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41 简单一策(求订阅!)

441 简单一策(求订阅!)

  时间兜兜转转到了五点,上官茗欣早在自己的套房内洗了澡,吹干头,躺床上休息了。

  杨棠则出了门,租了辆酒店的宝马,开上直奔骅哥和武浩跟他约好的饭点而去。

  到了地头,杨棠现是家新开的饭店,叫什么水云间,他也没在意,进去后,见不少人在大堂排排坐吃果果,显然是在等位子。于是杨棠也找了个角落的单人沙坐了下来。

  翻了几篇报纸,时间差几分就快六点,杨棠正有点无聊之际,武浩的电话打了进来。

  “棠哥,你在哪儿呢?我跟你说就是从这边建新北路拐进来……什么你都到了?可我没看见你人呐?在里边大堂,哦哦,你等等!”

  随即杨棠耳畔就传来一阵熟悉而急促的脚步声,只见武浩带着两个小弟和两个不认识的男女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棠哥!”

  “浩子。”

  “棠哥,你人都来了,怎么不上楼坐啊?”

  杨棠耸肩道:“你没见那边有好多人在排队嘛,我没好意思插那个队!”

  “我们可早就预订了楼上包间,你只要报骅哥的名儿前台服务员就都知道。”武浩不无得意道,“再说了,这饭店可还有着我跟骅哥的股份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杨棠恍然,“你们这叫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对吧?”

  武浩摆手笑道:“没这么夸张吧!”说着,指了指身边的男女,“棠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罗兵,他姐就是上回护送陶大小姐回粤的那个女乘警(详见265),这是兵子的媳妇儿尹艺!”

  杨棠闻言半眯着眼睛想了一会,这才点头道:“哦~~有印象,兵子是吧?最近哪儿财啊?还是说你跟浩子还有老骅他们一块干……”

  罗兵显然被人耳提面命过,在杨棠面前完全没有平时的嚣张,苦着脸道:“不瞒易哥,我现在还无业游民一个,全靠我媳妇儿养着!”说着,他看了眼武浩,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哦?这么说弟妹的营生还不错?”

  长得小家碧玉、眉宇间却总带着一抹风臊的尹艺闻言,巧笑倩兮道:“哎呀易哥,你可别取笑我了,我也就在雾都电视台担一个小小的主持人,哪算什么好营生啊!”

  “哟,没看出来弟妹还是一主持人,真是瞎了我的狗眼!”杨棠揶揄着,却始终没让边上欲言又止的罗兵开口把话继续下去。

  这时,老骅到了,今次他只带了五六个最得力的干将,排场并不太大。不过精瘦的黑屏一米七出头、肤色堪比纯种黑人,螺蛳虽比黑屏高点、但环胚(腰围)忒宽、加上背有点微驼,满脸横肉,旁人一看他模样就敬而远之,至于大飞,比杨棠还高点,可一身肥膘下锅炸的话,出的油恐怕比一头成年宰猪还多,有这么三个骨骼特异的家伙簇拥在身边,路人一见自动闪避,没谁愿意凑上来找老骅麻烦。

  “老易!”骅哥看见杨棠,当即招呼了一声,然后奇道:“怎么搁这儿坐着?上楼啊!”

  “行,上楼!”

  于是一行人呼呼啦啦旁若无人地拥进了刚到的电梯,本在等电梯的那帮人没一个敢跟他们争的,但忿忿不平之色全都写在脸上,只是敢怒不敢言。

  到了楼上雅间,立马有女服务领班上来招呼杨棠一行人:“骅哥,您来啦,五豪包给您留着呐!”

  要知道,这家新开的水云间拢共才九个豪华包间,而所谓的五豪包并非顺着走廊进去第五个包间,反倒是廊尾最后一个包间,即第九包间,也是水云间最大的一个包间。

  最令人讶异的是包间门正中贴着一个烫金的“五”字,这就是水云间传得神乎其神的五包。领班用卡刷开包间门后,一行人进门就看见屏风上两个巴掌大的楷书墨字“至尊”!

  “唔……第九个包间,偏称五包,进门抬头就见至尊,这隐喻挺牛偪哈!”杨棠笑道。

  见杨棠看他,老骅连忙摆手道:“不是我弄的,这是大东家的手笔。”

  杨棠怔了一下,用手指了指地板道:“这儿的大股东?”

  “对。”老骅点头。

  “哪儿人呐?”

  “从北边过来的,具体哪儿人,没问!”老骅说这话时看向武浩。

  武浩接茬道:“我爸摸过底,老家是山西的,来渝之前在滨城打滚。”

  “滨城?”杨棠眉头挑了一下,“啊~~饿了,让后厨上菜吧,今儿不是你们给我接风吗?”

  “是是是,晓翠,赶紧让厨房上菜!”老骅支使女服务领班道。

  等领班走了,杨棠在太师椅上坐下来,立刻有旁的女服务员奉上茶水,不过还没送到杨棠面前,就被老骅截了胡,同时驱赶起了服务员:“下去下去…”然后他亲自端茶到杨棠面前,轻声道:“易哥,喝茶!”

  “唔,放那儿吧!”

  “易哥,刚才浩子说大东家以前在滨城打滚,你似乎有些……”老骅抖了个手势,“不太感冒啊!”

  “没啥不感冒的,我只是在想,虽说咱们雾都直辖,算省部级城市,但滨城也是副部级城市,加上临海,这两年展忒快,打滚的路子比咱雾都广多了,是不是?”杨棠提出了心中的疑问,“那人家怎会跑来雾都开这么一家店?赚钱?肯定不是!你们觉得咧?”

  这话一出,老骅和武浩都有点傻眼,当初人家找上门开店,让他们少出钱多拿股份,他俩见有便宜占,这才起了合伙开店的心思,但杨棠这么一分析,老骅跟武浩立马觉出不对来。

  说到底,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与地处西南内6的雾都比起来,不管海6空,滨城的交通都要方便得多,加上它距离韩半岛不远,人口偷渡也是可以玩的。自然而然,在滨城道上混的话,来钱的路子肯定多,有必要跑到雾都这种看似达重要实则交通并不太顺畅的城市来“财”嘛?

  思忖一阵,又与武浩对视一眼,老骅已经完全相信了杨棠的分析:“易哥,要不找个时间,我们把大东家约出来坐坐,你帮我们把把关!”

  杨棠摆手道:“没那必要,这是你们摊子,我不好掺和!”顿了顿又道:“如果你们因为我这番话就不太信得过这里的大东家了,那反倒成了我的罪过了。”

  “棠哥,你能帮我们找出漏来,我们谢你还来不及,怎么是你的错呢?”武浩不悦道。

  “就是就是……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咱们钱都投了,再想分出来恐怕一时半会儿搞不掂啊!”老骅目光灼灼地盯着杨棠道。

  “看我干嘛?”杨棠哂道,“其实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跟这店的大东家牵扯过深……”

  “这都合作上了,怎么才能够牵扯不深呢?”武浩郁闷道。

  “这个简单,只要你们的股权合同是经过律师公证的合法合同……”

  “合同绝对没问题!”老骅拍胸脯保证。

  “那就好。”杨棠点头。

  “好什么啊?好在哪儿?”武浩不解。

  杨棠却没马上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扫视向罗兵尹艺黑屏螺蛳他们。

  老骅当即会意,赶人道:“你们都先出去等会儿,我跟易哥有重要事说!”

  罗兵等人闻言虽不愿意,却也拗不过黑屏的命令,全都乖乖退到了包间外站岗。

  武浩反锁上门,赶回杨棠身旁,急吼吼道:“棠哥,现在可以说了吧?”

  “很简单,你们大可以把股权委托给正规的财务公司,让他们帮忙托管股份,这样一来,你们既不干涉水云间的经营,大东家若借水云间生出什么事儿来,也牵连不到你们头上,明不明白?”杨棠说出了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解决方法,“当然,这样一来,你们得多开销一笔钱在财务公司身上。”

  “好,这方法好,钱不钱的没关系,关键是不能让外地佬把我们当猴耍啊!”

  “行,你们俩有这想法就成,总之一句话,小心使得万年船!”杨棠淡淡道,“好了,把他们叫进来吧,再去催下厨房,我真饿了!”

  “得嘞,我亲自去!”说着,老骅匆匆出了包间。

  股东就是股东,虽说只是小股东、小老板,但有了老骅的亲自督促,预订的菜式很快上齐了。又让服务员搬来两箱啤的白的,一堆人围着大圆餐桌就开始举杯为杨棠接风。

  随后席间一片觥筹交错,杨棠边大口吃菜填肚子边应付着各个上来想灌他酒的家伙,吃喝了一个多钟头,席间除了老骅、武浩跟尹艺外,其余人全被杨棠喝趴了,有好几个更是躺桌子底下去了。

  “嗯,接风宴不错,今儿就先喝到这儿吧,我要回去了!”说着,杨棠看似脚步不稳,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老骅和武浩见状想要起身来扶他,没曾想酒喝太多,腿膝软,一时间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瞅着杨棠一路虚扶着墙壁离开了包间。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435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