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19 境界(求订阅!)

419 境界(求订阅!)

  几女七嘴八舌,算是把吟诗作词的基调给定了,至于男同胞的意见,重要么?

  不过这时,第三轮龙舟赛已快撞线,知道下注顺序的白崇晖更是嚷嚷起来:“一号、一号、一号……”他激动的神情根本病态赌.徒差不多。

  十几秒后,一号果然以微弱的优势压制了二号龙舟,率先撞线,而四号龙舟落后二号半个龙头才撞线,勉强获得第三名。

  “一二四,哈哈,还真是一二四,杨哥,你真是太神了!”白崇晖兴奋之余毫无顾忌地连拍了杨棠肩膀几下,“哈哈哈,我们赢啦!”

  倒不是白崇晖没见过一百来万,而是从小到大,跟人打麻将也好炸金花也罢,就没怎么赢过,即使赢也就赢点小钱,所以在带有“赌”性的游戏方面,他怨念颇重,今次以小博大赢了,他自然想把这些年的怨气给泄出来。

  听到白崇晖的喊声,再一听广播,夏妙薇仨女面面相觑,她们跟杨棠合作押注,不过是图个新鲜,玩玩而已,实际上,夏蒯二女更多的是希望杨棠押错输钱,那样的话,他就有把柄在她们手里了,多半不希望她们跟杨爸杨妈打小报告,如此说不定能逼得他就范,至于几千块的小钱,没谁会放在心上。

  可惜世事往往不尽如人意,夏蒯二女的如意算盘轻而易举就落空了,所以失望之余,夏妙薇将那张可以兑奖的投注票拍在了桌上:“谁去领钱,反正我懒得动了啊!”

  杨棠闻言无动于衷,剩下几个有份给钱的股东相互看了一眼,最后蒯柔和南宫胜男都把目光聚焦在了白崇晖脸上。

  “我啊?怎么又是我?”白崇晖不干了,“出钱最多的是我,现在跑腿这种事也要我去,凭什么?”

  蒯柔哂笑道:“现在不是让你跑腿,是让你领钱,是钱喔,钱你都不想要啦?”

  “可是我怕啊!”白崇晖苦着脸道,“之前我就从大林他们那里领了一百万给杨哥,现在又去领这一百多万,我怕他们把我大卸八块啰!”

  “蠢货,说你笨你还不相信!”蒯柔叱道,“你不会先用手机拍段视频加点旁白啊,只要你把这投注票拍得一清二楚,然后再去领钱,就算大林敢抢你的票然后赖账,你也可以以视频为证,到晋王爷面前告大状嘛!”

  白崇晖听着听着忽然意识到蒯柔要说什么,冷不丁浑身一哆嗦。

  果不其然,只听蒯柔阴恻恻道:“你不会忘了晋王府第十三条家规是什么了吧?”

  “可到时候我也得被大林他们以第十九条家规反咬一口啊!”白崇晖颤声道。

  蒯柔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所以呀,他要敢赖账,你就跟他们同归于尽好了。”

  白崇晖这才省悟过来,搞半天蒯柔的意思是让他以“同归于尽”为威胁,逼大林他们给钱。的确,比起今后的前途,一百多万真的不算什么,大林这种人自然不会因小失大。

  想通因果的白崇晖再没二话,抓起那张投注票就奔了出去。说实话,兑奖还是很愉快的,在白崇晖看来,至少比作诗轻松许多,所以他溜得飞快。

  不过跑出去没一会儿,白崇晖又返了回来,问道:“第四轮咱们还押不押?”

  夏妙薇先看了眼蒯柔跟南宫胜男,又看向杨棠。

  “你先去兑奖吧,押不押我考虑一下。”杨棠淡然道。

  白崇晖哦了一声,又飞一般离开了。

  “要我说啊,过犹不及,你们该适可而止才对。”王晶晶状似好心地提醒夏妙薇等人,但怎么听怎么觉得她的语气有点酸溜溜的,“吟诗作词才更陶冶人的情操!”

  杨棠哂道:“哦~~是嘛?那从刚才到现在这么久了,蜜思王你有什么金句酝酿好了呀?”

  王晶晶微微色变,摆手道:“金句不敢当,倒是有几句普通七言诗可以念出来,抛砖引玉而已!”

  “噢?思维这么敏捷?快念来听听……”

  咳咳!

  王晶晶清了清嗓子,扫视了一圈在座诸人,下巴微抬,摆出一股凛然范儿,开始诵道:“蓝天倒映龙舟飞,河岸人潮逐光追。欢天喜地琼溪里,红装锣鼓惊天雷。”

  众皆一怔。

  “怎么样?”王晶晶探问道,“我这诗虽有些平庸,但不算有碍观瞻吧?”

  “不错,虽然用词有点直白,但对仗还算不差!”南宫胜男用一如既往的冷漠口吻点评了一下王晶晶的诗,言语间似有称赞之意。

  可惜王晶晶嘴上谦虚,说什么“抛砖引玉”,实际想的却是“抛玉引砖”,正因为如此,她内心里对南宫胜男的态度和评语并不满意,自觉诗词若一百分的话,她的至少能打九十分以上,而搁南宫胜男这里,也就是“比及格多几分”的水准。

  “你们觉得呢?都评一评嘛!”王晶晶又扭头问其他人。

  蒯柔竖起大拇指道:“晶晶,你真写得不错……赛龙舟这水道,现在叫大雁河,而以前呢,就叫琼溪,本来我是不知道这回事的,也是听老辈子讲起才晓得,没想到晶晶你即兴诗一,居然就用上了这里的老地名,真是厉害!”

  听完这番话,王晶晶的笑脸僵了一下,旋又恢复如常,她哥哥王亮将此细微变化看在眼里,内心不由得吐槽:“什么即兴诗啊,这是她老早就写好备下的诗!”当然,这话没法说出来。

  夏妙薇此时也赞道:“诗是不错,至少我脑子里这会儿还没什么头绪,你觉得呢?”说着,她看向一直没吭声评价的杨棠。

  “呵呵!”杨棠轻笑两声,并不说话。

  王晶晶见状,不禁将话锋戳向了杨棠:“你光笑是什么意思?莫非觉得我写的这诗不好?”

  杨棠撇嘴道:“一般般吧,但至少没乱来,只写了‘龙舟’,没扯‘端午’,还行!”此话一出,众皆无语。

  静了几秒后,蒯柔吐槽道:“不写端午写龙舟是之前说好了的,你这算什么点评?”

  “没什么呀!”杨棠摊手道,“我只是想表达一下,嗯,【改了官腔】这篇作文符合高考要求!”

  众人又是一愣。

  夏妙薇没绷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赶紧以手掩嘴。

  王晶晶差点没气炸了肺,恶瞪着杨棠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这诗只是高中水平?”

  “我可没这么说啊!”杨棠摆手否认,“而且我好像记得,高考作文不限文学体裁,但诗歌除外!”

  众人:“……”

  王晶晶俏脸气得通红。

  王亮见状,忙插回正题道:“好了好了,我这儿也琢磨出一诗,大家伙儿给品评一下呗!”

  众人这才没了其它杂音,作洗耳恭听状。王晶晶心里也好受多了,同时双眸亮,期待地瞅着自家老哥,别人不知道,她可是一清二楚,自家老哥当年可是清华文学社的副社长,外号五言公子。

  “鼓击万桨挥,龙舟箭难追。相竞何太急,为救大夫归。”

  短短二十个字的五言诗王亮一气吟诵完毕,在座之人只觉有点突兀,但回过头来细品,却现王亮这诗比王晶晶可要有含义多了。

  王晶晶的诗无非就是写个场面,而王亮的诗却带有一定的意境,两者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东西。

  简单来说,王晶晶的诗最多也就是“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层次,甚至形容场景的措词水平还赶不上骆宾王七岁的时候;而王亮的诗在层次上相当于“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了。

  见所有人都一时无言,王晶晶忍不住问道:“大家觉得我哥的诗怎么样?”

  “很好!”

  “不错!”

  “厉害!”

  夏妙薇仨女纷纷赞叹。

  唯独杨棠又没吭声。

  可王晶晶偏偏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杨棠,你的意见咧?”

  杨棠道:“还行吧!”

  听到这评价,王亮的眉头不禁跳了一下,想要说点什么,却被自家亲妹抢在了前头。只听王晶晶咬着后槽牙道:“什么叫还行?”

  杨棠吟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众皆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杨棠则继续道:“王兄能把‘何太急’这一典故用在赛龙舟上,真是敏捷,说明你的诗才还行!”

  这番话本是褒奖,王晶晶却不乐意了:“哼哼,我哥这诗在你口中也就是‘还行’的评价,那你说说什么样的诗才叫‘很行’呐?”

  杨棠斜了她一眼,冷笑道:“呵呵,写龙舟的诗词,这还不容易,听好了……咳咳!”

  在座之人安静了下来,都想见识见识杨棠的高段诗才。

  “咳、咳!”

  “你别光咳啊!”王晶晶奚落道。

  “写龙舟的诗哈,咳,有了!”杨棠说到这儿,又有两秒没下文了。

  “你倒是吟诗呀!”王晶晶催道。

  “咳咳,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杨棠一时间没在记忆库里搜到赛龙舟的诗词,就随便扯了一带“龙舟”的诗来充数,“听清了吗?水殿龙舟,有‘龙舟’二字吧,怎么样?”

  几女闻言,各有各的表情。

  南宫胜男眼前一亮,看杨棠的目光比之前柔和了许多。

  夏妙薇跟蒯柔凑在一起,互相对视之余,明眸中尽是笑意,但她们也不得不承认,杨棠当场念诵出的这诗虽然跑题了,但无疑是一佳作。

  惟王晶晶俏脸涨得通红,愠怒道:“我们比的是端午诗词,你这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

  杨棠耸了耸肩,开始耍无赖道:“我只听你一直在强调龙舟、龙舟,所以我就写了龙舟啦!你要觉得不满意,我换一好啦!”

  “换一?你想怎么换?”

  “当然是重新构思重新写啰!”杨棠浑不在意道。

  “你以为写诗是大白菜……”王晶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行行,允许你换一,不过得有时间限制!”

  “不必了,我已经又构思好了一,这次绝对符合要求!”

  “呃……真的假的?”王晶晶被吓了一跳,其实不止是她,其他人夏妙薇王亮这些都不相信杨棠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真的又构思好一新诗,“行,你念!”

  杨棠运了运气,诵道:“看龙舟,看龙舟,两堤未斗水悠悠。一片笙歌催闹晚,忽然鼓棹起中流。”

  众皆一呆。

  “怎么样?这回没跑题吧?”杨棠明知故问。

  王晶晶:“……”

  夏蒯二女面面相觑。

  南宫胜男道:“真不错!”声线中居然带着一丝暖意。

  杨棠诧异地瞥了她一眼,这边王亮却把大拇指竖到了他眼门前,赞道:“杨棠,你这第二诗,明着写景,实则有隐喻吧?”

  “哪有…”杨棠难得谦虚了一句,实际上他之所以copy这诗,其实有向前世***(曾记否,到中流击水)致敬的意思。

  王亮还想套杨棠话,这时白崇晖抱着一团报纸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蛤~~蛤~~为了兑这些欧元,差点没累死我!”说着,他打开报纸,只见里边一扎一扎尽是五百面值的欧元旧钞。

  在座之人的眼睛全都在放光,毕竟家里边有钱归有钱,但在场很少有人见过一百多万欧现钞的。

  “大林他们抽头,加上兑换旧钞损了点,这里一共是一百二十六万!”白崇晖解释了一句,然后问:“谁来分?”

  “我来!”夏妙薇当仁不让道。

  “行…”白崇晖迟疑了半秒,将其中最薄的一扎欧元拿起来塞怀里,然后把报纸团推到了夏妙薇面前,“剩下都是五万一扎,拢共一百二十五万。”

  夏妙薇先点了一下总扎数,果然还有二十五扎。她当即划拉了十二扎出来丢到杨棠面前,又拿起一扎拍在白崇晖手里:“你就这么多了,剩下的都是我跟柔柔还有胜男的。”

  “哎哎哎~~不行啊,明明还差我三千,怎么弄?”白崇晖叫嚷起来。

  的确,一百二十六万的半成应该是六万三千块,可白崇晖这才得了六万。

  更扯的是,杨棠明明该分一半,也就是六十三万,结果夏妙薇就给了她六十万。

  所以,见白崇晖都不服,杨棠自然更不服这个分配了:“夏学姐,不兴耍赖啊,你差小白三千,可我这里还差三万咧,你打算怎么陪(不是错字)啊?”

  .

  .

  ps:求订阅!!

  .

  .74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08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