伤,自有父母出头,被人砍成重伤,也有父母守候病床,这样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年龄渐大,再像少年时动不动就拿刀砍人,砍赢了,赔钱蹲大牢;砍输了重伤,又害家人牵肠挂肚,甚至砸锅卖铁。

  因此,随着人年龄渐大,思想日趋成熟,体力渐衰,热血冲动就会趋于平淡,不会蠢得与人短兵相接,亲自上阵,最多就是指使手下去打打杀杀。

  但有手下愿意追随你,说明你年龄虽大,却位高权重,这样的人对于该争的那口气几乎用不着争,是他的就是他的,旁人就是想抢也抢不着。

  相对而言,世界上九成以上的老人,都属于七十古来稀,体内的冲动、热血、气力……一概依循自然规律衰退,就算想与年轻人争雄也有心无力,毕竟“老不以筋骨为能”,想以砍杀来争口气不是老人该做的。

  至于王氏兄妹,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似乎大学刚毕业不久,所以争强好胜、热血冲动这些年轻人的脾性尚存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果不其然,见自家老哥迟迟不肯挑起话题,王晶晶趁着第三轮各艘龙舟就位的间隙,趁机道:“今天是端午佳节,我听说朱先公子送了幅字给晋王爷,使得他老怀大慰,这一阵都高兴得紧呢!”

  猪仙?送了幅字?

  杨棠听到这儿脸露古怪之色。

  夏妙薇几女却饶有兴趣。蒯柔更是追问道:“能入得晋王法眼,是什么样的字啊?”

  王晶晶正想解释,白崇晖插嘴道:“是写的首诗,字体大家风范自成一派就不必说了,关键是那首诗也好啊!我、我记得其中有两句是这么写的……江、江江什么来着?”

  蒯柔不禁怨道:“你就是狗脑子,行不行啊你?”

  女的数落男的怎么老说行不行?杨棠听得想笑,以掌捂嘴,这才算忍住。

  “是……江亭暇日堪高会,醉讽离骚不解愁。对不啦?”王晶晶趁机接上了白崇晖的话茬,还鄙夷地剜了他一眼。

  “醉讽离骚不解愁……这句有点狂啊,不过我喜欢!”夏妙薇赞道。

  “我也喜欢。”南宫胜男附和了一句,声线一如既往地冰冷。

  王晶晶乐道:“真是巾帼所见略同!我也挺欣赏这两句诗的,但人家的诗好始终是人家的,不如我们乘兴现作几首属于自己的诗词吧?”

  “好啊好啊!”蒯柔赞同道,“薇薇,你觉得呢?”

  夏妙薇耸肩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无所谓呀!”言语间,她还瞟了眼杨棠。

  可惜杨棠对她们的闲扯并不感冒,听过就算,根本没往心里去。不过在其他人看来,他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于是吟诗作词的游戏自然也算了他一份。

  见大多数人都同意,王晶晶窃喜之余,还不忘瞄了眼自家老哥王亮:“既然大伙儿都同意,那谁先来?”

  话音刚落,跟杨棠一样,没有参与讨论、通过的白崇晖嚷了起来:“第三轮龙舟赛开始了!”

  这话一出,下了注的几女齐刷刷看向了水道。

  王晶晶的脸色顿时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她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绪,状似关心地劝道:“矮油~~赌龙舟这种事跟赌马一样,关心则乱啦!要我说,你们几个反正已经下订离手了,再关心再攒劲也是没用的,不如放平心态,该怎么乐呵怎么乐呵,说不定最后真押中了也未准!”

  闻言,南宫胜男扭过头,认真地看了王晶晶两秒,差点把她看得发毛:“你说得对,已经下了注,看与不看结果是一样的。”

  夏妙薇和蒯柔听了南宫胜男冷静的言语,纷纷转回身来,嬉笑道:“胜男说得对,不看也罢,咱们还是作诗吧!谁先来?”

  一提到谁先谁后的问题,大家的积极性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面面相觑,显然没人愿意当急先锋。

  再说了,在座之人无论男女那都是受过多年填鸭式教育的,即便诗作得不太好,却也明白“急着作出来的诗肯定好不了”的道理,所以没人愿意立马上阵。

  “要不大家先思考两分钟?”王晶晶又生出一个馊主意,“另外我还有个提议啊,今天是端午,但咱们等下作的诗里边不许提及‘端午’二字……”

  蒯柔愕道:“这端午节不提‘端午’二字,那要怎么弄啊?”

  王晶晶扫了眼水道上竞争激烈的各条龙舟,脑中灵光一闪道:“这不还有‘龙舟’嘛!这样……我们等下写的诗词里不许出现‘端午’字样,但可以提及‘龙舟’或‘龙舟赛’来隐喻端午,大家觉得怎么样?”

  “不写端午就不写端午,我没意见!”

  “以龙舟代端午,很有想象力呀,我同意这想法!”

  “不写端午写龙舟,这提议不错!”

  “……”

  ps:求订阅!!

  21032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193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