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27 自我感觉良好 斌子的困局(求订阅!)

427 自我感觉良好 斌子的困局(求订阅!)

  听到上官茗欣的话,杨棠有点想笑,却没敢当面笑场,他怕她翻身起来咬死他,于是只好板着脸道:“我是气你没经过允许就用我的词,你以为我写诗写词不费脑细胞啊?”

  “那你的意思是说,经过允许,我就可以用你的诗词啰?”上官茗欣的思维明显跟杨棠不在一个脑回路上。

  杨棠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力吐槽道:“重点不在这里好不好?我想说的是,在这件事情上,你不问而取,很气人的好吧?”

  “大不了下次人家提前跟你说一声就是了嘛!”上官茗欣嘟嘴道。

  杨棠又翻了个白眼:“我跟你还没那么熟吧?”

  “怎么就不熟了?你连人家屁股都打了。”

  杨棠:“……”

  “好了嘛,别生气了好不啦?”上官茗欣开始用吴侬软语的调子撒娇道,“大不了,以后再有类似情况人家都依你,你说往东就往东,你说抓鸡就抓鸡!”

  杨棠:“……”

  “叮咚!”

  两人气氛正有点微僵的时候,上官茗欣的笔记本响起了站短提示音。

  “咦?哪来的站短?”

  上官茗欣点开已经最小化的浏览器窗口,结果发现她还留在《赏花诗词大赛》页面忘记退出了,而她的登录名旁边就有个“站短1”的小标记,点开一看,“啊哦”,她立马用手捂住了张大得可以吞鸡蛋的小嘴。

  “怎么了?”杨棠问。

  “没、没什么,就、就是你的《咏梅》已经通过第一轮了。”上官茗欣一脸歉意地看着杨棠,话也说得结结巴巴,“现在你、你有什么打算?你、你怎么办呀?”

  见上官茗欣还知道担心自己,杨棠心头那口气总算顺了些,抬手拿过上官茗欣的笔记本来确认了一下站短的内容,奇道:“不说三天嘛,不是说电联么?怎么这么快就通过了?会不会是什么网路诈骗呀?”

  杨棠这么一说,上官茗欣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心里开始打鼓,不过很快镇定道:“实在不行,我拨他们官网上的电话号码试试!”说干就干,没等杨棠拿定注意,她就掏出手机照着号码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通了,询问一番后,上官茗欣开始切入正题,询问她上传的词为什么短时间内就过审了。官方的回答是:“那是秦总编力荐的一首词。”而事实就这么巧,那天因为秦总编在等一个非常重要的越洋电话,所以留守,最后一个下班,当他路过办公室大房时,看见有个下属的电脑没有关,于是就进去帮下属关机,结果碰巧看见了上官茗欣的词,阅过之后赞叹不已,当即就发了站短过来,生怕上官茗欣跑了似的。

  “总编欣赏《咏梅》是吧?”杨棠略一思忖,十指便开始在键盘上轻灵跳动,“学姐,之前那首词算便宜你,这首我先在传发局官网上认证了再说,哼哼!”

  上官茗欣闻言凑了过来,想看看杨棠第二首会写个什么名堂,孰料,他居然在传发局官网上属于易梦的录入框里写道:“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词到这儿,直接点了。

  “又一首《卜算子咏梅》?!”上官茗欣的眸子鼓得跟金鱼似的,她其实惊讶的并不是又一首相同词牌相同名称的词,而是这首词一点也不比之前她盗用的那首稍差。

  “怎么样?能过第一round(轮)吧?”杨棠见上官茗欣惊讶得不行,他这文抄公多少有些小得意。

  “过是能过,但是……”

  “但是什么啊?”杨棠有点不耐烦地做问罪。

  “但是你若通过了第一轮,这词的版权不就自动转移给大赛组委会了么?那还认证干嘛?”言语间,上官茗欣的眸子嘴角都蕴着笑意。

  杨棠呆了呆,一拍脑袋道:“对哦,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说着,他点开《赏花诗词大赛》的官网页面,直接注册报名,学着上官茗欣的方式,把易梦的昵称给拖了过来。

  注册成功后,杨棠迟疑了几秒后,便在录入文本框里写道:“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然后提交。

  上官茗欣凑近扫了一遍,有点扫兴道:“怎么又是咏梅的啊?人家是赏花大赛,你这全赏梅了!”

  杨棠恶瞪她道:“怎么?不可以吗?只要能过得了第一轮就好。”顿了顿又道:“况且有你这三只手在,就是能写其它花,我也不敢写呀!比如‘我花开后百花杀’,这句七言怎么样?”

  上官茗欣细眉挑了挑,瘪嘴道:“太肃杀了吧?”

  杨棠又翻起了白眼:“是霸气好不好……”

  两人又开始赌气,好在这时候,机舱内的广播响了起来,说班机已经到了雾都上空,很快就会降落,请乘客们关闭电子设备,系好安全带,反正就是叨叨起飞时的老一套。

  不多时,班机平稳降落在江北机场的停机坪上,缓滑了一段后终于停了下来。

  又是一阵轻淡的欢呼,空姐打开舱门开始放乘客下舷梯。

  杨棠和上官茗欣既没有托运也没有太多随身行李,所以并不急于下机,等人走得差不多了,他俩才尾随着下了飞机,只是走到出站通道门口时,两人竟撞见了早就已经下机的川男跟他的女伴。

  “崽儿,你和你马子在头等舱里闹了一路,现在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跟她(上官茗欣)向我跟我堂客(老婆)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了,不然你那句话老子还给你,找人打得尼玛都不认识你!”

  听到川男如此说话,本来已没想跟他计较的杨棠停下了脚步,凝视了川男一秒来钟,冷哂道:“这里可是机场,你不怕警察过来把你找的人当恐怖分子啊?”说罢,拽上上官茗欣的柔荑便走。

  川男还想叫嚣,却被女伴扯了一下胳膊,终于悻悻地闭了嘴。可实际上,认真留意过杨棠看的眼神后,川男直到此时还心有余悸,那牠妈的眼神实在太恐怖了,比两年前作为目击证人刑警队让他去辨认连环杀人犯那眼神还要血腥还要疯狂,他丝毫不怀疑换个空旷无人的地方,只他跟杨棠两个人在,杨棠绝对会将他撕成碎片,没有别种可能。

  只是,前不久才在川南继承了他亲大哥势力的川男怎么甘心就此善罢甘休被杨棠一个眼神唬住,他当即拿出手机拨打起来。

  另一边。

  “看那人不像善茬,不会有事吧?”上官茗欣毫不在意杨棠牵她手,但对刚才的事有点耿耿于怀。

  “能有什么事?这里可是雾都!”撇开自身战力不论,杨棠仍有信心给外地佬一个深刻教训。

  “万一他……”

  “放心吧,我们是回雾大,雾大可是有武装部的,那偪总不能带着一群氓流冲进雾大吧?那是找死!”杨棠稍微解释了一句。

  上官茗欣略略松了口气:“那就好。”

  只可惜两人到了机场大楼外面,结果老半天没等到一趟出租车,甚至就连机场通往市中区的大巴都在两分钟前刚刚开走了,而下一趟要等十来分钟。

  六月末七月初的雾都天气已相当炎热,哪怕此时已经是深夜,仍没有退凉。杨棠见上官茗欣在路边站了一会就鬓角沁汗了,索性道:“算了,晚间车少,咱俩就在附近找个酒店将就一晚吧!”

  上官茗欣闻言丝毫不觉得与杨棠一同出入酒店有什么不妥,反而满口答应:“好啊,但是我们具体要住哪里呢?”

  “本来前面观音公园那边有几家不错的酒店,可现在这么夜了,咱就住对面的瑞卡吧!”

  “行,我听你的。”

  于是两人联袂进了机场斜对面的瑞卡酒店。但这一切全被后出机场大楼的川男看在了眼里,等和女伴好不容易坐上了出租车,他开始打起了手机。

  ………

  黑屏(详见021)今天来机场帮骅哥送个客户,看时间晚了索性就在酒店开了房住下,但实际上不过是想找幺妹开个荤。一个多钟,爽了两次,他给了些钱当即打发走了幺妹,惹得那小姐直埋怨他没有人情味。

  殊不知这是黑屏的习惯,在道上他得罪了不少人,找女人玩玩可以,可不敢跟陌生女人睡一张床上,万一睡太死,被人割喉了怎办?

  冲完澡,也还不到午夜零点,黑屏想了想,觉着索性开车回社团总部好些,于是下得楼来,一步三摇凑到前台,以调侃的口吻冲前台女服务员道:“美女,退房!”

  由于快到半夜,前台就一个女服务员值班,还是个被排挤的新人,完全不习惯跟黑屏这种氓流人士打交道,因此厌恶地瞪他了一眼,道:“稍等下,让我帮这位先生办理完入住手续……”

  “哇哦小姐,你新来的吧?知不知道本大……”黑屏正想亮一亮在道上的名声,但他说话间不经意转头,却看见了杨棠一小半侧脸,“易、易……”幸好中间还有个比杨棠略矮的中年男子挡着,黑屏这才没当场出糗,同时他也没有喊全杨棠在道上的名号。

  杨棠办完入住登记手续,也没往黑屏这边转身,而是朝另一边的沙发上招了招手,然后黑屏就看见一个极品美女凑上来挽住杨棠的胳膊,两人联袂进了vip电梯。

  黑屏见状,长吁一口气的同时,他当即挤开中年男人,直接伸手揪住了女服务员的脖领子,恶狠狠道:“刚才那个入住的人是不是姓杨?说!”

  女服务员被揪着衣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但实际上已被吓了一大跳,听完黑屏的问题,她立马一个劲儿点头。

  被挤开的中年人却不乐意了:“哎哎哎~~年轻人,你这强行插队算什么?还对人家小姑娘毛手毛脚的,快放开!”

  黑屏猛然回头,如狼般盯住中年人,呲牙冷笑了一下,寒声道:“嘿嘿,老东西,老子做事用不着你教,你要不识趣,小心我砍你全家!”

  中年人对上黑屏凶戾的眼神,心头打了个突,又听到要“砍全家”,终是不敢再多嘴,懦懦地站开了两步。

  “那人是不是叫杨棠!”黑屏见中年男服软了,扭回头继续逼问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早就六神无主,加上刚才已经点头暴露了客人的姓氏,索性再度点头承认了客人的名字。

  “你给我听好了,刚才那位杨先生如果有什么要求,你们酒店要是服务不到的话,我一把火烧了你们这里!”黑屏大言不惭道。

  就在这时,酒店的保安队长带着仨手下已经赶了过来,听到黑屏在吹大气,立马阴阳怪气地接茬道:“敢烧我们酒店,是谁在吹牛皮呀?”

  黑屏闻言霍然转身,同时骂咧道:“艹尼玛的,刚才谁跟老子抬杠?”

  听到熟悉的骂声,保安们定睛一看,差点没吓得尿了裤子:“黑、黑哥,是您老人家啊?”

  黑屏扫了眼几个保安,暴喝道:“都滚!”

  保安们落荒而逃,闪到拐角处躲着,前台女服务员和那中年男见状都噤若寒蝉,生怕黑屏对他们不利,可惜黑屏的心思根本不在他俩身上,掏出手机走到角落的落地玻璃前,接通了骅哥的电话:“喂…”

  与此同时,两间毗邻的单人房门口,杨棠和上官茗欣互相道了句“晚安”,这才各自刷开了房门。

  进屋反锁上门后,上官茗欣立刻打电话给家里报了平安。至于搁笔的杨棠,他一边指示红后准时更新了微博上的《楚留香传奇》,一边拨通了武浩的电话。

  “喂,谁啊?”

  “我…”

  “你牠……你、你谁呀?”武浩听声音有点耳熟,这才止住了口骂禅。

  “你猜!”

  “靠,你是棠哥!?”武浩惊叫起来,“棠哥你真回来啦?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才落地,跟你说个事儿!”

  “你说,弟弟能办到的绝不含糊……”武浩在电话那边把胸口拍得山响。

  “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帮我找十来个十六七岁的不良男生,明早九点带到雾大校门口等着……”

  “怎么棠哥,你这是打算办谁?”武浩探问道,“你直接告我那傻偪名字,我帮你办不就完了嘛!”

  ps: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79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