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23 算盘落空(求订阅!)

423 算盘落空(求订阅!)

  杨棠再也忍无可忍,骤然睁眼,赫然看见一张熟悉的俏脸正对着他,而俏脸主人的圆臀正小心翼翼地往他大腿上凑。

  “上官茗欣?!”

  “嗯?杨棠,你醒啦!”俏脸泛起了惊讶,她的臀部擦了一下杨棠的大腿,一沾即离,“没别的意思,我以为你生病了,想凑近看看你?”话虽如此,但上官茗欣脸色仍不禁微酡。

  眉头挑了挑,杨棠胳膊肘一撑,整个人顺势坐了起来,左右看了下四周,没见着偷拍的,这才松了口气。

  要知道,自从京大开朝会发了一百万奖金给他,杨棠在京圈大小也算个名人了,加上上官茗欣又是京大考古系名声在外的才女加校花之一,若是他俩在大庭广众之下啃上了还被人拍了下来,那么至少在京城大学圈里绝偪会火一阵,校方处分啥的他倒不怕,可万一被杨爸杨妈知道,又有得唠叨了。

  “上官学姐,这都几点了?你在这儿干嘛呢?”

  听到杨棠语气并不太好的追问,上官茗欣心里一突,接着小性子上来,将她刚才的那点尴尬冲得烟消云散,反问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呢?这么晚了,你躺候机厅干嘛?”

  “废话,自然是等着搭班机啰!”杨棠没好气道。

  上官茗欣闻言突然发现杨棠略略生气的表情配着他六分帅三分酷一分邪的脸貌居然有点萌萌哒,于是忍不住乐了起来:“一样……嘻嘻,没想到咱俩旬月未见竟有如此默契!”

  “什么一样啊?”杨棠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你也等飞机?”这话明知故问,否则谁会大晚上的待候机厅里,除非吃太饱撑着了。

  “对,回家过暑假,你呢?”

  “我?一样!”杨棠随口搪塞道。

  上官茗欣看出了杨棠的敷衍,心里有点小生气,却没表露出来,探问道:“可暑假两个月呢,你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得过且过呗!”说完这句,杨棠又懒洋洋地靠在了长椅上,只差没重新躺平了。

  上官茗欣见状,轻咬银牙,运了会儿气,转换话题道:“我家在杭城,要不你去我家玩几天吧?”

  杨棠诧异地盯着上官茗欣看了四五秒,盯得她都快发毛了,这才道:“旅游?我也想啊,可惜没那闲功夫啊!”

  “奇了啊?这暑假你都没时间吗?”上官茗欣多少有些讶异。

  杨棠两手一瘫,道:“没办法,最近我又在研究多纳多猜想,正在关键点上,怎么能走得开……”说到这儿,他倏然发现有点不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上官茗欣不禁莞尔,学着他捂住小嘴,然后松开问:“你这算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这事儿本来该保密的,现在你知道了,可不许到处给我散去……”

  “放心吧,你看我像那么八卦的人嘛!”上官茗欣道。

  杨棠细细瞧看了一下她精致的眉目,然后郑重点头道:“像,面若桃花,跟那些居委会大妈年轻的时候很像!”

  “去你的。”上官茗欣忍不住拍了他胳膊一下,“对了,你刚说的多纳多猜想莫非是有关……拓扑学那个?”

  “是。”杨棠点头。

  上官茗欣:“……”

  这时候,广播响了起来:“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由于杭城萧山国际机场持续雷暴天气,下一时间的ca17xx航班取消,还望已经购买该班次机票的乘客尽快联系柜台,进行退改签手续。”

  这下子,上官茗欣不止是无语了,还翻了个白眼,以表达她的不爽。

  杨棠心里却松了口气,毕竟上官茗欣终于要滚蛋了。

  没曾想上官茗欣悠然起身,临去前还对杨棠道:“看来我只能搭别的航班了……对了学弟,你老家在哪儿?”

  杨棠闻言差点没跳起来,反问道:“你打听这干嘛?”

  上官茗欣淡然道:“我在想哈,如果暂时没不去杭城就去你家看看,你该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我家没啥可看的,再说我今次回去得全力攻关多纳多猜想,哪有空招呼你呀?你还是赶紧去退改签吧!”杨棠不耐烦道。

  “哦~~这样啊,那我去了,很快就会回来这边……”说着,上官茗欣已娉婷而去,从后面看,她那圆鼓鼓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相当诱人,唯一不足的是,略显宽松的裤裙有少许被两瓣屁股给卡住了,多少有点不雅,可偏偏令人想入非非,差点就把不经意瞄她背影的杨棠给勾进去了。

  不多时,上官茗欣转回了杨棠所坐之处,扬着手里新出的电子机票道:“学弟,我改了趟航班,暂时不回杭城了,打算先去雾都逛逛……”

  杨棠脸顿时黑成了锅底:“你怎么知道我老家在雾都的?”

  “这就什么难知道的,我一个电话过去,随便找你们历史系的哪个女生打听一下,就知道你这位数学天才的底细了。”上官茗欣一脸得逞的笑意。

  杨棠:“……”

  上官茗欣仍不想放过杨棠,继续刺激他道:“我没订酒店,等到了雾都,学弟你可不能不收留我喔!”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很想说他帮她订酒店,但转念一想,他又不是她什么人,凭什么要帮她订酒店呢?可是不帮忙订酒店,看上官茗欣这架势似乎赖定他了,真是令人头疼!

  心念电转间,杨棠想了不少法子,总之打杀上官茗欣之类的方法都不可行,毕竟她不是阶级敌人,也跟他没什么深仇大恨;所以考虑了一阵,也只有恶语相向、赶她主动离开这一个办法了。

  当然,也不是什么恶语都行,一上来就骂人祖宗十八代,那样太明显,很容易被上官茗欣看穿他的意图,万一适得其反,她来个充耳不闻或是往耳朵里塞棉花团,那就不妙了。

  因此,必须是那种不经意间就能伤人至深的恶语才可能有效用,杨棠细想了一会儿,冲退改签回来就一直目光灼灼盯着他的上官茗欣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道:“上官学姐,下个时段同时飞雾都的航班不止一架,我买的是国航ca98x那一趟的头等舱机票,你呢?”

  上官茗欣细眉微蹙道:“巧了,我买的也是ca98x的机票,不过是经济舱。”

  “噢~~是嘛,看来在班机上咱俩恐怕没法互相照应了。”杨棠说的话看似正常,实则有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上官茗欣能感觉得出来杨棠话里有话,不过她早被那首《飞鸟与鱼》(详见192)给征服了,所以杨棠一点半点的怪话还真的很难打击到她。

  说白了,上官茗欣跟杨棠只在文学社有一面之缘,今次算第二回见面,她之所为一上来就想坐杨棠大腿上,自然是爱慕之心加荷尔蒙在作祟,否则以少女的矜持,几乎不可能做出如此大“牺牲”的举动。

  再说得确切一点,上官茗欣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没见着杨棠真人,但她无时不刻不在翻来覆去地念叨那首《飞鸟与鱼》,进而产生了一种魔怔了的“相思”情绪,就好像小女生追某个男星追入迷了一样,而且比那更糟糕,毕竟男明星跟他的粉丝时刻都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但杨棠不一样,如果上官茗欣刻意寻找的话,大家同为京大学生,并不是见不着真人,只是上官茗欣一直在克制,没有这样做罢了。

  可有的时候,克制或者说压抑从来就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这也是为什么今次见到杨棠,上官茗欣如此主动、如此不对劲的根本原因之一。

  杨棠也觉得上官茗欣过于主动了,好像不赖上他不甘心似的。可是由于他之前只见过上官茗欣一次,并不了解上官茗欣的性格,只以为她就是那种开放主动的女孩,倒也没过于深究。殊不知阴差阳错之下,他那首《飞鸟与鱼》就好像前世的情诗俘虏住“妻”一样,已将上官茗欣吃得死死的。

  眼下的杨棠,面对上官茗欣的纠缠,只想着怎么样尽快地把她打发掉,并未细究其他。可情势发展往往事与愿违,钻进死心眼的女人往往会把心上人的嫌恶当作是对她在爱情路上的考验,因此“(我在头等舱你在小破经济舱)咱俩恐怕没法互相照应了”这样伤人的话,上官茗欣听了也不觉得有多刺耳。

  很快,登机的时刻到了。

  需要登机的自动排成了队列。

  由于杨棠的礼让,上官茗欣排在了杨棠前面一个位置。实际上,杨棠正憋着坏,因为他发现上官茗欣的两扇沟壑深邃的臀瓣仍夹着她的裤裙。

  所以就在队伍开始前移没多久,周围坏境相对安静的时刻,杨棠倏然高声道:“哎呀~~前面这位小姐,你夹屁缝了!”

  这话相当大声,本还有点嘈杂的环境在杨棠把话说出口后,瞬间安静了,周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杨棠跟上官茗欣的脸上。

  上官茗欣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屁股,发现果然夹屁缝了,顿时尴尬得要死,同时无比幽怨地眼神斜睨向杨棠,令他心里多多少少升起一丝歉疚,可为了驱离上官茗欣这个大目标,他不得不心若磐石,可就在他准备出第二波言语攻击上官茗欣时,排在身后的一个壮男说话了。

  “我说这位先生,你可真够阴的,你应该跟这位小姐认识的吧?我之前就见你们俩在那边有说有笑的,刚才你还礼让这位小姐站前边,怎么才一会儿你就翻脸不认人了呢?还故意出这位小姐的丑?”壮男机关枪似的一连串说词闹得杨棠一愣一愣的。

  可杨棠愣,不等于周围的吃瓜观众也愣,他们又静默了大约一秒后,顿时嗡一声炸开了锅。指责杨棠的言语铺天盖地而来,差点没在第一时间就把杨棠淹死。

  此时的上官茗欣也若有所思,她完全没有意料到杨棠不待见她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可依上官茗欣的心性跟韧性来说,她绝对不是那种受一点小挫折就轻言放弃的主儿,否则千军万马过“高考”这座独木桥时,她也没法挤进京大了。

  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后,一抬眼,上官茗欣就瞅见那个揭穿杨棠邪恶面目的壮男正冲她猥琐地笑着,一脸的谄媚,很明显,壮男是想借着机会把杨棠踢出局,他好递补杨棠的位置,追求上官茗欣。可惜,白天鹅有可能委身于癞蛤蟆,但绝不可能送菜给黄鼠狼,而壮男在上官茗欣眼中就是只黄鼠狼。

  所以,当那壮男有向她靠拢过来的趋势时,上官茗欣陡然爆出了尖声:“都别吵了!!我跟我未婚夫的事儿关你们屁事啊?”

  这话一出,现场再度一静。

  隔了几秒,总算有人反应过来。

  “哎呀,敢情人家是小俩口!”

  “就是嘛,人家怎么玩,只要没露点,都可以!”

  “什么小俩口,他们是未婚夫妻,屁缝什么的过份了点……”

  “人家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干你屁事,要你瞎操心!”

  “我咋瞎操心了?这是有伤风化……”

  “有伤风化?风化在哪儿呢?亮出来让爷们瞧瞧?”

  “……”

  得,声讨杨棠暂告一段落,倒是吃瓜群众里有几个吵了起来。

  好在机场保安来得很快,一会儿就把秩序给恢复正常了。

  不过,不敢触碰上官茗欣目光的杨棠却把坏他好事儿的壮男给盯牢了,现在是登机的关键时刻,不忙拾掇他,等到了雾都,整不死他。

  没多久,杨棠和上官茗欣都顺利登上了班机,只是上官茗欣拎着她的挎包并没有去经济舱,而是就顺杨棠一起进了头等舱。

  “你不是经济舱吗?跟着我干嘛?”

  上官茗欣瞪眼道:“你管我?”

  杨棠心有歉疚,只好不再多说,循着机票上的座位号,找到了自己的位子,躺靠上去,闭目假寐。又隔了一会儿,他听见乘务长在说:“这位小姐,所有乘客都已登机完毕,班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回到您的座位上去!”

  下一秒,上官茗欣独特悦耳的嗓音扬了起来……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55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