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47 误中副车(求订阅!)

447 误中副车(求订阅!)

  一  盖子揭开,菜香扑鼻,上官茗欣鼻翼翕动了几下,小肚子里咕咕叫,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逛了差不多一天,她竟然连餐饱饭都没吃过。

  等女侍者离开,杨棠宣布开吃后,上官茗欣是一点仪态都懒得再顾,捻着那些不太烫的温菜或凉菜,一个劲地朝小嘴里塞,腮帮子鼓动得就跟松鼠似的,煞是可爱。

  杨棠瞧着她的吃相,一边莞尔一边夹菜。

  “你偷笑什么?”腹中已有些东西垫底的上官茗欣突然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纳闷……”

  “纳闷什么?”

  “我自问也写过不少诗词歌赋还有好的文章,可刚才搜国内榜单时,为什么国内文学界名望榜上没有我呢?”杨棠疑惑道。

  “文学界名望榜?”上官茗欣愕了一下,旋即道:“如果只是诗词歌赋的话,还有单独的小项榜单。”

  “对对对,你这倒提醒了我……”

  “不对!”上官茗欣倏然否定道,“我来问你,除了之前我俩报名参加了《赏花诗词大赛》之外,你用你的诗词还参加过别的类似比赛么?”

  杨棠愣了一下,摇头道:“这倒没有参加过,就是有,也是别人高价买了我的诗词去参加的比赛,作者署名不是我!”

  “那不就结了,既然没参加过比赛,诗词仅在小范围坊间流传的话,你获得的名声只会少得可怜,又怎么能上榜呢?”

  “可我高考作文满分耶,还上过报纸!”

  上官茗欣撇嘴道:“不是全国性的报纸吧?”

  “不是…”

  “这就对了,地方报影响力有限,对于名望的提升帮助不大,自然不可能顶你上榜。”上官茗欣道。

  杨棠想想也对,遂不再赘言,埋头吃菜。

  上官茗欣也继续吃菜,边吃边道:“对了,咱们报名那个《赏花诗词大赛》复赛什么时候?”

  “没太关心。”杨棠微微摇头,“不是说等通知嘛,反正我暂时没收到通知。”

  “我也是,不过等下回房间,我还是会上网瞧瞧……”

  “那……有什么消息告我一声!”

  转天上午,段亦斌一个电话过来,就把杨棠叫了去打篮球。本来上官茗欣可以去市区附近的几个景区,比如南泉又或者缙云山耍上一天再回来参加第二天段海的婚礼,可杨棠不陪她,她就没了那心情,反而屁颠屁颠地跟着杨棠到了篮球场。

  由于已经放暑假,而且是在雾都这地界儿,大早上的就旭日高升,篮球场又不像足球场是草皮,可以浇水降温,加上周围没遮没拦的,所以杨棠等人到社区篮球场时,场上并没有多少人在打篮球。

  更奇葩的是,杨棠他们一行正好三男三女,段海携着他未婚妻孔芹,段亦斌领着二丫,杨棠带着上官茗欣。

  到了场边找地方铺了软垫才坐下,杨棠首先问起了二丫的情况:“斌子,教育局那边来没来二丫的通知啊?”

  段亦斌忙不迭点头应道:“收到了,昨儿中午吃饭的时候,市教育局一个办公室主任亲自把电话打到了家里,说让二丫今下午过去办个手续、签几个字,这学籍就算妥了,还有警察分局那边,户口页也已经弄出来了,我妈今上午已经取去了。”顿了顿又道:“本来我昨儿就想打电话告你一声,没想到当时你手机不在服务区,后来我帮海哥忙前忙后的,就把再打电话的事儿给忘了!”

  段海一听不乐意了:“哎哎哎~~啥叫忙前忙后啊?你就帮了点小忙,大不了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也帮你呗,是不是啊二丫?”

  二丫有点懵,瞪着大眼睛一时没明白段海为什么问她,懦懦着半天也没吭出个字来。

  倒是其他人完全听明白了段海的意思,尤其是段亦斌,一脸的尴尬。杨棠却打趣道:“怎么?段叔段婶相中二丫了?我还不知道二丫叫啥名儿呢!”

  “我、我姓……”二丫比较紧张,一时竟没答上来话。

  段亦斌见状连忙帮腔道:“她姓夏。”

  “对,我叫夏娥。”二丫鼓起勇气,总算说了句囫囵话,“嫦、长、娥的娥!”

  “夏娥?这名字不错!”杨棠随口称赞着,反正说好话又不要钱。

  二丫一听,顿时来劲了:“本、我本来叫夏鹅的,就是鸡鸭鹅那个鹅,乡下人、贱、贱名好……”

  段亦斌闻言扶额道:“贱名好养活儿,农村人信这个!”

  杨棠笑道:“我明白的,只不过现在二丫的鹅字改成了嫦娥的娥字,对不对?”

  二丫夏娥使劲点头:“嗯!”

  上官茗欣见杨棠谈兴正浓,主动去球场旁的小卖部买了一打饮料过来。等闲扯告一段落,她插话道:“现在怎么弄?还继续打篮球?”说着,指了指杨棠他们仨,还有夏娥跟孔芹。

  杨棠道:“三对三肯定分不匀,二对二好一点!要不就我跟学姐,斌子你跟二丫,海哥夫妻档,怎么样?”

  没曾想孔芹跟夏娥纷纷摆手,不约而同道:“我不会篮球,当观众可以!”

  上官茗欣闻言呆了一下,摊手道:“得,那我也不上,你们三个男的玩吧!”

  段亦斌立马拍着大腿站起身道:“我们三个轮着单挑也好,来吧,是老杨先上,还是海哥你先跟我一对一?”

  不得不说,几位美女在侧,甭管是不是锅里的碗里的,段亦斌想要一展篮球身手的兴奋劲儿比没有观众的时候强烈得多。也是,男生刚开始学篮球时很少有具体目标,大多数男生打篮球其实只是为了在女生面前耍帅而已,所以段亦斌兴奋过头也不能全怪他,毕竟这是人之常情!

  杨棠坐着没动,冲段海比了个手势:“海哥,要不你先?”

  段海正欲答应,可手机响了。他只好无奈道:“还是你上吧,我接个电话!”说着,已走到了一边。

  杨棠和段亦斌来到一边篮架下,异口同声问对方:“谁先攻?”顿了顿又齐声道:“你先!”

  淡淡一笑,杨棠也不矫情:“我先就我先!”说罢,把篮球扔给了段亦斌,接着段亦斌又把球扔还回来。

  杨棠接住球,这就可以开始进攻了,但他只是三威胁站着,并未马上运球突破或投篮,反而笑呵呵道:“我记得新郎跟新娘婚前不能照面的,明天海哥就婚礼了,今儿他还跟孔姐腻在一起,几个意思啊?”

  段亦斌闻言吐槽道:“婚前见面算个啥,实际上他俩早睡一块了……”话音未落,却发现杨棠已从右边急速突破过去,直接上篮命中了。

  好快!

  段亦斌微微吃惊之余,高中时期曾是校队女篮队长的上官茗欣更是震惊莫名,以她准专业的目光,她自然能看出杨棠刚才过段亦斌只是随便加速了一下,并未用上全速。

  不过这时候在角落讲电话的段海声音似乎大了起来。等杨棠和段亦斌又各自攻了一回合,杨棠大比分零封段亦斌时,段海讲电话的声音几乎是在吼了。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订金都交了,你这会儿跟我说明天那几辆花车来不了,什么意思啊?涮我是吧?你还威胁我?靠尼玛的,你们公司还想不想干了?……”

  声音几乎响彻整个球场,实在有够大。

  杨棠和段亦斌主动停了下来,凑拢过去,问段海道:“怎么了海哥?明儿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发这么大火干嘛?”

  “艹牠妈的婚车公司,我订金上礼拜就交了,它这会儿来电说我指定的那几辆花车明儿来不了,尼玛要来不了早通知啊,现在才告我,还牠妈说得理直气壮,还威胁我不退订金,真的是大势(大势:嚣张)得不得了!”

  段亦斌道:“海哥,明儿就是婚礼,现在怎办?”

  段海正在气头上,瞪眼道:“我知道怎么办?我牠妈想点了那婚车公司……”

  这时孔芹凑了过来,娇叱道:“大海,你冲谁撒气呢?”

  段海一怔,旋即拍了下脑袋,冲杨棠和段亦斌抱拳表示歉意,同时运了运气,长吁道:“呼~~骂也没用,算了,还是咱自己想办法吧!”

  “想什么办法?要不我找大学同学借几辆车吧!”段亦斌给了个建议。

  段海点头道:“好的小斌,那就麻烦你去借,能借几辆算几辆,最好是轿跑,suv也行,但几辆肯定不够……”

  “行,我这就去给同学打电话。”说着,段亦斌边掏手机边去了一旁。

  杨棠想了想,道:“海哥,我这边也可以提供两辆车,一辆顶配路虎,一辆轿跑。”

  “谢了……”段海抬手捏了捏杨棠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我这边还得联系一下,也不要多,最好能凑够十二辆婚车,有股子气势就成!”

  “行,海哥你联系,我也联系跟人一下,看能不能多借几辆车来!”杨棠说着也到了另一边的角落。

  拿出手机拨号的时候,上官茗欣靠了过来,问杨棠道:“没什么大事儿吧?”

  “没事,就是婚车的问题,婚车公司临时反悔放鸽子了。”杨棠说起“婚车公司”就一脸的不爽。正如段海骂的那样,你一家婚车出租公司,吃的就是这碗饭,即便有困难,没法组织那么多婚车,你牠妈至少提前通知一声啊,像现在这样,第二天就是婚礼,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不干了、撂挑子了,这不是坑人是什么?

  上官茗欣闻言相当无语:“还有这样的租车公司?真是太不靠谱了!可惜这里是雾都,我没熟人在这边,不然临时借调十辆八辆豪车……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院系联谊会上认识了一个师姐,她老家是蓉城的,我可以找她问问。”说着,她也开始往外掏手机,嘴上还不忘提醒杨棠,“你不是认识骅哥嘛,他那边能借到豪车不?”

  杨棠道:“借倒是能借到,问题是他们那群全不是什么好人,仇家还多,所以最好别让海哥他们俩口子跟骅哥他们扯上丝毫关系,不然以后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上官茗欣微微点头:“我懂……喂,师姐,我,茗欣啊……师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今次打这个电话是向你求援的……事情是这样……行,那我等你好消息!”言罢,挂断电话,上官茗欣冲杨棠直乐。

  “怎么了?借到几辆车?”杨棠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猜!”

  “唔……我才应该不少于五辆吧,否则你不会这么开心!”杨棠答问之余,悄悄地拍了一记马屁。

  “哼,算你有点眼力劲儿,师姐打算借我八辆豪车,不用等明天,她今晚就会派人把车开过来……”

  “那敢情好。”

  杨棠一边叫好一边接通了杨妈妈的电话,问起了那辆他送二老的顶配路虎,很快便获悉了车的后备钥匙在家里的具体位置。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通通电话打出去,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众人火焰高,杨棠段亦斌段海三人很快便东挪西借到了二十辆婚车。

  事实上,杨棠只帮忙凑了三辆婚车,一辆是他送杨父杨母的座驾(路虎),第二辆是他向酒店租用的高档奔驰轿车,至于第三辆跑车,是他向以前一位初中同学借来的。

  ………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的杨棠再度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和上官茗欣联袂到了酒店地库。杨棠让上官茗欣开路虎,他自己开那辆从初中同学家里借来的野马跑车。

  至于从酒店租来的高档奔驰,杨棠电联了一位酒后代驾来负责驾驶。这样一来,杨棠帮忙凑的三辆婚车可算都有了着落。

  不过一行三辆车开出地库没多久,杨棠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时间已经过了早高峰,但他驾驶的野马车后头始终有两辆以上不同牌照不同型号的车交替尾随着。

  “玛德,这帮孙子谁啊?跟踪得还有点技术啊,看老子带你们逛花园!”打定主意的杨棠正想通知上官茗欣和那代驾先走,没曾想……

  ps:求订阅!!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501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