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29 斌子的困局3(求订阅!)

429 斌子的困局3(求订阅!)

  最怕的就是在大手大脚花了十好几万块之后,剩下的钱突然被人偷走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那样的话,这个家只怕很快就会沦落到变卖家产的地步。

  因此,一般小市民领了大奖回来后,很少有到处声张的,就怕小偷惦记,眼下段亦斌也是这样的心态,怕几个同学到处宣扬他中间的事,加上他不想因为钱而跟女友闹翻,所以才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显得懦弱跟优柔寡断。

  也正是这样的唯唯诺诺,助涨了几个男生跟他女朋友的嚣张气焰,他们自觉只要多给段亦斌一些压力,他就会拿钱出来供他们吃喝玩乐,甚至于买些黄金珠宝之类的贵重礼物送给他们当封口费。

  至于真正的坐地分赃、直接分钱这种好事他们不是没想过,而是没敢想,毕竟那就成变向抢钱了,只要段亦斌再狠点,一人多分他们三四十万,到时候直接翻脸,哪怕告不到他们抢劫。也可以用“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来摆弄他们。

  当然,女生贾楠是把所有问题想得最清楚的狠角,她知道他们如此变向勒索段亦斌,最好是能让他自动奉上贵重礼物,这样大家揭过此事后才会相安无事,否则直接分钱根本没戏,除非抢到那张尚未兑换的彩票,直接去领奖,但这中间有两个问题,一是彩票被藏在哪儿了,经过几天打探,贾楠也没发现它的踪迹;二就是抢彩票时若段亦斌来个鱼死网破,到时候他们杀了人,即使领到钱也活不安稳,那要钱还有什么用呢?

  正因为这件事后果难料,所以贾楠这几天虽然想了很多,却并未怂恿甘玉良(其中一个男生的名字)他们对段亦斌痛下杀手!

  也就在甘玉良几人围着段亦斌念“紧箍咒”时,另外两拨人基本商量妥了,踢全场足球赛,可问题是,他们总共才二十五个人,其中有仨女生,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叫高郜,算是这帮人的技术指导,最近三年几乎就没上场打过球,并且剩下的男球员中还有三个练的是门将位置,若分成两队的话,实力肯定不平均。

  听到各方都在吵吵,高郜算是服了,也懒得跟这么多人叫嚣。直接抄起一个无线广播喇叭凑到嘴边,淡然道:“各位,都不要吵了,如果十一打十一不行的话,那就全场十打十,反正你们这帮家伙都好高骛远,没职业球员的体能还妄想打满全场九十分钟,真是不自量力!”

  周围的年轻球员一听,几乎都静默下来,但还是有人不服高郜的说教,当场反唇相讥道:“高指导,你说得那么厉害,反正我们缺个人,那不如你下场好了!”

  高郜的脸色顿时被挤兑得红了。人也几乎快晕过去。旁边有人见状,赶紧给他喂了速效救心丸,又服了水,见他脸色好壮,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杨棠一行人正好来到了团结广场外围的马路上。

  杨棠一眼就看见了被人挟在中间的杨棠,当下扬声招呼道:“嘿,斌子,好久不见啊!”说着,还向他招了招手。

  段亦斌循声望来,见是杨棠,顿时喜出望外,当即就想排开贾楠等人,过来与杨棠一叙。孰料在贾楠的暗示下,甘玉良三个把段亦斌夹在中间,令他动弹不得。

  杨棠见状,悄声吩咐身边的武浩道:“浩子,让你的人记清了斌子周围那几个人的模样,然后雾大几个门给我蹲守着,一旦看见这几个之中有哪个离了雾大校园,立刻叫你的人打得他连牠妈都不认识,懂吗?”

  “明白,我这就吩咐下去!”武浩掏出手机对着斌子那群人拍了几张照,然后吩咐了小军和开山几句,便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骅哥,你们是跟我下去看球赛,还是就在这儿待着?”杨棠问了一句实话。

  骅哥想了想,道:“这球赛要打多久?”

  “至少一个半小时吧!”

  “那还是下场吧。”说到这儿,骅哥又扭头吩咐大飞道:“你通知一下司机,让他开辆车进来,把遮阳伞、饮料、躺椅都捎上!”

  “收到!”

  “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哟!”骅哥指了指杨棠跟上官茗欣还有另一边的武浩。

  大飞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学姐,我先下去跟斌子聊聊,你待会儿跟骅哥一块下来吧!”言罢,杨棠步下陡坡(至少五十度)阶梯,好不容易踏上了团结广场的塑胶跑道。

  杨棠大步流星来到段亦斌他们这拨人旁,手一搭甘玉良肩膀,跟着轻轻往回一拉,便把他拽得一个趔趄,连退了几个大步,差点直接来了记“屁股向后平沙落雁”!

  另两个狭击段亦斌的男生见状差点就跪了。

  要知道,甘玉良可是被特招入校的体尖,他今年大三了,眼看还有一年多就要毕业,在体育上练不出彩,这才稳下心来改钻其他专业,甚至打算考经贸系主任曾平的研究生。虽说进入大三以来,甘玉良只保持了晨练的习惯,但烂船尚有三分钉,何况甘玉良体型、肌肉力量一直保持得都很好,根基较稳,平常人认真发力推他也未必能推动,可瞧杨棠并不如何强壮的身材,更好似用手这么随随便便一划拉,甘玉良居然就那么踉跄跌退出去,如何叫人不心惊呐!

  “老杨,你可算回来了!”段亦斌见贾楠几人不敢再靠他过近,总算松了口气。

  “斌子,你们这是要打比赛吗?我们去场边说!”杨棠揽住段亦斌的肩头,旁若无人地离开了草皮。

  见贾楠等人没跟上来,杨棠压低声音道:“斌子,你怎么搞的嘛,这么狼狈?当初高中军训的时候,你的擒拿格斗可是教官手把手亲传的,不会连这么几个阿猫阿狗也对付不了吧?”

  段亦斌摇头道:“他们也没把我怎么样,就是想占点小便宜,我怎么忍心上手打他们嘛!”

  “你不忍心,他们就忍心吃你这大户,这事儿段叔段婶还不知道吧?”杨棠问。

  一听这话,段亦斌就急了:“千万别告诉我爸妈,他们要知道了的话绝对会闹得街知巷闻,到时候我们家可就没个安宁了,毕竟我妈那边穷亲戚不少,以前我爸妈接济他们的时候他们还觉得理所应当,只是亲戚,我爸妈又不是他们亲儿亲女,真是……如果那帮穷亲戚有了几百万的话,还不得把我们家给拆了哇?”

  不得不说,杨妈妈那边的乡下亲戚也是类似认知,所以杨棠听段亦斌这么说了,立刻感同身受道:“放心,我来了就好了,包你那几个同学不敢乱嚼舌根,只要你在段叔段婶面前一口咬定二等奖只中了十几万,这样一来,多余那几百万就可以一直放你账上,你家有急用再拿出来呗!”

  段亦斌闻言眼前一亮:“这倒也是哈!”言语间,眼角余光一瞥,见贾楠正跟甘玉良他们仨偷偷商量着什么,便又问:“老杨,那你打算怎么摆平我那几个同学呢?其中还有一个是我女朋友……”

  “谁你女朋友啊?那个饼脸么?”

  “楠楠可不是饼脸,她是鹅蛋脸!”段亦斌维护道。

  “什么鹅蛋脸,全靠她两边头发把腮帮子遮住了而已!”杨棠吐槽道:“要是她皮肤再黑点儿,我还以为见着韦德他妹了。”

  “韦德是谁?”

  “一个超级明星。”杨棠半真半假道,“话说回来,你那女朋友都快扎那几个男生怀里了,你还念念不舍啊?斌子,我劝你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好句。”从侧面凑过来的上官茗欣不禁赞道。

  杨棠刚才就看见她了:“你怎么下来了?”

  “骅哥的手下已经把遮阳伞拿来了,所以我就先下来了。”上官茗欣说到这儿,指了指段亦斌,“怎么?不给介绍一下?”

  杨棠拍了下额头,先向眼中好奇之色浓重的段亦斌介绍道:“斌子,这位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学姐上官茗欣!”

  ps: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89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