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48 误中副车2(求订阅!)

448 误中副车2(求订阅!)

  “玛德,这帮孙子谁啊?跟踪得还有点技术啊,看老子带你们逛花园!”打定主意的杨棠正想通知上官茗欣和那代驾先走,没曾想过了前面一个十字路口,红路灯下的交警放行了婚车队的其它车,包括上官茗欣开的路虎和代驾开的奔驰,唯独让杨棠的野马跑车靠边停。

  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杨棠一头雾水,再看一下侧后镜,现跟踪的那两辆车也停了下来,只不过是远远地停靠在路边,上面下来六七个人,正呈扇形朝他停车的这边围过来。

  更糟糕的是,杨棠就在这一瞥之间,现排队在他后面那辆轿车的驾驶员已经被交警劝离,至于正排在他车前面接受检查的是一辆高头大马的货车,后厢运了不少货,以至于看不清驾驶位有司机在没有。但是,杨棠警惕性颇高,当即扩大了听力范围,结果没在货车驾驶室里听见任何人心脏跳动的声音。

  排队的前车后车都没人,就他在跑车上,还有一群疑似便衣警察的家伙正包围靠拢……

  事态反常必有妖!

  可问题是野马跑车是杨棠从同学那儿借来的,并且在当初借车的时候,他还检查过后车厢,除了小型工具箱以及一个千斤顶外,就再没有别的了。

  对了,车内是上官检查的。

  突然想起这点,杨棠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忙伸手去掏摸最容易藏东西的座位底下。

  驾驶座下,空的,什么也没有。

  副驾座,嗯?有个包。

  杨棠几乎没什么犹豫,立刻收进了储物指环,同时他扭过身子,看向后座底下,也什么都没有。

  不过就在这时候,人影遮挡了车窗的光线,十几个人(包括附近的交警)围住了杨棠的车,一个二个还全拔出枪指向杨棠。

  为之人是个戴着旅游帽的中年男,他向身边一瘦高个打了个眼色,瘦高个当即喊道:“不许动,双手举高,慢慢从车里走出来!”

  杨棠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手放腿上没动,反而隔着车玻璃问道:“干嘛?”

  “举手!”瘦高个把话重复了一遍,同时有人从后方摸上来,用破窗槌砸烂了杨棠身边的车窗玻璃。

  对于车窗玻璃的碎裂,杨棠本可以不闪不避,但他还是学着普通人的下意识,往副驾驶座方向闪了一下,接着狂躁叫道:“你们干嘛?这车砸坏了你们赔得起?”言语间,怒视瘦高个等人。

  瘦高个也不客气,伙同其他人来拖杨棠:“你给我出来!”

  杨棠“顺从”地被扯到了车外,随即双手被反拷,然后就听那个戴旅游帽的中年男号施令道:“搜!”

  杨棠却叫了起来:“哎~~~~你们打算搜什么?搜我身还是搜车啊?有搜查令没有啊?还有没有王法啦?”

  戴帽中年男闻言怔了一下,旋即道:“小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好,看清楚我的证。”说着,他亮出了警证,让杨棠看清的同时,“反正车在这里,跑不了,搜查的时候慢一点,稍上这小子,现场摄影,过来,镜头一直跟着。”

  “是,头儿!”有便衣应了一声,端着个数码摄录机屁颠屁颠就跑过来了。

  结果押着杨棠一圈搜下来,除了搜到几根毛,屁都没有。

  负责搜查的瘦高个脸色难看地把这一结果耳语告知了戴帽中年男。

  “你们真的都搜完了?搜仔细了?”

  “嗯,事关重大,已经很仔细的搜过了,会不会在那小子身上……”瘦高个心有不甘道。

  “怎么可能,那东西的体积……总之他身上我已经让人搜过了,除了钥匙串耳机手机钱包这些,就再没什么了,不过他钱包我没让人翻!”

  “为什么不翻呢?”

  “我怕翻出什么大人物,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戴帽中年男道,“直接给他来个不知者不罪!”

  瘦高个这才恍然,请示道:“那咱们现在怎办?放人?”

  “废话!”

  与此同时,红后已然在杨棠的命令下查出了车的问题。

  什么车的问题?

  自然是眼前这辆借来的野马跑车啰!

  别的不说,同一款型不同颜色不同动机号就有三辆挂同一车牌。另外还有不同款型的一辆马自达一辆日产一辆现代挂同一车牌。总的来说,有六辆不同动机号的车用同一牌照。

  换句话说,杨棠借来的这辆野马跑车是辆套牌车。

  更牠妈扯的是,杨棠在路口被便衣们暂扣的同时,另外五辆套牌车一辆刚停进车库、剩下四辆仍在马路上大摇大摆地晃着。

  同一牌照,六辆套牌车,这要不是车管部门出了大纰漏,那就是有一个更高级的国家机关强力介入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杨棠在元能院曾听说过一些小道八卦,因此很快联想到,六辆套牌车,八成是安全局搞的鬼,也只有他们才有这个能力利用套牌来节约资源。

  那么问题来了,刚才副驾座底下那个包里到底装的是什么,由于包已经被收进储物指环的其中一个储物格了,暂时不便打开,杨棠也就无法确认包里的物品到底是什么。

  第二个问题,这野马车是杨棠从他初中同学家里开出来的,但开走之前,他外上官内,把整个车子都检查了一遍,并没现那个包,准确点说,应该是上官茗欣没现那包,要不然就是她现了没当回事!还有,他初中同学比他大了九个月,换言之现今已二十岁,说不定加入了什么秘密机关,又或者他父母辈在保密单位工作。

  总之可能性太多了!

  短时间内,杨棠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但无法肯定哪个是靠谱的。

  “喂,你的身份证拿我们检查一下!”虽说戴帽中年男已决定放杨棠离开,但具体执行这个事儿的瘦高个还是刁难一下杨棠。

  杨棠斜眼瞥了瘦高个一下,淡淡道:“你们刚才不是收走了我钱包嘛,难道没检查我证件?”

  “没查……现在查不可以吗?”瘦高个显得不耐烦道。

  “我身份证没带!”杨棠道。

  “你……”

  “工作证可以吧?”杨棠继续道。

  “啥工作证啊?拿我看看。”瘦高个带着几分嘚瑟道,“这要是一般二般私企的工作证你就别拿出来我看了,给我看我也不认识!”

  “是吗?我保证你认识!”说着,杨棠翻出一警察部的证件甩了过去。

  瘦高个打开证件一看,警察部九局,脸色顿时大变:“这、这不可能?你真是九局的?”

  “废话,要不要按照证件上的加密码查一查啊?杨棠撇嘴道。

  瘦高个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小子,你才几岁,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加入九局?”

  “你老子我十六岁参军,十七岁加入特别突击队,现在都快二十了,怎么就不能进九局了?”杨棠一边背诵与证件匹配的履历一边控制着脸部肌肉,使自己不至于笑场。

  瘦高个没从杨棠的话里听出什么破绽,脸色变得难看且凝重起来:“头儿,现在有点麻烦了。”低声说着话,他把杨棠给的证件递到了戴帽中年男的面前。

  “九局的人?不会吧?”戴帽中年男也开始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警察部八局和警察部九局(没有第八第九这样的称呼)都是警卫局,前者挂国(武)警衔,属警察现役部队,接受警察部领导,而九局不一样,它只是挂靠在警察部,实际上前身是天枢院禁卫(巡逻)处,警察部对其没有任何指挥权和管理权。

  “证件检查完了没有啊?我还得去参加婚礼呢!”杨棠催促道,“对了,这车我借的,车玻璃你们得赔啊!”

  话音落下的同时,戴帽中年男电话也打完了,已经证实了杨棠的证件是真的,并且证件的登记照与杨棠脸目的相似度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凑过来,戴帽中年男把证件递还给杨棠的同时道:“杨同事,看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

  “谁牠妈跟你是同事啊?”杨棠一句话把戴帽中年男顶到了南墙上,“这车窗玻璃都碎成渣了,肯定得整块换新的,再说了,车身也给你们蹂躏得……保洁打蜡总该吧?这个得三百,一共加起来就是一万零三百,给钱!”

  戴帽中年男被吓了一跳:“你车窗玻璃值一万嘛?”

  “这是野马跑车懂不?算贵价车,你们家一二十万买的车能比嘛!”杨棠侃侃而谈不依不饶道,“幸好这只是辆野马,要是我借了辆法拉利来开,一面车窗砸碎了你得赔三万,懂不?”

  “没这么夸张吧?”戴帽中年男显然不信。

  “如果是法拉利,换掉整套刹车片的话需要四十万,所以这些车窗玻璃自然不会便宜到几百几千,收你们一万那都是我看在你们警察叔叔辛苦了的份上!”

  .

  .

  ps:求订阅!!

  ps:这两天一直烧,浑身无力,人迷迷集中不起精神码字。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524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