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22 几事不密(求订阅!)

422 几事不密(求订阅!)

  “老关,你这报价很实在,但还得小小的改动一下!”说着,杨棠也拿起笔在便笺上写画起来,直接把四亿的价格砍了一半,用汉字写了个“两亿”在那一串四亿旁边。

  等关佑福把便笺接回去一看,差点没吓死,失声道:“两亿?”再一细数他自己写的数,四亿,人家杨棠实在,还给砍了一半好吧?顿时无语凝噎,旋又想到楚十峰(陈小天的外甥)曾经叮嘱过的十亿底价,整个人又释然了。

  见关佑福有点失态,杨棠还以为他人傻钱多,不禁笑道:“怎么?你还真打算给四亿啊?实话告诉你吧,如果此前‘西游’二字我没授权给其他公司的话,那它的影视改编权加周边销售等等,十亿二十亿都值,可问题是,在你们辰天提出这事儿之前,我已经把‘西游’这俩字授权给了一家外国公司,所以呀,与你们再签授权协议的话,两亿这个价格是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的。当然,我与那家外国公司签的授权合同也不具有唯一性。”

  关佑福闻言呆了呆,心头泛起了嘀咕,怎么在杨棠跟楚十峰眼里,《西游记》都有十亿以上的开价值么?嘴上却道:“如果授权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的话,那根本就不值两亿。”

  “你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杨棠耸了耸肩,“实在不行,我只授权《绝代双骄》给你们,《西游记》你们可以不要嘛!”

  不得不说,如果在这件事上关佑福可以做主的话,他还真愿意按照杨棠的建议来办,只买下《绝代双骄》的影视改编加周边销售这块的授权,放弃《西游记》;可问题是,根据楚十峰的指示,买《绝代双骄》只是个幌子,关键在于拿下《西游记》的授权,而且不惜血本。所以,这个节骨眼上,关佑福为难了。

  “老弟呀,你的意思我明白,也知道你是为我们辰天着想,我交哈你这个朋友了!”言语间,关佑福又主动抓住杨棠的手使劲摇晃了几下,“不过购买授权这事儿上我还不能全权做主,得打个电话请示一下,你稍等!”

  “没问题,你请便。”

  关佑福当即转出隔间,走到落地玻璃的帘子后打电话去了。几分钟后,他就转了回来,表情略显得蛋疼道:“老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下,你授权‘西游’的那家外国公司叫什么?”

  杨棠装作不悦道:“老关,你这可是在打听我的商业机密啊!”

  “只是问一下公司名称,算不上机密吧?”关佑福厚着脸皮道,“还是说老弟你在故布疑阵?”

  杨棠剑眉一挑,冷哂道:“怎么?怀疑我不愿授权《西游记》给你们,然后莫须有这么一个国外的公司出来?”

  关佑福赶紧摆手道:“没这意思,没这意思……”

  “那你啥意思啊?”

  “就是好奇……”

  “行吧,我就告诉你,那家公司叫ed,全名异次元公司,是家高科技公司……说得够详细了吧?别再多问了啊!”

  “别、别呀老弟,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来听听,我不一定会回答喔!”杨棠调皮道。

  “这ed公司是哪国的?或者说它总部在哪儿?”关佑福问。

  “怎么?你们还想搞恐.怖袭.击啊?”杨棠半开玩笑道。

  “那哪儿能呢,我们辰天可是正经公司!”

  杨棠却不置可否,心说这世上有黑就有白,有正经公司,亦有不正经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公司。总之只要这个世界有两面,始终符合辩证的关系,那就会像《道德经》说的那样,“二生三,三生万物”,两面可以衍生出无数面,两种关系也可以衍生出无数种关系。

  也许有人不信这个邪,那远的不说,就拿男女的性别来辩证,男人和女人,亚当和夏娃,本来关系很简单,一种,然后两人有了爱情结晶,关系就开始变复杂,一种变两种,两种变三种,最后无数种,其中有些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ed公司在美国。”

  “美国的公司?”关佑福显然有点意外。

  “是啊,我不是在美国出版了几本书嘛,后来就托了个朋友帮忙收稿费,然后进购些电子方面的设备或汽车零配件啥的回国内,这一来二去就联系上不少公司,其中就有ed公司!”杨棠扯闲篇似的解释了一下原因。

  “你还在美国出版了几本书?”关佑福瞪大了眼睛。

  “是啊,这点你们辰天没做调查吗?”杨棠也瞪大了眼睛,与关佑福大眼瞪小眼。

  关佑福有些无语,同时在心头暗暗誓,一跟杨棠会面完,回去就炒掉公司公关部(情报部)的几个头头。

  真是一帮酒囊饭袋,指望他们的话,说不定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关,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呀?”杨棠明知故问,“还有,刚才我们谈的那两本书,一个报价两千万,一个报价两亿,你打了电话,贵公司到底啥态度啊?”说着,他又看了看江诗丹顿,暗示他赶时间。

  关佑福怎会不明白杨棠看表的意思,但他心里仍在犹豫,虽说刚才打电话请示,楚十峰已经说得很清楚,直接按照杨棠的价码把授权协议签了,但目前又出了些新情况,令关佑福拿不定主意,十分想要抛开楚十峰的指示,暂缓签约。

  杨棠静等了三分钟之后,懒得再说废话,直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道:“老关,看来你还没考虑好,那咱们下次再聊吧,我赶时间,先走一步了。”

  “诶~~别介呀!”关佑福骤然清醒过来,想要挽留杨棠。

  可惜杨棠去意已决,稍微扭曲了一下身体便躲过了关佑福的阻拦,施施然离开了咖吧。

  ………

  驱车回家的路上,杨棠通知红后,让它想办法把ed公司的创立时间往前推若干年,再营造一些亏损盈利记录,这样才不怕被人查。

  没曾想,红后给他的答复是,但凡他想到的这些漏洞,红后在伪造ed公司材料的时候就已经一一补上了。

  “我去~~红红,没想到你的思维模式越来越像人类了。”

  红后模拟了一个幽谷仙音般的女声,回道:“可是主人,我再怎么学习,也只是像人类,而并不是真的人类,至少你们人类的感情我就难以理解,而且程序上也无法虚拟……”

  杨棠闻言有些无力吐槽道:“如果你真能模拟人类的情感了,那你就已经变成人类了,而不是智脑程序!”

  “我明白了主人,我会努力的。”

  “嗯?你努力什么?”杨棠愕道。

  “当然是努力变成人类啰!”

  “啊?”

  ………

  回到绿叶别墅,跟爸妈打过招呼后,杨棠继续收拾行李。

  等杨棠简单的收拾妥当,父母别墅那边打过电话来,说开晚饭了。

  席间,杨棠向杨爸杨妈道:“我打算搭今晚的班机回雾都。”

  “这么急?”

  “我倒不急啊,关键是你干儿子急!”杨棠笑道。

  不得不说,虽然杨爸杨妈没有收段亦斌当契子,但段亦斌跟二老处得那叫一个亲热,跟自家大侄子也差不多,杨妈妈自然惦记在心,没把他当外人。

  “你说小斌啊?小斌有什么急的?”杨妈妈不解道。

  杨棠道:“我也是在网上看到他的pp留言才知道,雾大他们那个专业期末考已经结束快一周了,各科成绩已下,他都不错……”

  “这好事儿啊!”杨爸道。

  “关键是,他们班上有几个男女生俱在竭力邀他出国旅游……”

  “这又是为什么?”杨爸不解道,“莫非斌子在他们系上人缘这么好?”

  杨棠撇嘴道:“好什么好啊人缘,是钱缘好才对!”

  “前缘?”

  “钱缘,钱,money那个钱!”说到这儿,杨棠也有点替段亦斌哭笑不得,“这小斌也不知走了什么运,期末考最后一科前花四块钱买了两注彩票,结果其中一注愣是中了二等奖,近三百万呐,关键是他买彩票的时候是当着他女朋友还有另外俩男同学买的,结果他女朋友和其中一个男生硬是记得当时的投注号码,奖开出来之后就追问了小斌这个事,这傻小子竟然还承认了……”

  “慢着,你说小斌中了一注二等奖,怎么会有三百万的?他买的什么彩票啊?”杨妈妈道。

  “就双色球啊!”

  “那怎么会有三百万?”杨爸也起疑了,“我记得双色球二等奖一般只有十几二十万的。”

  “爸妈,那是一般情况,极端情况下,开出多注二等奖的话,每注奖金不足万元的都有!”杨棠解释道,“你比如有一期全国开了一千二百多注二等奖,单注奖金只有八千块出头;同时也有二等奖开出注数极少的情况,单注二等奖奖金最高达到过四百多万,我记得那一期好像没有一等奖。”

  “原来如此!”二老恍然。

  “正因为小斌中了快三百万的奖金,所以他那些自诩跟他玩得近乎的哥们还有女朋友就都怂恿他请客出国玩一趟新马泰或者欧罗巴豪华旅行什么的。”杨棠说着都有点替段亦斌蛋疼,“有女朋友贴身看着,他这几天甚至连给我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给留了个言,被圈在学校简直快要没人权了。”

  “圈在学校?软禁?那也太过份了吧!”杨妈妈气道。

  杨棠心说,这还算好的,遇着歹毒心肠的,把段亦斌敲昏,掏了他的彩票去兑奖,然后又有谁能证明彩票本是段亦斌的呢?

  果不其然,父子就是父子,杨爸也在担心这个问题:“我说小宏,那你吃了饭赶紧回雾都,这将近三百万可不是小钱,万一斌子的同学起了歪心,那后果可就难料呐!另外,你回了雾都先去找你谢叔,他是学校保卫处的头头,让他多带几个人,免得到时候麻烦!”

  “我省得。”杨棠说着又摇了摇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斌在留言里跟我说,由于被看得很死,他提前把彩票藏了起来,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想他那几个同学是不会铤而走险的。”

  “行了行了,你赶紧吃,吃完了我开车送你!”杨爸道。

  “不用,我自己开车就行……”

  ******

  由于储物指环的极大扩展,目前杨棠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存放在了指环内,所以他过机场安检时,只是象征性地提了一个小行李箱。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杨棠每次通过安检门时,他都必须使用[变形术]让戴着储物指环的手指上多包裹一层皮肤,这样一来,安检人员就看不见储物指环了。至于什么红外线、x光探查这些手段,杨棠老早就现对储物指环无用,自然可以顺利过关。

  进了候机室,周围餐馆饮料店里的模式化菜肴、热饮的各式气味侵略着杨棠过于灵敏的嗅觉,在家里就吃饱喝足的他不得不关闭嗅觉,找了个角落,一人占据两个座席,枕着小行李箱横躺下来,闭目假寐。

  可是很快,杨棠就现关闭嗅觉是个错误,因为他的听觉似乎跟灵敏了,附近各种磕碰声、手机铃声、说话声此起彼伏,一刻不停地钻入他的耳内。

  还有四十分钟才登机,好难熬啊!

  杨棠这般思忖着,索性连听觉也关闭了事,可即便这样,他皮肤毛孔对身体周围微量的空气流动同样敏感,其敏感程度就好像你睡着了,却有人拿根狗尾巴草在你鼻孔面前挠啊挠的,欲痒不痒,令人不知所措,不过比起众香扑鼻又或魔音灌耳倒是好得多,属于还可以忍受的范畴。

  于是,在这样情况下,杨棠的假寐变成了眯逗,迷迷糊糊间,眼看着就快睡着了,他突然察觉到大腿附近的空气流动异常,似乎有一个圆鼓鼓的东西正压迫向他的大腿,而且那东西的宽度还不小,如果落实,应该能占据杨棠大腿的一半还多。

  感觉上,细微的空气流动越来越快,那圆鼓鼓的东西快接触到大腿了。

  杨棠再也忍无可忍,骤然睁眼……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36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