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51 领奖(求订阅!)

451 领奖(求订阅!)

  由于发放过多期彩票大奖,所以对于杨棠段亦斌两人稀奇古怪的领奖打扮,中心的工作人员早已见怪不怪。

  填完表格登完记之后,又核对了彩票跟段亦斌的身份证件,再经过一系列看似繁琐实则必要的手续,总算进入到兑付阶段。

  在此阶段中,由中心的技术人员和财务人员双重监督,再次将票面信息输入了电脑,而具体的奖金数据先由福彩中心财务人员确认,然后交由中奖者确认,接着转入完税阶段。

  中心财务工作人员帮段亦斌核算出应扣税额和实际应得奖金数额,分别开具税票和支票,开出代扣税款凭证,再由常驻税务(机关)人员和代扣方盖章,最后交由段亦斌签字。

  至此,领奖总算到了最后一步,段亦斌从财务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随即在安保人员陪同下到银行办理了转账手续。

  对于过百万的客户,银行方面自然给予了重视,所以当段亦斌提出要将刚转入账户的三百一十六万七千多华币中的十六万多零头当场取现时,那个银行的客户经理根本就没说要预约什么的,直接就办理了。

  取现之后,在杨棠的陪同下,段亦斌又回到彩票中心,当场捐款十万,也算在中大奖损了人品后散了点财出去。

  不过就在两人打算彻底离开时,一个不知从哪儿钻出来、举着话筒、挺像记者的中年妇女问道:“你们两个人来的,怎么就捐十万?不该捐二十万,讨个好意头的吗?”

  杨棠闻言嗤笑道:“我说大妈,你别逗了,当我没看新闻呐,上期头奖获得者捐了多少?才一万块。我们这是二奖诶!再说了,我只是陪我朋友过来领奖而已,我可不是中奖者,哪有钱捐给福彩中心?就算把我卖了也值不了十万啊!”

  听完这席话,中年女记者呆住了,杨段二人趁机溜到街面上,喊了辆出租车,坐上就叫司机石门大桥方向开。开到半路,两人换了辆出租,叫司机拐往了大竹林。最后又换了第三辆出租车折向人和公车站。

  付了车钱,站在人和最大的公车站台上,杨棠跟段亦斌早已换回了普通休闲装,脸上的迷彩也已经都抹干净了。

  “现在怎办?”段亦斌问。

  杨棠悄声道:“把你装钱的背包给我,然后你坐13x到肿瘤医院站下车,回我家等我!”

  “成,我这就走。”说着,段亦斌将双肩包轻搁在杨棠脚边,就打算坐即将要出发的那班13x公车。

  杨棠一手拿起包,一手拽住段亦斌胳膊,在他手心写道:“坐两站就下,换车回你家。”

  段亦斌闻言一怔,却见杨棠挎上背包钻入来往人流,很快便找不见了。

  这时候,段亦斌原本打算坐的那班13x公车已经起步开走了,他只好等下一班。

  与此同时,杨棠登上附近大厦的天台,祭出了久违的黑弓(详见029),开始帮段亦斌盯着后路。

  刚才路上之所以换了好几次车,兜了这么大的圈子,不为别的,就因为杨棠一直觉得有什么人在他们屁股后头跟着。

  终于,段亦斌坐的那辆13x路公车从公车站开出后,有两辆毫不起眼的长安面包车和一辆嘉陵摩托前后鱼贯尾随向了13x路公车。

  杨棠毫不犹豫,从屁兜里拿出一卷缝衣服的平常棉线,呈深蓝色,他从线卷上摘下数段与普通箭矢差不多长的线段,然后发动[支配冰冷]让双手聚起寒气,将每根线段都绷直冻硬,尤其是尾部,冻成水滴状,这样一来,他便可用冻硬的线段为箭矢,射伤那些打歪主意的狗东西。

  要知道,[支配冰冷lv1]只能在百米半径内感应到线段上的寒意,超出这个距离,附着在线段上冻气将会逐渐散溢,基本上在五六秒内就会完全消散。幸好一般箭矢的飞行速度在八十米每秒左右,而杨棠的技能[瞄准狙击]不管哪种射击模式都有加速功能,几乎可让箭矢(或子弹)的飞行速度翻倍,因此只要直线距离在六百米以内,杨棠用黑弓射出的线段就相当于箭矢,甚至严格论起来,比箭矢还可怕,旁人见了就好似一丝乌光闪过。

  事实上也是如此。

  几道乌光闪过之后,不管是面包车还是摩托车的后胎统统爆掉,而且由于突然爆胎,摩托车失控,差点没栽进路边的泥水沟里。更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在车胎外皮翻滚的过程中,“线段冰冻箭矢”早就因为反复摩擦的关系而找不见了。

  所以,不论是面包车上的人,还是摩托车骑手始终没找到爆胎的真正原因。

  不过他们也不傻,眼见出了这种“巧合”的事儿,其中带头负责人马上给幕后老板打了个电话。可惜他这个电话打得实在太不专业,很轻易就让红后切进进行了全程电话录音,同时红后还顺藤摸瓜找到了幕后老板目前的位置,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侵入了幕后老板的手机,在其手机系统上留了个可随时进出的小后门。由于这是个手机系统漏洞,就像当年的pc系统漏洞一样,即使重装了系统,漏洞依然存在,除非系统厂商发布了漏洞补丁,更新补丁后才能堵住漏洞。因此在现阶段,只要手机机主不取掉电池,红后随时都可以锁定机主所在位置的经纬度。

  红后搞定这一点后,从来都认为擒贼先擒王最省事儿的杨棠自然迅速收拾好所有东西,从天台上下来,小跑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吩咐司机道:“新牌坊。”

  与此同时,面包车仔们正在跟幕后老板汇报具体情况:“喂,老板,事情搞砸了!”

  “具体细节……说一说!”

  “是,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跟踪目标到了公车站,接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这边,一群毛贼,嗯,应该说小毛贼正跟大毛贼详细描述爆胎时的情景,那边坐了两站的段亦斌已经下了车,拦了辆出租,吩咐道:“红旗河沟!”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就抛离了所有是非。

  杨棠赶到新牌坊后,在红后的帮助下,很快找到了跟踪他和段亦斌一伙人的幕后老板所在的区域。

  为什么说区域呢?因为摆在杨棠眼前的一片深幽的别墅区。

  不得不说,这样的别墅区相当便于杨棠行动,每座别墅周围都有不少花草树木掩映,而且别墅与别墅间隔都在四十米以上,加上接近专业级的隔音装修,所以在其中一幢别墅里办派对,无论怎么闹腾也不会影响到邻近的别墅。

  换言之,如此设计也不会影响到罪犯在别墅里犯罪。曾经还真出过一件这样的事情,就是一小.三被豢养在别墅里,一个月也见不着她傍的那大款一面,于是就叫了只鸭来别墅乱.搞,结果那只鸭见财起意,玩够小.三后将其绑住严刑拷打,问出了小.三所有的积蓄,大概二百来万(实际到手只有三十几万)后,勒死小.三,逃之夭夭。

  .

  .

  ps:求订阅!!

  ps:这更算明天(171101)的,吃了几天药还在低烧,打算明天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所以时间上精力上都不知会怎样。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540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