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30 斌子的困局4(求订阅!)

430 斌子的困局4(求订阅!)

  “斌子,这位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学姐上官茗欣!”

  “真的吗?”段亦斌似有不信,惹得杨棠狠瞪他一眼,却勾起了上官茗欣的好感。

  上官茗欣半开玩笑道:“斌子,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段亦斌摆手表示不介意,“杨棠他早就有女朋友了,哪会看得上我这种蒲柳之姿!”

  “不是吧?”段亦斌用惊诧的目光看向杨棠,在他看来,上官茗欣无论长相身高体态都不输那些遥不可及的女明星,有这样的美女同学主动愿作女朋友,烧高香还来不及,为什么不接受呢?以他对杨棠的了解,唯一的可能就是,“老杨,你不会真瞒着杨伯杨姨谈了个女朋友吧?”

  这问题一出,当场瞬间静默下来,上官茗欣更是紧张的看向杨棠,生怕他说出肯定的词汇。

  杨棠扫视了段亦斌跟上官茗欣一下,轻笑道:“我说你们两个不会是早窜通好了吧?话赶话把我挤兑到这份上,居然问我这种问题?”

  上官茗欣闻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杨棠误会她城府过深,那就太糟糕了,说到底华夏历史太厚重,夫妻间男人占主导地位已经几千年,哪怕最近百年男女平等之风已吹遍全球,但如果真有女人比武则天心思还重,那她不管怎么漂亮,男人也是会敬而远之的,毕竟现在没可能出现女帝了嘛,就算出现了,依照目前国朝的规制,那也就是个空架子,谁会愿意跪舔呐?

  也就在上官茗欣担心得要死又不好主动解释之际,段亦斌哂道:“怎么可能,我跟上官之前都不认识,只是随便问问!”顿了顿又道:“老杨,你这么急着反问,不会是真让我说中了吧?”

  “中个屁……”杨棠再度否认,随即转移话题道:“哎哎哎~~你马子过来了,看样子是已经商量好怎么毒死你这武大郎了。”

  武大郎?

  段亦斌虽然没听说过这样一个人,但杨棠话里的意思他是明白的,所以脸一下就黑了。

  上官茗欣却愕道:“武大郎?武大郎谁啊?”

  杨棠这才意识到此世四大名著面目全非(详见023),不仅没了《水浒传》,《石头记》和《西游》里的故事也都零零碎碎的,唯有一本《三国演义》王(没打错字)贯中大大从头到尾一百二十回一气呵成,堪称经典。

  这也是为什么易梦版的《西游记》在微博上一经刊出没多久就大火特火的原因,主要是他把零碎野史给串成了故事,同时还隐约提出了洪荒体系,引人遐想。

  “武松打虎听过没有?”杨棠问了一句,见上官茗欣摇头,他只好换了个问题,“那宋时张(没打错字)腊造反呢?”

  “这个听过,但据史书记载,张腊造反的规模很小,没多久就被扑灭了,莫非这中间还有什么隐情?”

  上官茗欣的联想力果然够丰富,弄得杨棠都不知道该怎么编了,好在这时候,贾楠已来到了近前,先扫了杨棠一眼,又打量上官茗欣好几秒钟,眼中闪过惊艳之色,这才问段亦斌道:“斌斌呐,这两位是?”

  段亦斌当即把手搭在杨棠肩膀上拍了拍,道:“这位是我哥们,也是高中同学,杨棠!这是他女朋友上官!”

  这介绍有误,惹得杨棠微微挑眉,但值此一致对外的时刻,他自然不会去纠正段亦斌,去也把手伸过去拦住了段亦斌的肩膀,手指略略发力,捏得段亦斌的肩胛骨痛不欲生,差点没当场叫娘!

  上官茗欣则向段亦斌投去了感激的一瞥,毕竟当着外人的面儿杨棠没否认她这个“女友”身份,以后再想要否定的话,那就要看她乐意不乐意了。

  “我叫贾楠,你们好。”贾楠表情淡淡地打了个招呼,“我是斌斌的女……”

  “哎~~慢来!”杨棠比了个“你暂时别说话”的手势,强势截断了贾楠的话头,“我不管你是斌子的女朋友也好,还是他的女同学也罢,你们两个的事儿,或者说你打的算盘,成不了!”

  贾楠画过的眉头一跳,嗤笑道:“杨、杨棠是吧?你哪根葱啊?居然管到我头上来了,真是搞笑!”

  “呵呵,谁牠妈会管你呀,我今天来呢,是受了斌妈的委托,接斌子回去相亲的,贾楠同学,你不会要跟着来吧?”杨棠一脸的屑笑,“就算你想跟着,但是我怕我那车捎不下你呀,要不你到时候屈就一下后备厢?”

  上官茗欣从来没听过杨棠这么阴阳怪气又夹枪带棒的说话,一时没忍住,直接就笑场了,她赶紧以手掩嘴,但弯成月牙的美眸却让不少远处留意到她的人心情舒畅,恨不能过来把离她最近的杨棠挤球场对门去。

  听到“斌妈”这个词,贾楠才意识到段亦斌说杨棠是他哥们不是在胡诌,显然段杨两家的上一辈就来往甚密,她这位女同学兼临时女友还真不够插手两家父母做主的事儿,不过贾楠也看得很清楚,她和甘玉良他们想要的只是段亦斌的彩票奖金,所以还是有办法能威胁到段亦斌的。

  “斌斌啊,你妈让你回去相亲,这事儿是真的吗?”言语间,贾楠带上了哭腔,甚至连眼圈都红了。

  段亦斌闻言有点不知所措,想上前安慰一下贾楠吧,杨棠就在边上正灼灼盯着他,使得他理智尚存,总算没被贾楠都可以拿小金人的演技打动。

  不过段亦斌到底是头一回谈恋爱,对贾楠还是有点狠不下心直接拒绝,所以他站在那儿犹豫不定,惹得上官茗欣都看不下去了:“贾同学是吧?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什么纯正的女学生,没想到你一红眼圈,身上的小三味就散发出来了,忒浓,一点大妇的模样都没有,你这样纠缠着斌子不放,多半是想要钱啦,说吧,想要多少?”

  这话一出,贾楠脸色剧变,段亦斌更是呆滞当场,完全不知该怎办才好了。

  唯独杨棠眼前一亮,接茬道:“要钱可以理解,青春损失费嘛,不过我看你好像还是黄花闺女,这价可别开太离谱啊!否则你就回家洗一洗,自己玩去吧!”

  什么叫“洗一洗,自己玩去”?这话有歧义呀,而且歧义很深。上官茗欣跟贾楠不知都想起了什么,竟不约而同的霞飞双颊了。

  段亦斌看杨棠的眼神更是惊为天人,就差竖大拇指了。

  这时,脸色消褪的贾楠终于意识到不妙,她意识到若再让杨棠跟上官茗欣这么胡搅下去,段亦斌将会脱出掌控,到那时,他们的谋划将竹篮打水一场空。于是,她不得不偏过头向留在远处观望的甘玉良几人做了个鬼脸。其实鬼脸是约定,只要贾楠做出来,甘玉良他们就会过来接应。

  甘玉良三人收到信号,果然凑了拢来,一番寒暄后,贾楠终于引入了正题:“老甘,你是不知道,这位杨同学受了斌斌妈妈的委托,是来接斌斌回去相亲的,今天就走!”

  甘玉良三人一听,立马不乐意了,尤其是甘玉良,他还指着段亦斌的彩票奖金给他们系的系花送个贵重礼物呢!有道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为了博得心目中女神的些许好感,甘玉良或许没有段誉对神仙姐姐那么痴迷,但也是真急眼了,所以他恶瞪着段亦斌道:“斌子,你就不怕你中奖的事儿闹得满校风雨、人尽皆知么?”

  直白的威胁令段亦斌微微打了个摆子,这一点被甘玉良注意到了,他当即就笑了:“看来你还是有所顾忌的嘛!咱们是同学,我也不为难你……”

  段亦斌的反应杨棠也看在眼里,没等甘玉良把威胁的话说完,他就笑了起来:“嗬嗬嗬,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比银行抢匪更不要脸的家伙,居然想以恫吓的方式讹同学的彩票奖金,真是恬不知耻!”

  甘玉良闻言恶瞪向杨棠道:“你没证据就别胡说八道,不然出门在外很容易遭遇交通意外的。”

  杨棠一脸懵逼的表情:“呵呵,遭遇交通意外?你说我出门就会遭遇交通意外?你是在威胁我吗?上官、斌子,你们俩觉着他是不是在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你能怎么办吧?”甘玉良甚至走上前两步,与杨棠四目相对,两人的脸都快贴一起了。

  杨棠倏然咧嘴笑了:“我会杀你全家,你觉得这答案满意吗?”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犹如九幽阴风、寒洌彻骨,眼神更是平静中蕴着无穷暴虐,“对了,还有你们几个也一样,跟你们好好说不通,那就敬酒不吃吃罚酒吧!”

  甘玉良贾楠几人心头狂震,但却并不死心,尤其是甘玉良,他是真认识道上的一个小头目,多少有些底气,于是道:“你以为你谁呀?说杀我们全家就杀我们全家?”

  这时候,满脸横肉的大飞正搬遮阳伞下来,路过听到甘玉良的话,不禁吐槽道:“连易哥你都不认识,你还敢站在这边大小声?”

  易哥?

  在场人至少一半都不能理解这个称呼。

  大飞看向杨棠,正想解释,杨棠却打算他道:“东西都搬下来完啦?”

  “没……我这就上去搬!”大飞没能成功显摆,郁闷地走了。

  可剩下的人都看出来了,大飞所说的易哥,应该就是杨棠无疑了。

  虽然甘玉良几人都不明白“易哥”二字在雾都道上代表什么,但并不妨碍他们推断出杨棠这位易哥在道上有关系,说不定人家还真不怕什么交通意外,还真能砍死xx全家!

  想到这点,几人就惶恐了,毕竟甘玉良认识的道上小头目就真的只是一个小头目,欺负欺负他们这些学生或威胁一下平民商家他敢,但真对上了道上的其他人,多半是不靠谱的。

  也就在甘玉良和贾楠他们心慌意乱之际,中年人高郜终于醒转过来,与那两大拨人一商量,决定把新来的杨棠,还有此时正拿了个球在场上练射门的武浩加到队伍里,分成两边都十一个人,打全场比赛。当然,这个全场是指场地为标准场这么个意思,至于比赛打多长时间,高郜单独拍板,先打四十五分钟,然后根据各人体能再看要不要打下半场。

  不过这里边还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杨棠和武浩,他们那两拨人里边谁都不认识,所以根本没谁知道杨武二人愿不愿意打这个球赛呢!

  但打足球的都豪爽,当即派了个比较健谈的哥们过来问杨棠跟武浩的意思。

  对方一上来就递了根烟给杨棠:“嘿,哥们,我赵川,你怎么称呼啊?”

  杨棠推了赵川的烟,道:“我叫杨棠,有事?”

  “没多大个事儿,你跟场上练射门那小子是一起的吧?”

  “是啊,怎么了?”

  “你们俩打不打比赛,我们差两人!”

  “这……我先问问那小子的意思吧,他打我就打!”说着,杨棠撇开众人,冲草坪上的武浩跑去。

  由于有人捡球、有人喂球,还有人守门,武浩正踢得越来越带劲,见杨棠到了场边也没停下。

  杨棠也不急,等武浩一轮球射完了,他才招呼道:“浩子过来,跟你说点事儿!”

  “什么事啊?”武浩边抹汗边小跑到杨棠身边。

  “他们要打全场比赛,少两人,问你愿不愿意上!”

  “我好久没碰球啦,当然愿意!”武浩有点小激动,“可问题是就我一人,也不够数啊!你呢哥,你上嘛?”

  “上,我也上!”杨棠答应了下来,“反正骅哥把躺椅都搬来了,不享受一阵就搬回去,这不白费劲嘛这个……”

  “说得对说得对,那咱们过去吧,看看要怎么分边!”武浩忙拉着杨棠小跑回原处。

  赵川得了准信,回去跟高郜一说,他立刻把所有要参加临时比赛的队员都召了过去,这里包括杨棠武浩,还有甘玉良和他两个同学,至于三个门将有一个就暂时歇了。

  “有外援在,这队怎么分呐高头!”

  除开杨棠甘玉良他们五个还有俩门将之外,剩下的十五人大家都相互认识,在一起踢球很长时间了,所以其中有人主动提起“外援”这词,并非褒义,而是贬义!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297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