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39 时代的变化(求订阅!)

439 时代的变化(求订阅!)

  “海哥,反正是汽水,干一个可以,不过我得先问问你,那狗你扔下了楼,人家就没找你赔?”

  “什么狗?”段海闻言愣了一下。

  段亦斌倒是反应了过来,往嘴里抛了颗花生米,边嚼边道:“哥,就前两天,撒尿那狗!”

  “嗨,就那破偪玩意儿,我扔下楼,既没伤着人,也没砸坏东西,凭什么赔?”段海明显还没弄明白杨棠问的重点在哪里。

  倒是边上段海他媳妇孔芹瞪眼道:“海娃,你怎么说话呢?人茗欣家里可养了好几条大狗。”

  本来这话的意思是提醒段海,别“破偪玩意”挂嘴上,没曾想段海却想岔了,梗着脖子道:“怎么芹儿,原来你也是喜欢养狗滴?”

  桌上的气氛一下就凝重了几许。杨棠一见不对,赶紧圆场道:“哎呀呀呀,海哥,你这话扯远了啊,歪楼了都!”同时向上官茗欣一个劲儿打眼色。

  上官茗欣在这种时候倒是没跟杨棠抬杠,淡然道:“没事儿,我家里那些大狗都是些狼狗,看家护院用的,有专门的人照顾,倒是不会搞得满院子臭气熏天!”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院子?

  席间各人都记住了这不经意间的信息,但段亦斌一家都不怎么好打听,于是听在耳里却没追问。

  “海哥,继续继续,还是说说那狗吧!”杨棠旧话重提。

  “没啦!”

  “怎么就没了呢?”

  “狗摔下了楼,那娘们是喊我赔钱,可问题是我赔她钱干嘛?好让她再去买一条叫声更大更能拉屎拉尿的狗回来祸害我们这层楼啊?这不能够啊!”

  “是不能够……”杨棠点头附和道,“别看有的宠物狗长大了也就两个巴掌长,但叫声却比那些个鬣狗还响还凶残,就像三轮车上装了个重卡的喇叭,而且喜欢撒尿画地盘,一有人踩进它画的地盘,它就会毫无征兆地冲人嚷嚷,吓得有些老婆婆瞬间血压飙升。”

  “说得对说得对,我扔下楼那只就你形容那样,个头不大,叫声洪亮,真牠妈杂种!”段海道,“后来那娘们还报警了,警察也来调查取证了,可我怕屁呀,廊道里又没有监控,光凭那娘们上嘴皮搭下嘴皮一叫唤,就能认定我是扔狗下楼的嫌犯?简直是笑话!”

  “的确,如果当时只得你们俩在外面楼道,没有旁证的话,根本无法证明什么,赔偿就别提啦!”杨棠哂道。

  “不过那娘们还当着警察面叫嚣要让他们验狗身上的指纹,说是验指纹的结果一出来,我就是杀狗凶手这一事实跑不了。”段海说到这儿故意卖了个关子,“结果你们猜,警察说什么?”

  段亦斌这时候好奇心也起来了,忙追问道:“少废话,赶紧说!”

  警察说:“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我们局的法医科和鉴证科都是为人服务的,不对狗服务!如果你想获得宠物身上的指纹,最好是找个兽医,至于兽医能不能检出结果,结果我们局认可不认可,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嘿嘿嘿……”段海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那娘们一听这番话,差点没气炸了肺,几乎当着警察的面破口大骂!”

  一桌子人都跟着他笑,笑完之后,段母又有点忧心忡忡道:“海子,那你就不怕别人真从狗尸上检出你的指纹。”

  “这……”卡瓦尼有点心惊肉跳。

  杨棠道:“婶儿您就放心吧,就算狗身上真有海哥的指纹那也不算什么?反正小区这么多人,谁没偶尔抱过阿猫阿狗的,再说那天海哥主动抱了抱狗,结果那狗不乐意,还冲他嚷嚷,于是海哥只能放开它,它一下跳到廊道的窗台沿上,走了几步后,居然失足掉下了楼!”

  段海闻言眼前一亮:“听见没有、听见没有,漫说我没有扔狗下楼,就是真扔了,杨老弟这番话也足以自我辩白了。”

  “行了行了,就你鬼主意多,表面上看着不怕,实际心里怕得要死!”段父撇嘴道,“你们大家别愣着啊,吃菜吃菜!”

  这下,其余的人都动筷子了,唯独段海面色有点难看:“叔……”

  “行了,我都找人打听过了。各个警察分局忙人事儿都忙不过来,没谁会理会你那种狗案件!”

  听到这话,段海心里才总算彻彻底底地安定下来。

  “段叔说得没错,咱们国家的法律只把狗界定为了私人财产,并未像美国那么奇葩,一个白种男强奷了一只吉娃娃狗,结果被判坐牢几年。”杨棠道。

  其他人闻言全都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

  “还有强奷狗的家伙?”

  “狗是他们自己家的吧?”

  “强奷狗还被判刑?这又不是请来的鲍姆,太扯了吧?”

  上官茗欣道:“是真的,我也听说过这事儿!”

  “美国不愧是曾经的第一大国,我们国家的经济科技虽然他们十多年了,但在法制构筑方面,我们国家依然还落后于老牌的欧美国家!”段父感叹道,“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小斌大学毕业以后该咋办?”

  段亦斌闻言一愣,与杨棠对视一眼。

  杨棠赶紧帮忙解围道:“安啦段叔,斌子毕业还要好几年呢,现在就考虑就业的问题,是不是早了点儿?”

  段父道:“棠棠啊,你是京大生,自然可以不用急了;可雾大不一样,虽然也属于重点高校,但牌子远没有京大那么亮敞,所以工作得自己找!”

  杨棠道:“等我从京大毕了业,还不是一样得自己找工作;那些二三本毕业的学生也都一样!”

  “那可不一样!”此时段母也加入了议论,“你们京大还有京华的学生一旦毕了业,那些知名大企业都会抢着要人,所以包不包分配对你们这种名牌重点大学的影响并不大;雾大不一样,它虽说也是重点大学,可名气远不如京大京华,所以大企业到校招聘的时候,得到毕业生们竞争,当然啰,相对来说,雾大比二三本的大学倒是要好上许多,毕竟那些学校,大企业连去都不愿去。”

  “这倒是……”读过大学的孔芹以及知道内情的上官茗欣纷纷点头。

  “要我说,还是幺叔公他们那个年代上大学最爽!”段亦斌加入了议论,不禁一脸的感慨。

  “你幺叔公?”

  段父接茬道:“喔,就我小叔,比我大不了多少岁,他五十年代初上的大学,当时高考还是由各个大学出题,喜欢哪所大学就去哪所大学参加考试,一般来说每年都有许多学生参与三四次高考,而且文理还不分科,到了五十年代中期文理才分的科,当初我小叔考的是京华大学,一百分制,没什么分数线之说,只要学校了录取通知给你,你就算考上了。事实上,直到我小叔大学毕业,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高考成绩是多少!”

  段亦斌在旁边加了一句:“幺叔公一正式上了大学,他就是国家干部待遇。”

  “这么牛?”杨棠惊讶道。

  “那个年代嘛,国家缺乏人才,所以对大学生以国士待之!”段父感慨道,“后来我上大学那会儿,是六几年来着,当时报的是厦大,后来不知怎的,竟收到了复旦的通知书,由于家里条件不好,于是千里迢迢背了被子和生活用品到学校,没曾想申请助学金相当容易,领到助学金后,就一门心思扑学习上了,那时的大学氛围纯真得不得了,不像现在,上个月我去雾大看小斌,他那些同学一个二个还挺势利眼!”

  段亦斌闻言,瞳孔微缩,看向杨棠。

  杨棠也回看他,然后微微摇头,表示彩票中奖的事儿他没说。

  段亦斌这才松了口气,孰料段母注意到了他两人之间的猫腻,不禁问道:“棠棠,你跟小斌在对什么眼呢?”

  “没什么,就是斌子上次在pp里跟我提了,这不暑假了嘛,他打算去京城游一圈,不知你二位的意思是?”杨棠半真半假道。

  段父段母尽皆愣了一下,又互相看了一眼,这才道:“小斌想旅游是好事儿,你爸妈现在不就住在京城么?就尽量招待一下吧,至于我们俩,就不去了。”

  段亦斌闻言松口气的同时,也有点觉得对不住二老:“爸,妈……”

  “行了,少婆婆妈妈的。”段父摆手道,“小斌,你去旅游可以,但至少得等你海哥婚礼办完再去!另外,你把二丫也带京城去见识见识!”

  “啊?”段亦斌跟二丫齐齐惊叫起来。

  “啊什么啊?”段母瞪了段亦斌一眼,“二丫,你不是说想去看升国旗吗?今次就让你斌哥哥带你去,好不好?”

  二丫犹豫了一下,终还是重重点头。

  段亦斌无奈看向杨棠。

  杨棠倒觉得无所谓,反正车来车往,多个青涉妹子不算多!

  这时,段母又道:“棠棠啊,既然小斌打算去京城旅游,我想你是不是帮忙给他找个临时工,让他在那边体验一个月的工作节奏再回来啊?”

  杨棠有点哭笑不得道:“婶儿,你跟叔还真担心斌子毕业以后找不着工作啊?”

  “可不嘛!”

  “行吧,到时候我帮他留意一下。”

  “那敢情好,咱爷俩喝一个!”段父冲杨棠举起了汽水杯,等一饮而尽后,他又开始叨叨“想当年”的大学历了:“后来七十年代后期到八十年代中期这一批上大学的人也算赶上了好时候,那个年代科研口的人勉强充裕了,但机关单位里还缺高素质人才,于是各部位都盯牢了大学毕业生,只要是牌子稍微叫得响的京城地界的大学,甚至于外地的知名大学,比如复旦、南开这些,各部位都使劲把人划拉到自己的饭口底下,而就算不能进机关单位的,返回自己家乡,想在当地当一名科技干部学术带头人,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总之,出人头地的机会一大把!”

  杨棠已听得见怪不怪了:“叔,这其实就是个先机的问题,出生早读大学早的人把好机会的坑占了,后来人自然只有论资排辈慢慢等啰!这就好像一家大公司的老总才初中毕业的文化水平,可偏偏雇了一帮大学毕业的在给他打工,而这样的情况即便再过二三十年也一样,大学毕业的老板雇了一堆博士后在那儿打工!这……就叫先机!”

  “哈哈,有趣有趣!”

  “的确很有趣,当浮一大白!”

  听了杨棠的分析,段海段亦斌他们都乐了起来。上官茗欣、二丫她们这些个女的也不例外,都觉得杨棠的比喻相当幽默。

  “棠棠,虽然你的比方没什么问题,但心态过于消极了,毕竟没人能回到过去,对不对?所以我们只能着眼当下,去努力寻觅你说的坑(机会)!”段父道,“不然我再一说九十年代的大学生毕业都是包分配包工作的,那现在许多二三本还有那些专科大学出身的学生一毕业即失业,这样的心理落差,无怪乎有些心理抗压能力差的学生会在毕业前夕选择跳楼。”

  杨棠虚心受教。

  段亦斌却不太服气:“爸,照你这么说,我们意盈一下过去就是态度消极,那你这一长篇想当年读大学又算态度如何呢?”

  “放肆!”段父叱道,“我只是在把大学的变化摆给你听,让你看清现实,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好啦,斌子已经有思想准备咧,吃菜、吃菜!”杨棠岔开话题道。

  又说说笑笑吃了两轮菜,连米饭也没添,上官茗欣就示意她已经吃好了。

  “不是吧学姐,我就见你吃了些青菜,真能顶得住饿?”杨棠问。

  “我减肥…”

  杨棠闻言只能叹服女生的理由永远是那么强大。

  “茗欣啊,减肥归减肥,可不要苦了自己。”段母问正欲离席的上官茗欣,“厨房里还煨着汤,萝卜猪骨汤,你要不要来点啊?”

  “不用了婶子,我已经很饱了。”上官茗欣摆手拒绝了段母的好意。

  许是受了带动,不多时,孔芹跟二丫也相继下了席。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389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