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40 即将刷新的名望榜(求订阅!)

440 即将刷新的名望榜(求订阅!)

  吃完午饭,收拾碗筷时,上官茗欣本想加入帮忙的行列,只是段亦斌家厨房太小,站两个人就转不开身了,所以段母说什么也没同意上官进厨房。

  围坐在一起,又喝了盏热茶,杨棠领着上官茗欣就打算告辞,段亦斌起身相送,刚到门口,还没开门,杨棠的手机就响了。

  严云松来电。

  “杨小子,具体的事情我已经了解过了,那女娃子的户口和学籍我都让小石头帮忙重新办了,但户口落脚的警察分局你总得给我指定一个吧?”

  “户口?”杨棠微愣,旋即反应过来,二丫全家都被埋了,她住校期间多半是没有户口傍身的,所以得补办,“知道了严老,您别忙挂电话,我先问下地址。”说罢,他捂着段亦斌,“斌子,二丫的学籍和户口正在办,但户口地址这一栏怎么弄?”

  恰好这时听说杨棠要走,段母从厨房里出来,见杨棠问到户口地址的事儿,忙报了他们家的住址和他们家户口所在的分局。

  “婶儿,那我就这么跟对方回了哟?”

  “回吧,就这么回。”

  杨棠忙把问来的住址分局一股脑转达给了严老爷子。

  严云松用纸笔把杨棠说的信息都记了下来,挂电话前还不忘调侃:“杨小子,不出一个钟头,你需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弄妥了,可我要的字呢?别还装在你脑子里吧?”

  杨棠丝毫不为所动,淡然道:“您老放心,字卷会在规定时间内交到您手上。”

  “那就再好也没有了。”

  等杨棠揣好:“二丫的学籍还有户口,都妥了?”

  “基本算是妥了,不出意外的话,二丫的学籍档案会暂时保存在市教育局,而户口页得等分局通知了再去领。”

  “那就太好了!”

  段母千恩万谢着跟段亦斌一起把杨棠和上官送出了家门,段亦斌更是又陪着他俩下楼,直达小区门口才驻足:“老杨,别忘了后天海哥婚礼啊!”

  “我记得……就是不知道具体时间,到时候你打电话通知我一声呗!”

  “行,我通知你……(汪汪汪)”段亦斌话音未落,边上草笼里就有条花斑小狗钻出来冲段亦斌狂吠,声响之大,好像一大狼狗在叫,甚至就连喜欢狗狗的上官茗欣也被吓了一大跳,差点就出冷汗了:“这什么狗啊?叫这么大声,吓得我起毛,实在太讨厌了!”

  这话本来只是牢骚,没曾想话音刚落,不远处林**口子那儿转出来一中年妇女,朝着那花瓣狗招呼道:“茜茜、茜茜,快到妈咪这儿来!”

  花斑狗立马不叫了,屁颠屁颠跑回了中年妇女那儿。

  中年妇女抱起花瓣狗,一步三摇地来到杨棠几人面前,阴阳怪气道:“是谁刚才说我家茜茜讨厌来着啊?”

  不得不说,这老女人的听力还挺赞。

  上官茗欣闻言凤目圆瞪,吐槽道:“我刚才说那么小声你都能听见,这听力简直比狗耳朵还好啊!”

  “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中年妇女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孰料螺蛳刚好把车开过来,杨棠一歪头,上官一拉车门,就钻车里去了,段亦斌比着“再见”的手势转回小区去了。

  最后,杨棠也比着“再见”的手势,边拉开副驾位的车门边冲那中年妇女笑道:“我同伴刚才说,狗耳朵没您的好使!”说完,趁着那中年妇女又是一愣的时机,他也钻车里坐稳了,“开车!”

  车子本来就在“怠”状态下,螺蛳听了杨棠吩咐,即刻起步。好死不死的,中年妇女回神过来,尖叫道:“你们给我停下!”

  可谁会听她的呀?

  你别说,还真有,她那条花斑小狗似感受到了女主子的愤怒,当场嗷嗷叫地窜出了女主子的怀抱,朝着螺蛳的车飞跃而来,可惜问题是车子已经提,它跳过来正好蹭在副驾位侧面的倒后镜上。

  “啪!”

  倒后镜的斜面像门板一样扇在花斑狗脑袋上,然后整辆车彻底起,延长而去,就是倒后镜有点被撞歪了角度。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降下车窗,杨棠伸手出去把倒后镜扳正也就没事了。

  可怜那花斑小狗刚才还嗷嗷叫地往上冲,比牠妈亮剑还亮剑,结果现在知道锅是铁打的,呜呜地匍匐在地,头晕目眩,动唤不得。

  中年妇女见自家狗狗被螺蛳的车给欺负了,顿时哭天抢地,那叫一个悲情,专业唱死人子板板的都没她声音大,也许有一天她儿子女儿被车撞了还哭不成这惨样。

  车上了大路。

  螺蛳问:“易哥,去哪儿?”

  “先回酒店吧,晚上接风宴你再来接我。”

  “好的。”

  回到市中区预订的酒店后,上官茗欣难得没了去周边商场shoppIng,却提前跟杨棠打了声招呼:“诶,晚上你那什么接风宴,我就不去了。”

  杨棠怔了一下,随即点头道:“行……不过晚上吃饭你怎么解决?”

  “这酒店那么大,难道没点吃的么?”上官茗欣有些倦怠道,“我有点累了,回房间睡一会儿,你走的时候别叫我,我会设置客房提醒。”

  “知道了。”说着,两人双双步入空无一人的VIp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杨棠手机响了。

  “喂?”

  “杨棠同学对吧?我是方校长啊……”

  由于前世每天都会收到不少于一个诈骗电话,杨棠下意识以为这又是牠妈的哪个老骗子,可转念一想,他目前所有电话都通过红后转接,对方的底细红后应该都是摸清楚了的,所以这应该是真校长。

  杨棠虽然确定了对方不是骗子,却仍揶揄道:“不好意思,我认识好几个方校长,你究竟是哪一位啊?”

  “我京大老方,上次颁奖还是我亲自的证书给你呢!”

  “哦哦,是方校长啊,这都放暑假了,有事吗?”杨棠不忘在电话里提醒一句,节假日他休息。

  “没什么大事儿,只是有个喜讯要告诉你……”

  “啥喜讯啊?”杨棠问。

  “就这两天,欧罗巴还有美国的权威科学机构相继声,说他们已经验证完你关于西姆猜想的证明过程,没有现谬误,换言之,欧美学术界已经承认了你的地位了。”

  “啥地位啊?”

  “自然是学术地位啰,明天就是七月一号,正是国际声望榜每半年的刷新日期,我想在数学界这个单项上,肯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即使在五大项之一的科学界排行榜上,你都可能榜上有名!”

  “啥数学界又五大项啥的,方校长,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嘟嘟嘟嘟)…”杨棠说着说着,倏然现对面竟然没声了,结果一问红后才知道,方校长手机欠费。

  “这老头也真是的……”

  杨棠吐槽了一句,却并未有让红后帮方校长直接充话费的想法,毕竟他自己利用红后偷漏话费也就算了,再帮方校长弄这个,万一被人现,不是自找麻烦吗?所以也就省了那份心思。

  “诶~~学姐,你知道什么五大项吗?”

  上官茗欣闻言,脸现古怪之色:“科学界、政界、经济界、文艺界、宗教界……被称为五界,它们各有各的名望榜,每半年刷新一次,只有世界范围内声望前一万位的人才会榜上有名。”

  杨棠愕道:“那关我什么事啊?”

  上官茗欣歪了歪螓,莞尔道:“我刚才听你讲电话,听那边隐隐提到什么数学界,如果是指你解决掉西姆猜想这件事的话,那么你在世界范围内的数学界名望榜上,至少应该已经排入前五百的行列了。”

  “五百?这么高!?”杨棠被上官茗欣的话吓了一跳,“这怎么算的?”

  “还能怎么算?你以为世界数学界能单枪匹马解决某一个猜想的有多少人啊?”上官茗欣没好气道,“实话告诉你吧,不足百人,这要不是你在解决猜想之前(数学界)毫无名望的话,你能排进前二百位信不信?”

  杨棠:“……”

  “当然,(世界)数学界名望榜只是(世界)科学家名望榜的一个分支,也是半年一刷新,其它还包括物理、化学等等等等,而且这其中还有少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逐渐积累起名望的类型,所以你能排进一万以内,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杨棠却还半信半疑:“学姐,这个什么五界榜真有你说的那么牛?”

  “废话!除开宗教榜之外,但凡能上其它四榜之人,就相当于拥有了金饭碗。”上官茗欣道,“当然,那些个上榜的经济界名人,仅有少部份替人打工,大多数都有自己的产业。”

  杨棠闻言不置可否,反而有了新的疑问:“学姐,照你这么说,既然有世界名望榜,那咱国内有名望榜吗?”

  “你觉得呢?”上官茗欣反问。

  “应该有吧?”

  “不是应该,是真的有,不过国内榜单只收录前一千位,而它的刷新时间与世界榜单同步!”上官茗欣说到这儿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笑意,“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等榜单刷新后,你在国内数学界的声望能排进前二十,甚至前十,你信不信?”

  杨棠有些无语,却还是纳闷道:“世界的也好,国内的也罢,这声望榜什么的,之前怎么没听人说过啊?”

  “这不奇怪,我也是上完大一加入考古队前才知道的,当时我们那考古队的顾问就是一科学界名望榜万名以内的大人物。”上官茗欣提起这茬时语气似有些不屑。

  杨棠心头一动,追问道:“那后来呢?这位大人物还在你们队里吗?”

  上官茗欣翻了个白眼,哂道:“死了……姐第一次出去考古,他就踩中了流沙,挂里边了!”

  杨棠:“……”

  “叮!”

  这时候电梯到楼层了。

  门开之时,杨棠不禁吐槽了一句:“万名以内的大人物,世界名人,就这么挂啦,他该不会是第一次担当考古顾问吧?”

  “就是啊!”

  杨棠:“……”

  “顾问虽然是第一次当,但他至少参与过二十次野外大型考古,姐就纳了闷了,怎么到姐这儿他就挂了咧!”上官茗欣不无郁闷道。

  杨棠没太注意她的郁闷,其实如果他多追问一句,就能知道上官茗欣已经成了野外考古界小有名气的灾星。当然,她这小有名气只是坊间传闻,传说她参加哪个考古队,那考古队转一圈回来队里资格最老的那个人必然会挂掉。上官茗欣第一次,那顾问他资格最老,挂了;第二次,队里的向导资格最老,同样挂了;最近这次,她加入了一支新的考古队,其中队长资格最老,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被毒物咬了一口,最终死于心肺衰竭。

  “哎~~对了…”两人开的套房正好对门,上官茗欣刷卡开门时,倏然回身道:“除了明面上的这个名望榜之外,我听说还有个暗榜。”

  “暗榜?”

  “对,也分了五界,比如科学界的分支医学界,上榜的都是些黑医或者非法医学研究者,听说他们之中已经有人完成过克隆器官移植,至于消息是不是确切,就不得而知了。”上官茗欣解释道,“当然,暗榜的规模比正规榜单小多了,大概只有五六分之一吧!”说到这儿,她开门进了自己房间,然后躲在门后等杨棠来敲门讨教。

  这招叫欲擒故纵!

  没曾想杨棠对上官茗欣的话听过就算,剩下的他若不懂,让红后上网帮忙查也就是了,能让大众知道的,他也就知道了,不能让大众知道的,他也可能知道,所以也就没了上门讨教这茬。

  果不其然,等了几分钟,见没人敲门,上官茗欣转过身、趴门上,凑在猫眼后往外看,结果走廊上空无一人。

  “这个臭家伙……”

  杨棠进了套房后,放水洗了个澡,通过脑电波将《楚留香传奇》剩下的稿子一股脑儿都传给了红后,让它帮忙纠错和整理。再规定好一天两章,命红后每天按时更新也就妥了。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409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