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26 空姐很明白(求订阅!)

426 空姐很明白(求订阅!)

  “我就怕你连第一轮初试都过不了啊,到时候别说一百块报名费浪费了,你那什么中档诗词也要白白送给人家……”上官茗欣抓住机会挖苦杨棠道。

  杨棠有点受不了上官茗欣鄙视的眼神,鼓着眼珠子道:“我会过不了第一轮?”

  上官茗欣摇头道:“我不知道,得看你的诗词怎样,还得看评委会的意思。”

  “赏花是吧?还随便什么花都成?”杨棠再仔细看了下比赛细则,然后凝思了几秒,随即便在上官茗欣的笔记本上噼里啪啦打起字来,不一会就打完了,“喏,你看看这词,它要过不了第一轮的话,我只能把你的笔记本当饼干吞肚子里去了。”

  上官茗欣闻言吐槽道:“你凭什么吞我的笔记本呐?”说着,她飞快拖过笔记本,点看起杨棠写在网页最下边回复框里的词。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刚生成好的她的个人报名页:“嘻嘻,你看这个……”

  杨棠拿过笔记本一瞧,好悬没气死。

  只见网页抬头是《赏花诗词大会》个人参赛页面,然后下面写着参赛选手,冒号,启明星(上官的昵称);第二行写着参赛诗词,冒号;再下面就是一带有花边的框了,而那框里赫然写着陆游的那首《卜算子.咏梅》!

  “这……我刚写的词怎么就跑你的报名页上边去了?”杨棠很是有点无语。

  “什么你刚写的词,这明明是我写的词。”上官茗欣面不改色心狂跳道,“你说是你写的词,那好啊,拿出证据来呗,反正在我提交这首词之前,《赏花诗词大会》官网链接的搜索引擎,在网上是没有搜索到这首词的。”

  “那你也不能这么无耻吧?”

  “我哪儿无耻了?大不了说个账户来,我转你一千三百万也就是了。”

  上官茗欣这话一出,杨棠就愣了,本来吧,他就是想拿《咏梅》这首词过第一轮的,如果没过,那这首词的价值也就一文不值了,而如果通过了第一轮,这《咏梅》的版权也不再属于他了,所以无论怎样,这首词一旦录入了《赏花诗词大会》官网,不管是谁录入的,对它的作者而言就已经不值钱了,只不过现在,上官茗欣居然说愿意用一千三百万没下它,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可惜杨棠心里头很清楚,有些钱能拿,有些钱就不能拿,譬如眼前上官茗欣答应的一千三百万。说真的,《咏梅》这词的版权几乎可以说是已经送出去了,一千三百万等于白拿,即使上官茗欣不在乎这些钱,她家里人也肯定在乎,毕竟这不是一千三百块,扔也就扔了,这是一千三百万,能让无数人眼红甚至玩命的大钱!

  当然,杨棠的本意虽然是想把《咏梅》登上去过大赛第一轮,但问题是他这个想法从未向谁表露过,并且他尚未这样做,上官茗欣算越俎代庖了。所以,杨棠一点儿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你家里有一千三百万那是你的事儿,我这首诗可是千金不换,你最好祈祷它过不了第一轮,否则、否则……”

  听到“你最好祈祷它过不了第一轮”这话的时候,上官茗欣心虚不已,可转瞬她的小性子又上来了,心虚归心虚,表面上却一副不屑的样子,噘嘴道:“否则你能把我怎样啊?去法院告我剽了你的词?那证据呢?你要没有证据那就是诽谤!”

  “我诽谤你?”杨棠被挤兑得急了,“信不信我打得你屁股开花?”说着,他大臂一抄,就将上官茗欣拦腰横抱了起来,像摆弄一个双人长枕头似的将她搁在了大腿上。

  上官茗欣只觉天旋地转,等视野稳定时,她的胸廓和髋胯之间的部位已经被按平在男人硬实有力的大腿上了。她正想大叫救命,小嘴刚一张开,杨棠胡萝卜粗的食指就横着撇进了她嘴里,同时嘴外的几个手指齐齐用力抬着她下巴,让她咬住食指,只能“呜呜呜”,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接着,只听啪一声,上官茗欣感到屁股吃痛,想惨叫却叫不出来,个中滋味真是酸爽!

  刚开始打,杨棠还在气头上,所以狠狠地给了上官茗欣肉嘟嘟的q弹大屁股几下重的,打得上官茗欣眼角都沁出了泪花,可是打了六七下之后,啪啪声不绝于耳,就让人有点想入非非了,还未成佛的杨棠也不免杂念丛生,打得越来越轻,渐渐改打为摸,最后竟改摸为揉了。

  眼瞅着上官茗欣脸色绯红,杨棠大腿间有个坏东西也在蠢蠢欲动,两人快要把持不住时,之前提醒上官茗欣小声点儿的那名空姐推着个餐车好巧不巧地进了头等舱。

  餐车的震动声警醒了杨棠,他立马将上官茗欣扶着站起,可惜上官茗欣此时臀部酥酥麻麻,难以站稳,于是杨棠索性扶她躺回了位子。

  “先生,您的可乐!”空姐边说边递过来一塑料杯可乐。

  “我没点可乐啊?”杨棠愕道。

  “是这位女士帮您点的。”说完这句,空姐对上官茗欣红彤彤的脸色视而不见,推着餐车若无其事往前排而去。

  看来,这位空姐错误的以为了什么,不过这样也好,省了杨棠解释。

  杨棠呡了口可乐,随手将塑料杯放在了旁边的小台子上,再回头来看上官茗欣时,发现她正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想想打屁股惩罚最后变成了揩油,杨棠就有点心虚,忍不住探问道:“你没事吧?”

  上官茗欣边侧着脸一直瞅着他边摇头,同时樱唇轻启,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

  “没事就好。”杨棠微微松了口气,“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说着,他随手端起了可乐杯。

  上官茗欣犹疑了一下,柔声道:“下次你打我屁股,我不出声,别把手指放我嘴里行不?好咸啊!”

  噗!

  闻言,正喝可怜的杨棠直接就喷了。

  为什么?

  因为他突然想起,他刚才去卫生间真小解了一趟,但是,忘洗手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杨棠喷可乐时下意识偏了下脑袋,这才没让上官茗欣洗到脸。

  上官茗欣却会错了杨棠喷可乐的意思,忸怩道:“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讨厌别人碰我,可你、就是你、唯独你打人家屁股,就是很舒服嘛!”

  .

  .

  ps:求订阅!!

  ps:6000更与4000更交替!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72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