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32 斌子的困局6(求订阅!)

432 斌子的困局6(求订阅!)

  在球场上,有个基本的底线,那就是比赛的时候,不能跟队友开玩笑,比如一个四十米的任意球,你脚力达不到轰门的标准还偏要抢着罚任意球,结果踢出的球比那啥x萎还无力,踢完了还跟队友找各种客官原因,说什么踢呲了之类的,队友或许会信你一回两回,但老这么搞就明显不是正确的方式了。

  上面说的还是那种一开始队友之间比较和睦的情况,而眼下,红毛根本就不太信任杨棠,之所以把发界外球的机会给他,完全是因为阵型的原因,所以看到杨棠一直前压的手势,他往前上了三五步后就停住了,不太耐烦的喊道:“还往前压什么压啊?远的不说,你能扔到我这儿吗?”

  杨棠对红毛的讥诮充耳不闻,他的手势还在继续前压,其他位置的队友见状,索性跟红毛一样,站定原地懒得动唤了,唯有段亦斌对杨棠相当信任,还在继续往前,而刁刚由于打的是正印前锋,所以眼看着段亦斌的位置快超前过他了,他也下意识的往前压了一点,竟与刘义队的后防线齐平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杨棠踏了一步,双脚并拢,正好定在边线外面一点点,同时单手持球已改为双手平分式持球,腰腹一弓,猛然发力,将皮球仍了出去。

  球扔得不高,是一个很平的抛物线,也就单人起跳脑袋碰不着伸手也能碰到的高度,但球速却相当快,只“嗖”一下就已经过了刘义队后防线所有人的顶,然后开始旋转着下落。

  看到这一幕,场上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越位”,第二反应是界外球没有“越位”一说,不过一连两个反应,在场边的观众看来,那就是愣住了,但这其中,还有人没愣,而这人正是段亦斌,没等球落地,他已经拍马杀向球的落点。

  在段亦斌看来,杨棠既然掷出这么远一个界外球,那皮球落地之后前冲肯定很厉害,如果不及时赶上的话,说不定球就冲出底线了。可实际情况却让他吃了一惊,皮球落地后竟然倒着在转,往前的冲力是越来越下,当段亦斌用脚触球时,皮球在草坪上几乎已经不向前滚动了。

  段亦斌触球后向前蹚了一步,这个时候场上呆掉的人已经回过神来,双方队伍的阵型都开始大乱。与此同时,杨棠队这边八只老鸟中的其中两只更是冲边裁狂喊:“没越位,界外球没有越位!”

  半罐水的边裁听到这话,本都已把哨子含嘴里打算吹了,却最终吐了出来。其实要不吐出来,他怀疑那俩冲他狂喊的家伙会当即冲到场边狂殴他。

  由于杨棠扔的界外球落点相当要命,段亦斌触球后往前斜四十五度角蹚一步,就能杀入禁区,对职业球员而言,或再蹚或射那都是不错的选择。

  偏生这个时候稍微落后段亦斌大半个身位的刁刚已从中路压进了禁区,见刘义队整条后防线都在朝段亦斌倾斜,他有点徒呼奈何,终忍不住大声叫道:“传这边!”

  段亦斌蹚球进了禁区,本来已可以射门,但他深知自己的脚头和力度还差了职业球员一大截,所以直接射门没把握,想要再往前蹚一步吧,对方已有两名后卫包围过来。这时候,他正好听见了刁刚的叫喊,于是段亦斌几乎没怎么犹豫,就把球以小斜线的方式,塞了个提前量到刁刚身前。

  “传得好!”

  刁刚大吼一声,跨前半步,抬脚就是一记怒射,恰是点球点后面一米的位置,照理说,这个距离上的攻门,只要别闷在守门员身上,铁定就进球了。没曾想只听“嗙”一声巨响,刁刚的射门竟砸在了横梁上,而对方守门员在原地闭着眼摆着一个龟派气功的姿势,明显连球皮都没碰到过,心里头早就投降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刁刚的脚头这么臭,居然把球打门梁上了,白白浪费了如此得分良机。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鼓鼓掌,又冲传球的段亦斌比了个大拇指,这会儿就算揭过去了。

  至于创造出如此杀机的杨棠,没有得到任何褒扬,完全就被当做了空气,仿佛不存在似的。

  杨棠对此倒也没放在心上,接着又一次状似巧合地拦下了想从他这边右路突破的刘义。

  在红毛在队友们眼里是巧合,刘义却不这么认为,第一次也许是巧合,但第二次,他已经打起了九分的精神,居然还是在带球过人的瞬间被杨棠用脚尖捅掉了皮球,而且还不是一般那种可以拿回来的捅掉,而是直接把球捅到了附近队友脚下,这要是巧合,那牠妈得多巧啊?

  于是左边锋刘义向自己队友打了个手势,进行了第三次试探。

  这次刘义和其中一个刚一米七的矮平头在中场做了连续三次撞墙式配合,很好地将段亦斌还有另一个调度型中场甩在了身后。这之后,刘义并没有直插中路,而是跑边,由那矮平头将球分到了杨棠镇守的右边路。

  刘杨二人再次正面对上,并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拦截对抗,而是周围六七米半径内没人能过来帮忙的正面一对一。由于足球没有篮球那样的持球时间限制,所以持球方给予防守方的压力会更大。

  刘义一度也是这么认为的,可当他发现球在自己脚下随时都可能被杨棠捅掉时,他的自信心就开始动摇了。更重要的是,已经有本方队员和对方队员逼上来,打算帮两人的忙。

  不管这个忙是帮的好忙还是倒忙,做为队友,那都是必须领情的,所以很想跟杨棠分出胜负的刘义突然焦躁起来,他怕队友过来破坏了他的好事,所以一直盘带在他脚下的皮球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出轨的迹象,而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超出范围的出轨迹象,杨棠奇峰突出地脚尖一捅,就将皮球捅向了正大步流星赶来想要帮他忙的队友。

  这是个高手!!

  刘义终于确定了杨棠的级别,他不止脚下一凉,心头亦是一凉,同时泛起憎恶的情绪,想着上半身还在跟杨棠互相拉扯纠缠,他索性来了个半旋身,手肘微沉,照着杨棠的脑袋瓜就干了上去。

  孰料杨棠的左手已然掏摸到了刘义背后的裤腰带,也就在刘义朝斜下方肘击的时候,杨棠索性一偏头、一矮身,还顺手一提他的裤腰带,结果刘义整个上半身竟然从杨棠一侧的肩膀溜了过去,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刘义队友一看不乐意了,立刻围上来对杨棠又是骂又是推搡,惹得场边观战的武浩跟骅哥都想打电话叫人了。好在段亦斌赶了过来,加上刁刚也带着其他队友一拥而上,将杨棠与对方人马隔开,但双方的口舌之争一直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主裁高郜赶来过来,给杨棠和刘义一人一张黄牌,另外又散了几张黄牌给两队互相推搡吵嘴最凶的队员,总算把局面控制住了。

  重新开球后,刘义队几次拿到球,却再也不往杨棠这边打配合了。这倒不是说杨棠的防守能力有多么强,能够一防几个人的配合,而是相对来说,杨棠他们这队的中路和左边路更容易突破一些,毕竟这个比赛时间还有不少,能省点力气自然是省点力气的好,柿子捡软的捏,一时间杨棠队左边路的防守压力陡增。

  不过杨棠对这样的局面并没有太好的办法,因为他不可能去援助左路,从而放弃右路的镇守。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是转移防守重心,让中路的防守人员往左边路靠,杨棠稍微往中路靠,压缩左边路的活动空间,这样一来,更便于破坏对方的传球配合,防守压力也就会相对小一点。

  可问题是,杨棠虽然想到了方法,却没有相应的指挥权,队伍大多数人都不太看得起段亦斌跟他,又怎么可能接受他的指挥呢?而踢足球跟打仗差不多,临阵不听指挥或对指挥命令阳奉阴违都可能导致大败亏输。

  既然横竖都是输,杨棠怎么可能当这个出头鸟。他只是跟着队伍的阵型律动,一点也没有要出力的意思。

  其实不是杨棠不想出力,刚才也说了,防守上他是有心无力,至于进攻就更是如此了,杨棠身边的熟人就一个,段亦斌,他同样守右路,拿球的时候很少,传给杨棠的时候就更少了,而杨棠脚下连球都没有,你让他要怎么样组织、怎么样得分啊?这样的情况就是换了贝利、马拉多纳那种级别的大神也一筹莫展!

  当然,像贝利、马拉多纳这样经验丰富的足球前辈一旦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教杨棠一个字:“等!”

  是的,等。

  人不是机器,总有注意力不那么集中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就容易犯错,而一旦犯错就很难避免对手穷追猛打,到了这种时候,就是杨棠一展身手的好时机了。

  ps: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327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