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49 讹钱(求订阅!)

449 讹钱(求订阅!)

  “小子,你说什么?”瘦高个显然有点受不了杨棠的挖苦。

  “普通话,听不懂啊?”杨棠浑不在意瘦高个凶神恶煞的表情,“这样吧,你们让摄像的那个谁,把这车窗仔细拍两遍,然后我开去4s店修,多少账单给你们过来,跑腿钱油钱我都不算你们的,咋样?”

  “你……”

  瘦高个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戴帽中年男摁住了:“行,杨同事,就照你说的办!”

  待叫人来拍照完毕,杨棠又起腻子道:“这座位上尽是玻璃渣子,怎么开(车)啊!”

  “你小子还来劲了是吧?”瘦高个瞪眼道。

  杨棠早忍不惯他,当即反瞪回去:“怎么?你们无故搜我车,什么也没搜到不说,损坏了东西不用赔啊?”同时释放出一点点屠戮过万千暗黑怪物后的精神魄力。没有什么气势,但瘦高个和戴帽中年男脑海里就好像有一台巨型压路机碾过无数血浆尸块,最后连同他们的精神也一并碾碎了,“东西弄坏了,该赔的哪怕天王老子来了,你们一样得赔!该恢复原状的,一样要恢复原状!”

  听完杨棠的话,瘦高个和戴帽中年男木讷地点头,双双机械般行动起来,分别拉开野马车的左右车门,开始了疯似的清理掉在车里的玻璃碴子。

  等清理得差不多了,杨棠像赶苍蝇似的赶开两人,坐进车里,扬长而去。

  野马车开出百米远后,似入了魔的戴帽中年男跟瘦高个倏然清醒过来,俱都大汗淋漓,面面相觑之余,均现对方眼中的惊悸。

  半晌,瘦高个道:“那小子绝对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戴帽中年男应道:“不愧是九局的,牛偪!”

  另一边,杨棠开着灌风的野马跑车,忽忽悠悠地到了婚礼现场。随便把车一停,也没心思打电话去问那初中同学他或者他父母到底干了什么非法勾当竟惹得便衣警察围堵,反正杨棠的打算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婚礼结束,还车的时候把那包给它塞回副驾位底下也就是了,至于包里是什么,他不关心,也不想打开满足一下好奇心。

  婚礼大厅里,已经有不少宾客就座,在喜庆的气氛下,这认识的、不认识的宾客品着小点呡着酒水互相寒暄着,一个二个都笑容满面、谈笑风生。

  杨棠一步三晃进到厅里,现段亦斌他们几个都挺忙,也没谁在意他这个开野马车负责婚车队押后的家伙刚才失踪死到哪里去了。

  凑近一看,虽然段海段亦斌他们每个人都还竭力保持着和气面容,但空气中弥散的火气杨棠很清晰地感受到了。

  由于毕竟是段氏的家事,所以上官茗欣伫在那儿只是旁听,倒没怎么代入情绪,所以杨棠一出现,她的目光就瞟了过来。

  杨棠来到上官茗欣身边,小声问道:“怎么回事啊?”

  上官茗欣哂道:“能怎么回事,想榨油水呗!”

  “榨油水?”

  “这不,段海的婚礼请了一男一女俩主持人,眼下还有半个小时不到,婚礼就该开始了,可男主持到了女主持人没到!”上官茗欣介绍着情况,“你看那中年妇女,对,就腹部有轮胎圈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据她自己说是女主持人的经纪人,正跟段海狮子大开口呢。这一场的主持价从原本的五千提高到了三万,她还不如去打劫来得快些!”

  杨棠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当即挤进圈中,故作喜气道:“嗨,大家都在哈?海哥,婚礼应该一会儿就开始吧?你不去准备吗?”

  段海闻言恶瞪向轮胎圈妇女,气得那模样,就差没动手了。

  杨棠倒是不紧不慢,运足了气势,怪叫道:“咦?海哥,这老娘们谁啊?”

  轮胎圈妇女听到这话差点没气炸肺,浑身的肉都在哆嗦,但还记得正事要紧:“段先生,我再说一遍,加价可是沧北路大鼻哥的意思,你到底愿不愿意可要考虑清楚啰!”

  段海脸色难看至极,咬着后槽牙始终没有开口答应,却也没不答应。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不少年份的他很清楚,像大鼻哥这样的街头混混是最难搞的,他们盯上某人之后,并不隔三差五跟对方捣乱,而是逢年过节,在某人所住的小区里泼个油漆写个大字什么的,说这个某欠了高利贷,真的假的不重要,关键是让小区里的街坊四邻都看到,有道是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若是小区里流言四起,戳这一家人的脊梁骨,这某家人还能在小区里住下去啊?更别提某某在哪条街上还开家店铺的生意。

  “沧北路大B哥,我怎么没听说过啊?”杨棠诧异道。

  轮胎圈妇女沉着脸子修正道:“不是B,是鼻,大鼻哥!小伙子,你连大鼻哥都没听说过,还真是孤陋寡闻呐,以后踏入社会指不定吃多少亏!”

  “是嘛…”杨棠随口敷衍着轮胎圈妇女,背过身去就一个电话打到了黑屏那里。

  “喂?哪位?有屁……”

  “是我黑屏,老易啊!”

  电话那头的黑屏一怔,旋即冷汗就下来了,心说易哥诶,你老人家别诓我们这些做小的行不行?嘴上连忙道歉:“易哥,我、我刚才……”

  “好了,少扯淡,问你个事儿!”

  “您吩咐。”

  “解放碑沧北路你知道吧?”

  “我知道。”

  “这条路上有个叫大鼻哥的,你听说过吧?”

  黑屏一愣:“大、大什么?”

  “大鼻哥,鼻子的鼻……”

  “噗…呵、呵呵……易哥,你别逗我了,行吗?”黑屏没忍住,差点笑喷出来,“我还是第一次听有人唤小鼻涕叫大鼻哥的,咩哈哈哈!”

  杨棠愕然,随即寒声道:“我就叫了,你笑什么?”

  “没、不笑了……我这就带人砍了小鼻涕他全家!”黑屏信誓旦旦道。

  “用不着,只不过他现在有个手下,女的,腰杆上肥得像绑了个轮胎圈,正在我面前嚷嚷,要收保护费呢!”杨棠不屑道。

  黑屏忙道:“易哥、易哥,你老人家把手机拿给她,我来跟她说,分分钟搞定!”

  “不行~~那肥婆嘴太臭,我怕污染我手机呀!”杨棠道。

  “那、那你开免提,隔远点儿就是了。”黑屏似在求爷爷道。

  “咦?我现你对那肥婆挺上心呐?”

  “不敢瞒易哥,那、那是我一远房表妹,刚从郊县来,不懂规矩……但是易哥,你信我,回头我就把她吊打三天,不打出点血泡子来绝不收手!”

  “那我哪儿敢当啊!”杨棠讥诮道。

  “不不不易哥,我说真的,你就给一次机会我表妹吧!”黑屏哀求道。

  “行,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但你今天要是劝不了你表妹的话,别怪我把她从这楼上扔下去!”杨棠寒声说话这话的同时,随手打开免提,还故意向边上的上官茗欣问了句:“对了学姐,这几楼啊?”

  “十五楼,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儿!”杨棠冲上官茗欣摆摆手,转过背冲着手机道:“黑屏,你都听清楚啦?”

  “听、听清了,我、我一定会劝好我表妹的。”

  “行,不过你只有三分钟时间,我这就把手机拿到你表妹面前去……”说着,杨棠已然走到轮胎圈妇女跟前,碰碰她胳膊道:“哎哎哎~~别牠妈说大话了,有电话找你!”

  轮胎圈妇女显然还记得杨棠之前的挖苦,当即反唇相讥道:“你谁呀,谁牠妈电话老娘也不接!”

  黑屏一听,在电话里边狂吼道:“柴妞,你牠妈翅膀长硬了是不是?干妳娘的。”

  轮胎圈妇女听到熟悉的骂声,顿时浑体一激灵,傻呆呆地瞅着杨棠的手机:“黑、黑哥?”

  “是我,你马上向对方道歉,然后赶紧滚回来!”黑屏叱道。

  “可是黑哥……”

  “没有可是,你要不马上回来,我这叫人绑了小鼻涕去钓鱼!”

  轮胎圈妇女顿时慌了,明知黑屏看不见,她仍连连摆手道:“不要啊黑哥,你手下留情,我都听你的,只不过……”

  “不过什么?”电话那头的黑屏有点急了。

  轮胎圈妇女赶紧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跟黑屏汇报了一遍,最后道:“现在艳艳已经下万州去了,就算叫她赶回来,恐怕也不来及……”

  段亦斌在旁边听到轮胎圈妇女的话,气得几乎抓狂,怒吼道:“那你牠妈的还过来找海哥要钱?”

  段海闻言也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杨棠并没有拦他们,反正有点哭笑不得,这轮胎圈妇女吃了上家吃下家,哪怕手底下没主持人了,还打算在段海身上捞一把,贪得无厌不说,还尽显混混的赖皮手段。

  这时,孔芹按住了很想暴打轮胎圈妇女的段海:“别动手,今天是我们俩的大喜日子。难道你想去警察分局喝茶?”

  “可现在怎么办呐,婚礼马上就该开始了,还剩七分钟。”段亦斌急不可耐道。

  .

  .

  ps:求订阅!!

  ps:这两天一直烧,浑身无力,人迷迷集中不起精神码字。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532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