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44 砍的就是你(求订阅!)

444 砍的就是你(求订阅!)

  一  比起[龙尾返],[慧眼]没有反击,所以稍逊,不过在某些时候用来装偪还是可以。

  可怜杨棠只有六个固化名额,取舍之间,他不得不舍[慧眼]而谋[龙尾返]。眼下唯一可恨的是,他进入未名梦境后,武力虽然已经数字化,为满格一百,但个人战(单挑)连一张有色卡片都没有,全是最普通的数字卡。换言之,他目前同人单挑的话,每一回合只能抽三张一到九的数字卡比大,数字大的一方或是特殊数字组合一方本回合获得攻击权,而另一方只能防守。

  至于武力一百或九十,只是在攻击到对手时,给予对手的血量(每人总量都是一百)伤害大小不同而已!

  相对来说,如果本回合一方出三张数字卡,另一方是有色卡片,比如一张攻击型红卡,那么不管数字卡加起来是十也好、二十也好、甚至是最大数字二十七或者特殊数字组合,都会被对方一张孤零零的攻击型红卡给镇压。

  也就是说,甲方每次都出三张数字卡,乙方每次都出红卡,那么乙方每回合都攻击,甲方每回合都防守。足球比赛有句话叫作久守必失,更何况单挑,双方拿着武士刀对砍了。

  因此,杨棠在感慨自己个人战技能卡少之又少时,他不得不计划着加入某个大名麾下,这样才能迅积攒资金,然后去东瀛各地旅行修习,找那些有特殊卡片的人切磋。要知道,《太阁四》这个游戏可以和友好度的人物互动学习,比如和对方单挑,一旦赢了,那么对方有而你没有的个人战卡片就有几率学习得到,即使是个人战忍术卡,多对战几次,仍有可能随机学习到手。

  至于大笔资金的用处就很简单了,是为了买逸品送礼的,因为初次会面,对方跟你形同陌路,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提出单挑要求,对方几乎没可能答应,但送礼喝茶套近乎之后,再提出切磋的要求就容易多了。

  当然,没钱也可以在野外劫道砍人,但是这种砍人有风险,一旦输掉单挑,就会被挂,如果路遇高手,比如经常在大地图闲逛的“剑圣”上泉信纲,此人武力满值,拥有[剑圣][浮舟][龙尾返][强袭]四张个人战特殊卡,即使拿满了所有的个人战特殊卡,单挑想赢上泉也需要一点点运气。

  打定主意的杨棠先到附近的町打听了一下,结果现目前居然是《太阁四》第三剧本,亦即太阁丰臣秀吉刚刚逝世不久,所以近畿几乎全是丰臣家的城池,于是杨棠回忆了一下,跑到淡路国与小大名蜂须贺家政一起钓了半个月的鱼,套了套近乎,最终入仕蜂须贺家。

  蜂须贺家政倒也大方,见杨棠武力不弱,一入仕就给了他【侍大将】的待遇,而此时的蜂须贺家人才凋零,除了一个【部将】立原久纲外,剩下就没什么出谋献策的人了,仅有几个家政的旗本(所谓旗本就是大名的亲卫)小队长勉强算是武力人才,但在新晋【侍大将】杨棠面前单挑群殴都不够看。

  预领了二十贯月工资的杨棠回到立原久纲安排给他的武士宅邸后,基本上除了一日三餐外就足不出户了,直到九月初蜂须贺家政召开评议大会。

  在评议大会上,由于杨棠的建言,蜂须贺家政改变了当月的治略方针,最终杨棠领取到了他早就计划好的贩卖军粮任务,直接获得了三千石大米。

  领到任务后,杨棠带上钱直接出城,在沿途町镇的酒馆内一路赌着走,每家酒馆也不赢太多,获利两百贯左右便转移下一个阵地,等他花费近半个月抵达京镇时,储物指环里已累积了近两万贯铜钱。

  随便找了京镇附近的一个町镇,比如奈良,进米店打听了一下米价,然后跟店老板压价,买光这家店所有的库存,其实这里是游戏的一个Bug,因为一个町镇就一家米店,且在执行购入军粮任务时,没有购入米量上限,反正对大名而言,买入军粮多多益善,所以这就成了一个赚钱机会。

  买空一个町镇的米店库存大约需要三万贯左右,杨棠的起始资金有三千贯,他一路在各町镇的酒店里赌博,积累到了两万贯,便可以用讲价的方式买空米店库存了,若只差个三五千贯,杨棠再去赌几把也就能把窟窿给堵上。

  买空该镇的米店后,杨棠索性在镇上的旅店住下,直到一个月后,再入该镇米店,问老板买米,他答曰:“对不起,本店的米恰巧卖完了。”杨棠转而说要卖米,老板随即给出了一个收购价,基本上是之前杨棠买价的四倍左右,比方说,杨棠买米的价格是每千石二百三十贯,此时的收购价能高达九百到九百五十贯,杨棠身上所有的大米即使不讲价也能卖到二十二万贯左右,但他只卖了一半军粮,身上的钱袋就装满十万贯而再也不下了,于是回自宅一趟,存好十万贯,再来继续卖米。

  第二次的收购价在八百七十惯左右,但是没关系,将身上所有的米卖出去,依然差不多能获利十万贯,即使差个一两千贯也无所谓,毕竟大名的要求是卖三千石军粮获利一千贯以上,杨棠再次回到主城,向大名上缴身上所携带的九万贯后面的零钱,大约六七千贯,大名喜出望外,夸赞杨棠不说,还多给了他一倍的功勋。

  功勋不功勋的,杨棠根本不稀罕,他直接出奔(下野),带着十九万贯巨款重新在京镇定居落脚,开始实施计划。

  由于是第三剧本,杨棠先从四国到了九州,找到剑客丸目长惠,送了他一件价值六等级的南蛮逸品,亲密度立马上涨,但邀请切磋对方却拒绝,这说明亲密程度不够,但《太阁四》每月只能送一次礼,于是杨棠只好等下个月再来,在回家的路上,他逛遍了西国的忍者村,向每个村都投资了一万八千贯,然后找上了京镇附近的吉冈道场,与师范(给钱就教学)吉冈传七郎切磋,打败他之后获得了个人战特殊卡[强袭]!

  当然,杨棠并未立即将[强袭]纳入到固化名额之内,而是像“明悟”提示的那样,未名梦境无法固化,只有在回退到梦境空间时才能选择某几个技能进行固化。目前仅能暂时copy该招数,就好像复制忍者卡卡西那样。

  随后无事一身轻的浪人杨棠开始向东国进。

  值得一提的是,曰本所谓的西国东国,指的是近畿一带以西或以东的广大地区。当然,也有以琵琶湖为界划分西国东国的。另外还有一部份小曰本史学家认为丰臣时代的西国和东国,是从著名的关原合战的战斗地点区分开的,合战地以西称为关西,合战地以东称为关东,而具体的合战地点其实离名古屋不远。

  随着杨棠把近畿一带还有东国的忍者村都投资了个遍,他总算可以先向西国已经扩建起高级训练场的忍者村学习高等级忍术了。杨棠先通过了外闻忍者村的四大训练,学会的其它忍术就不提了,关键是,他学会了[天足通],这张卡片是所有个人战卡片中行动等级最高的存在。

  天足通:个人战时,逃跑必定成功。

  由于杨棠武力满值,个人战哪怕对上“剑圣”上泉信纲也没办法一回合秒杀他,所以有了[天足通]之后,杨棠在单挑时已算立于不败之地。

  于是杨棠又找上了蜗居在人吉城的丸目长惠,再次送上礼物,对方终于同意单挑切磋。杨棠凭藉[强袭]和[天足通],硬是在没输一场的情况下,砍翻了丸目长惠五次,获得了三张个人战卡片,[浮舟][空岩]以及[天狗抄]!

  天狗抄,常驻卡片,受伤害度减十。这算是一张相当不错的卡片,尤其是对上其他剑豪时,可惜对付上泉信纲就不行了,因为这老家伙出手快准狠,单挑时每方总共才一百点血,老家伙一上来一般就是红卡[浮舟(五等)],能下半管血,除非事先学会了[无想剑(六等)],才能抵消并反砍回去,或者一上手就是[强袭],这样才能完全挡住[浮舟],但是,即便有[无想剑]和[强袭],压制住了[浮舟],也要小心老家伙的被动卡[龙尾返],一旦中招,至少下一半的血量,接着第二回合老家伙再出一张[剑圣]卡,你就秒躺地上了。

  辞别丸目长惠后,杨棠一边学忍术一边判忍,兜兜转转将全东瀛八个忍者村的忍术都学了个遍,最后获得了一张究极黄卡[忍术奥义皆传]!

  忍术奥义皆传,学会了所有忍术的人才能获封的究极称号。不用消耗体力就能移动。

  当然,使用技能时还是要耗费体力、内力这些的。

  不过这一路上,杨棠不停被其它几个忍者村的忍者追杀(因为叛忍),所以他的单挑胜场数早已达到了剑豪级别,获得称号卡[剑豪]!

  此时,杨棠来到了国府台城道场,向仅次于上泉的大剑豪伊东一刀斋起挑战。除了其中一次运气太差,杨棠用了[天足通]逃跑之外,剩下四次单挑均战胜了一刀斋,最后获得了红卡[无想剑][叶切合(三等)]以及纯黄卡[慧眼]!

  到了这个时候,杨棠在个人战中除了拿满了忍术卡外,还有数张常驻卡,比如[金刚力][天狗抄][药活]等等,最后就是红卡[强袭][无想剑][浮舟][叶切合]以及两张特殊卡[空岩]跟[慧眼]!

  实际上,杨棠已算学全了两种轻功[浮舟]和[天足通],但固化名额有六个,人往往是贪心不足蛇吞象的,而且他觉得眼下终于有了向上泉信纲的起挑战的实力,于是天天到箕轮城道场去探访上泉,好不容易碰面之后,便开始起挑战,稍一苗头不对,杨棠就利用[天足通]逃之夭夭。

  终于,在经过八次砍杀后,第九次单挑时上泉运气不在,总算被杨棠抓住机会砍翻在地,从而获得了那张个人战最变.态的[龙尾返]卡!接下来第十次单挑,有了[龙尾返]防护,杨棠很鸡贼地连续防守了两回合,上泉第一次中了龙尾返的反击,下血五十五点,第二回合又中龙尾返,直接就扑地上了。杨棠顺势获得了[剑圣]卡!

  可以说到了这里,杨棠的入梦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但他却并未立刻醒转,反而溜溜达达地到了西国松山镇郊外。这天,睡在树杈上的他看见一个彪形大汉正在崖下练剑,最后自创了一招双刀式,不禁心头一动,束气成声道:“二刀流,宫本武藏?”

  “是!”彪形大汉宫本武藏应了一声,“谁在叫我?”说着,他四处张望,好不容易才现伫立在高崖树杈上的杨棠。

  “你是宫本武藏就最好了!”杨棠从高崖上飞跃而下,如轻燕般停立在离宫本武藏三丈开外的一处凸石上。

  “你是?”宫本武藏还是一脸的疑惑。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总之你只要知道,我砍的就是你!”话落,杨棠已然摆出[浮舟]的起手姿势,直接虚空踏前一大步,瞬移到宫本武藏面前,就是当头一刀劈下。

  度太快,宫本武藏躲都没得躲,只能以他才购入不久的福冈一文字横刀格挡,可惜杨棠用的刀却是曰本战国时代的名刀“鬼丸”,仅一刀,就将福冈一文字斩断,同时刀锋毫不留情地切入宫本武藏头顶,划过他的身体,及至胯下。

  “嘙!”

  表情定格的宫本武藏身体从人中线一分为二,被剖成了两半,血腥污秽淌了一地。

  同时,杨棠获得了[二刀流]卡片,倒不是杨棠稀罕这张卡,而是宫本武藏在打败佐佐木小次郎后,又向当时的大明掀起了一波新的倭寇浪潮。许多曰倭都奉宫本武藏为他们的神,就好像道上的混混拜关公一样,既然能随手干掉此人,哪怕是在梦境中,杨棠也愿意浪费这个时间!

  .

  .

  ps:求订阅!!

  ps:晚上更新照旧!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475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