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20 未雨绸缪(求订阅!)

420 未雨绸缪(求订阅!)

  “夏学姐,不兴耍赖啊,你差小白三千,可我这里还差三万咧,你打算怎么陪(不是错字)啊?”

  夏妙薇没听出杨棠话里有话,只是哂道:“这怎么叫耍赖呢?你一位男同胞,才三万块这样的小钱,就不能扬扬风格?”

  杨棠愕道:“扬什么风格?”

  “都给你六十万了,你少分三万又怎么样嘛!”夏妙薇难得忸怩了一回。

  杨棠恍然道:“原来你们是想多要点钱啊?这容易,你先把三万拿过来……”

  夏妙薇没明白杨棠的话意:“什么意思啊?”

  “你拿过来嘛先……”

  夏妙薇不情不愿地从一扎钱中抽出三万推到杨棠面前,迟疑了一下,又多数出六张五百欧揉成一团扔到白崇晖怀里,惹得这小子一个劲儿道谢。

  杨棠瞄也没瞄一眼夏妙薇分来的三万块,反而从自己的钱堆里拿出一扎钱(五万)与那三万块拢在一块,又推还给了夏妙薇:“诺,今儿爷高兴,赏你们了!”

  听到杨棠的话,夏妙薇并未去碰那堆钞票,反而柳眉高挑道:“杨棠,你什么意思?赏我们什么?”

  “你们不就想多要点钱嘛!”杨棠邪笑道,“我这人有个好处,钱嘛,多多少少无所谓,没了还可以再挣,但有一点不能乱,‘先明后不争’,既然之前咱们说好了怎么分钱,那该我的钱一分都不能少,所以啊,你后面又给了我三万,咱们前面的账算是结清了。”说到这儿,他喝了口水,顿了顿又道:“至于现在这八万块嘛,就当我施给了街边的叫花子行不行?”

  “你……”总算闹明白了杨棠的意思,可夏妙薇的脸也气得通红。

  “我怎么了?”杨棠看夏妙薇几女的眼神尽是不屑,“如果你们之前就说要多分点钱,咱们还可以商量,但现在说定的事情想变卦,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夏妙薇闻言不吭声了,也不去碰桌上那堆钱,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杨棠,仿佛要把他剁烂了吞掉。

  王亮见状,忙打圆场道:“哎呀呀~~也就几万块的事情,大家都是朋友,别计较了好不好?”

  杨棠却坚决摇头道:“王兄,这可不是几万块的小事儿,而是规矩的问题!俗话说得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虽然今次合作下注赚的钱不多,就这么三瓜俩枣的,若之前没谈妥分配方式,那谁抓过去花都是花,我没什么意见,但既然红口白牙已经把话咬死了,那就不能乱来,哪怕想多捞十块钱,也不该在分钱这当口上,你明白我意思吧?”

  “我知道,我懂……可现在已经这样了,你打算怎么办呢?”王亮的话问到了点子上。

  杨棠不置可否道:“反正钱我已经是给出来了,剩下的就全看夏学姐的意思了。”说着,他反手拿回挂椅背上的腰包,将剩余的十一扎钱一一塞进了包里。

  孰料,夏妙薇没怒,蒯柔的脾气倒先上来了,她听着杨棠的言语、瞅着杨棠的动作,只觉得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全部都讨厌,也就在杨棠拉上腰包的瞬间,她拍案而起,抓过那堆钱就没头没脸地向杨棠砸来:“我要你施舍?我让你施舍,谁稀罕你的臭钱呐!”

  杨棠眼中精芒一闪,人已躲过无数纷飞窜射而来的钞票。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他竟站到了王亮所坐的椅子后边。

  “钱反正就这么多,爱要不要,你们不愿要,人家小白……”

  杨棠这话还没说完,那边白崇晖捡钱已捡得不亦乐乎:“看看人家小白多懂事!这有钱用才是大爷,没钱只能喝西北风……”见蒯柔还不解气,竟抓起了桌上的茶杯,他怪叫道:“闪啦!”人已冲了出去。

  白崇晖捡钱归捡钱,但还没高兴的糊涂,见杨棠有跑路的迹象,他忙扯着嗓子喊道:“杨哥,这第四轮龙舟赛快开啦!”

  “你们自己玩吧,我先走一步……”言语传来,已不见了杨棠的影儿。

  蒯柔气呼呼地坐下,还忍不住推了南宫胜男一把:“男姐,你怎么不帮忙啊?”

  南宫哂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啊?再说了,杨棠的身手我刚才已经见识了,即便我全力出手,也不是他对手,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懂吗?”

  蒯柔抬杠道:“不懂,我只知道学武之人不该持强凌弱,该挑战强者、迎难而上才对!”

  “迎难而上是没错,但明知是鸡蛋碰石头,还非要去碰,那就是愚蠢了。”南宫漠然道,“另外,锄强扶弱、持强凌弱这类词本身就有问题,什么叫强什么叫弱?说白了,跟我较量起来针尖对麦芒、不相伯仲、半斤八两的人少之又少,遇到的家伙不是比我强就是比我弱,比方说一条疯狗吧,它战斗力不如我,可在街边上不仅凶我,还奔过来想上嘴咬,你说我是躲开它呢?还是持强凌弱除掉它,免得别人被咬了得狂犬症呢?”

  蒯柔:“……”

  ******

  另一头,杨棠到了僻静处,给自家爸妈各了一条报平安的短信,然后又叮嘱隐身暗处的阮清怡守护好二老,他便施施然找到晋王府车库,用钥匙打开了朱六许诺的那辆迈凯轮p1,开着它一溜烟出了王府侧门。

  想着最多后天就得飞回雾都,杨棠打算把有些该随时带在身边的东西都搁储物指环里,不过衣物、书籍这些都不太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就是前一段分身杨棠钻研多纳多猜想的最新进展,由于当时回收分身的关系,那段“最新进展”一时没来得及上传给红后。

  虽说收回分身后,杨棠也能通过记忆脑波将整段“最新进展”变成生物电信号转给红后,但重要的是,当时分身却把“最新进展”临时存在了一块优盘里。现在杨棠要做的就是把优盘拿到手,或收藏或毁掉,再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了。

  于是杨棠驱车往京大而去,优盘分身搁在寝室了。

  到了宿舍楼,进了寝室,杨棠现屋子里差不多一礼拜没人住,都蒙上一层灰了。他掏钥匙打开自己的储物柜,拿到优盘,又拿出笔记本电脑开机看了看优盘里的内容,确认无误后才将优盘攥在手里,掌指力,研磨成粉,最后冲进了下水道。

  一切搞定后,杨棠退出寝室,刚到楼下,正往斜对面临时停车的点走,就有仨西装男跳出来挡了他的去路。

  “几位,我们不认识吧?什么意思啊?”

  为的西装男是个大饼脸,五官像被门挤过一样,几乎凑一块了,乍看上去有几分凶戾。听到杨棠的问题,他极力憋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谦卑道:“杨先生,我们老板想去您过去聊聊!”说罢,他指了指二十来米开外停着的一辆银灰色宾利。

  “你老板谁啊?我想我并不认识他!”杨棠有点不耐烦道。

  “您过去跟我们老板聊聊不就知道了嘛!”大饼脸道。

  “没兴趣…”说着,杨棠径直绕开仨西装男,继续朝迈凯轮p1走去。

  其余两名西装男见状,齐齐踏前一步,就欲将杨棠拦下来,没曾想大饼脸一横臂,将二人挡了下来:“别忘了老板的吩咐,‘恭请’,什么叫恭请,难道你们不懂吗?”

  “是,训哥!”

  杨棠往前走了几步,没有等到想象中的阻拦,心中对大饼脸三人的拦路观感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不过他还是径直上了车,动车子从大饼脸三人身旁掠过,在宾利旁来了个急停,降下车窗,冲半开的宾利后窗喊道:“喂,那个谁,有名片没有啊?咱可以约个时间聊聊!”

  对方闻言将脸凑到车窗边,露出鼻子以上的样貌,和风细雨道:“敝人关佑福,杨先生相邀岂敢不赴约,只是这时间地点……”

  “我还是那句话,把你名片拿来,约谈的时间地点我会短信通知你的。”杨棠道。

  关佑福当即递了张名片进p1,道:“那我就敬候杨先生佳音啰!”

  杨棠接过名片扫了一眼:“陈天娱乐总经理?”

  “没错,我们辰天很有诚意想跟杨先生合作……”

  “哪方面的?”

  “影视改编。”关佑福直言不讳。

  杨棠不置可否道:“容我考虑考虑,到时候电联。”说到这儿,他动p1行云流水般驶远了。

  回到绿野别墅,杨棠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让红后上网查了查辰天娱乐的底儿。

  最终,红后查到,辰天娱乐的总裁陈小天是原先国宣部老部长的幺儿,而目前这位陈总裁的二嫂又是传媒行总局的常务副,辰天公司在国内业界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值得一提的是,大半个月前,陈小天二婚,如今正陪老婆在国外度蜜月,因此目前辰天公司的实际掌舵人是陈小天亲大姐的儿子、也就是陈小天的外甥楚十峰,而这楚十峰是个不折不扣的西游迷。

  “原来如此……”杨棠听完红后的情报,大概已经猜到关佑福想找他怎么合作了,“红红,你马上帮我在开曼群岛那边注册几个文化传播公司或者是娱乐公司,股权越复杂越好,最后都归到美国异次元公司()名下,最重要的是,这家ed公司(异次元公司简称)必须有一个炫酷的官网介绍公司的主营项目……”

  “那主营项目是什么呢?”红后问。

  “3d视频,无论是动画还是电影,ed公司都有能力将其最佳3d化,这点你能办到的喔,红红?”

  红后通过生物电信号知道了杨棠脑子里所想象的3d画面,口吻轻松地答道:“当然没有问题,我只需要从自身的图形图像处理程序中截取一段,再进行细微的修改和封装,就能弄出主人您需要的工作软件了。”

  “那好,你现在就开始着手弄我交代的这几件事,弄好了之后通知我!”

  “收到,这就开始。”

  ………

  下午两点半刚过,红后通过蓝牙通知杨棠道:“主人,几家公司的注册都已经获得通过,他们那边正传输电子合同过来,需要您亲自签个字,另外还要拍个头像!”

  “我知道了,你把电子合同转到我常用的办公电脑上吧!”杨棠边说边转进了二楼书房。反锁上门的同时,他的脸貌甚至头骨形状都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办公电脑一直处于待机状态,所以杨棠只是稍微动作了两下,翻开屏幕就看见了好几份已经打开的电子合同。

  拿起专用的触屏签字笔,杨棠在电子合同上规定的地方一一签名后,又命红后打开办公电脑的摄像头,让大洋彼岸的受理部门拍了免冠照。

  一切弄妥之后,杨棠这才让红后联系关佑福,打算约他出来聊聊。

  约好时间地点后,杨棠刚出别墅门,就见晋王府的凯迪拉克送了杨爸杨妈回来,车正停在隔壁别墅门口。

  杨棠赶紧过去,搀住微醺的杨爸,道:“妈,爸有脂肪肝,医生不是说不许喝酒嘛!”虽然有“仙音净化”这样的神技,但该关心的还得关心,否则父母不明就里,该心寒了。

  杨妈妈脸色有点难看,嘟囔这嘴想要解释,反倒是杨爸瞪着杨棠道:“没事儿,别看你妈,是我自己要喝的。”

  杨棠脸一黑,继续劝谏道:“爸,这老年人……”

  “行了,我不知道我是老年人,用你来念叨?”杨爸叱道。

  旁边杨妈妈也附和道:“就是,你既然知道我们老了,还不赶紧成家立业,让我们整天为你操心……”

  “你们整天都操心啥了?”杨棠哭笑不得,“不就是想让我尽快娶老婆生孩子嘛,可是我才刚读完大一诶妈!”

  “你还知道你读完大一了嘿,可你现在居然连个正式的女朋友都没谈上……”说着说着,杨妈妈又开始老生常谈了。

  实际上,如果杨棠不挣那么多钱,解决了以后衣食住行的许多问题,杨爸杨妈是不可能整天思忖杨棠的终身大事的,毕竟他还在念书,虽说京大允许大学生结婚,但真敢这么干的还真没几个家庭。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17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