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52 维多利亚号(求订阅!)

452 维多利亚号(求订阅!)

  不得不说,对于乔装改扮而言,[变形术]确实强得没边。

  杨棠确定那个跟踪他俩的幕后总黑手就在别墅区内后,他先变换成一警察模样,到别墅区大门口看了一下,获取了值班室俩保安的面相和口音。

  转过头,他又施展[变形术]变成了其中一保安,甚至连保安服都模拟了,接着从围墙转角处翻进了别墅区。与此同时,红后接管了整个别墅区的监控,所以值班室俩保安看到的监控视频一直正常无人。

  杨棠根据红后锁定的手机位置,很快锁定了幕后黑手所在的别墅。他晃晃悠悠来到别墅大门前候着,等红后告知他对方结束通话后,杨棠这才上前摁响了门铃。

  “谁啊?”门内很快传来问话声,同时门边的视频对话机亮了起来。

  “先生,我小区物业的……”

  别墅男主人看到杨棠的保安形象以及容貌,顿时不疑有他,只问:“什么事啊?”

  “没别的意思先生,因为你们东边这三幢别墅,网线是走的一条分支线路,目前另外两家都断网了,所以派我过来看看你们家的网络状况,顺便检查一下路由器这些……”

  “我们家没断网吧?之前几分钟我还在上……咦?还真断网了,你等一下,我给你开门!”别墅男主人检查了一下网路便对杨棠的话信以为真了,其实主要是杨棠目前的保安形象太具有欺骗性了,否则哪怕换个网络公司的专业技术人员来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叫开别墅门的。5oo

  等进了别墅,关好门,杨棠还从容道:“你们家路由器的位置没单立一个地方吧?”

  “单立?”

  “就是改地方……本来咱们区的别墅格局布置都差不多,每家每户的路由器搁的地儿都应该差不多,这个您能理解吧?”

  别墅男主人这才恍然,一派轻松道:“没改,就在这……”花还未完,他只觉后脖颈一疼,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了。

  晕过去的别墅男主人软倒在杨棠怀里,他将此人挟在腋下。直接拐进了二楼书房。通过红后的指点,杨棠很快在这家伙的电脑里翻出了多起诈骗或洗钱的转账信息,比如十分钟从同一账户转出上百笔款项,而收款人是近二十个不同账号,而且其中有几个账号的开户人是用的虚假身份信息,并且类似的操作不止一条,而是若干条,不用说,这家伙明显不是好人,难怪他会组织人盯梢彩票中心的领奖人,只不过今天算他倒霉,盯梢盯到了杨棠头上。

  杨棠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儿,他重生之后杀人可不算少,加上上辈子他最厌恶的就是这些网络诈骗犯。

  要知道,网络诈骗,往往是从“你中了某某大奖”诸如此类开始的,而这类诈骗,有钱人上当的少,囊中羞**贪小便宜的人上当的多。

  最可恶的是,诈骗陷阱多数专门针对那种“爱贪小便宜”的心理而设计,先吹捧你中了价值多少多少万的大奖,当确认领奖时,对方客服却告知,要先缴纳多少多少百分之几的所得税,一旦把第一笔所谓的税金打款过去之后,被骗人就很容易陷入一种赌徒心理,比如说对方通知“你中了一台价值9999元的戴尔笔记本电脑,请先交百分之八的税金”,也就是八百块,一旦这笔不太多的八百块打款过去之后,对方客服又会告知,“还要缴纳一个我们这边的托管费以及邮递费,共计52o元”,被骗人收到信息后,心头往往会咯噔一下,觉得这个事情有古怪,可心里面同时会被另一种想法所充斥,那就是“假如真能到手价值万元的笔记本,我汇这八百加五百也不会亏本”,但往往这就是连续上当受骗连续打款的开始。

  到最后,被骗人已无钱可汇,都记得快要尿裤子跳楼时,那客服还在怂恿着“只要你最后打一笔多少多少钱,我们这边马上就会放奖品,届时我会将货单截图给你过目”,而这话要是再信,那就真是棒槌了。

  所以在确定别墅男主人的罪行后,杨棠一点没心软,直接用腿夹住别墅男主人的身体,双手扳住他的头,猛然拧转,令其死在昏迷中,倒也毫无痛苦。

  「杀死一名初等特殊人类,获得两百个功德!」

  「即刻获得该名初等特殊人类身负……」

  「阻止该名初等特殊人类未来杀害另外一十五人,获得……」

  「获得另外一十五合共二十三点二个二次功德,十一点六个二次罪孽!」

  “哇靠,没想到这人还是特殊人类(详见139)!”杨棠小吃了一惊,却毫无取人性命后的不良反应。

  至于尸体,找了床单裹好,杨棠直接收进了储物指环内,占了一个储物格。随后,他依旧利用保安的形象,神不知鬼不觉地翻墙离开了别墅区。

  虽然杨棠也明白,像他这样随意屠戮恶人已经出了法律界线,但他却心安理得。

  为什么呢?一,他不会主动针对犯罪分子,否则犯罪分子都被他消灭干净了,那还要警察来干嘛?二,所谓的犯罪分子其实就是混江湖的,而混江湖有句老话,那就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既然他们主动惹到了杨棠头上,自然需要惹到杨棠的后果。打个比方,如果在非洲野外,惹毛了一头狮子,人家狮子硬要把你啃死,那也怨不得狮子对不对?而你如果手中有枪,狮子来袭的时候你肯定也会反抗对不对?所以真到了要命的时候,保命才是第一位的,什么枪杀稀有野生动物犯法这类理由都得靠边站,毕竟法是针对活人的,它不针对活狮,也不针对死人。

  再往深层想一想,如果在城市中,一群活着的疯狗咬死了一个小孩,人们最多把这群疯狗抓起来打死,可狗玩意儿懂什么杀人犯法?它是不会受到“那群疯狗被打死”的震慑,它下次想咬小孩的时候依然还会咬。人不一样,明知咬死人犯法,没被逼急之前他是不会去干这样的蠢事的,而狗逼没逼急都有可能咬人!

  回到段亦斌家小区外面,杨棠现,段亦斌并未回家,而是就等在路口的小卖部东张西望。

  见杨棠从一辆出租车上来,段亦斌并未第一时间凑上来,而是等杨棠招手,他才一路小跑到了杨棠面前。

  “怎么样了?”段亦斌开口问。

  “什么怎么样了?”杨棠装傻充愣道。

  “你少来,我是说跟踪我们的人怎么样了?”

  “哪有人跟踪我们呐?”杨棠哂道,“我只不过是照例逛花园而已,毕竟你取了大钱,上几道保险措施总归必要吧?”

  段亦斌却缓缓摇了摇头:“老杨,你不用骗我,刚上大学军训那会儿,连教官都说我是当侦察兵的料,因为我天生就有那种直觉!”

  杨棠假装不懂道:“什么直觉?”

  “!”段亦斌嘴里突然冒出句英文。

  杨棠却明白这话的意思,不看人传球,这是句篮球术语,同时也是一项相当高端的篮球技术,即“不用看队友就能传出助攻好球”,这项技术哪怕是篮球国手也很少有精通的,但段亦斌打篮球时就会时不时上演这类美妙的传球。而段亦斌此时说这话意思是很明显,因为他冥冥中有预判的感觉,所以才能不看人传球,对于有没有人跟踪,也同样有感觉。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杨棠也不好再瞒他,轻笑道:“你牛偪,这都瞒不住你,没错,的确有人跟踪咱俩,不过已经被我甩掉了,所以说除了我,现在没人知道你是三百万富翁!诶对了,领奖金的事你告诉段叔段婶了么?”

  “还没来得及!”段亦斌总算松了口气,“不过在告诉他们之前,我还想听听你的建议,你说我现在手头上的钱,怎么弄才能不坐吃山空呢?”

  杨棠闻言咧嘴笑了起来:“这好办……如果你是在玉京问我这个问题,我还不怎么好答你,但在雾都嘛,最简单的事情莫过于买房!”

  “买房?”

  “当然!”杨棠开始分析道,“先,目前雾都还没有出台限购政策,所以允许一个人名下两套或多套房产,其次雾都的房价比起玉京那是便宜太多了,就连市中区那一带的房子,撑死了也不过一万二一平,或讲价或户型路段稍次一点的八九千一平就能拿下,依我的意思,你那三百留出三十应急,万一家里面人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怕没钱花,剩下二百七,其中一百七买两套百平米的房,剩下一百买三套五十平左右的房,如果钱差点,你可以先买两套百平的房,然后贷款买剩下三套,同时多余贷款还能把五套房都简装一下,然后你们一家三口住一套,剩下四套出租还贷,绝对亏不了!”

  段亦斌闻言双眼放光:“就找你说的办,明儿我就去买房!”

  杨棠一呆:“那你不跟我到玉京旅游啦?”

  “去呀,怎么不去,咱现在有钱,买房能花多少时间?”段亦斌道,“买完房咱们再旅游也不迟嘛,最多耽搁一两天时间,至于房子装修可以回来再弄!”

  “这倒也是!”杨棠点头赞同,同时他想起几个前世在雾都市中心很不错的楼盘,大可以带段亦斌去瞧瞧,如果真是不错的盘,杨棠也在琢磨着出手买两套。

  不得不说,只要有了大钱,买房买车买飞机(飞机游艇一般很少有现成的)都跟买衣服似的,只要是现成的,挑中就买,加上有杨棠指点,第二天上午,段亦斌花了三百二十万(其中五十万贷款),买了五套房,其中一百三十平一套,一百一十平一套,四十几平一套,五十几平两套。

  杨棠自己也买了三套房,一百八十平一套,一百二十平的两套。

  到了下午,段亦斌将五套房的所以协议合同一股脑地塞给了段叔段婶,然后拾掇了一些东西,带上夏娥就和杨棠上官茗欣溜上了往申城的维多利亚号游轮。

  要知道,前两年由于全球经济的不景气,由雾都往申城的游轮一度停运,水路游三峡的话,就只能坐雾都到夷陵的游轮。不过这两年,经济大环境好转,华夏国内的消费市值更是翻了个地增长,所以雾都到申城的航线又恢复通航了。

  维多利亚号之大,要登上了甲板才能感受到,维多利亚号之壕,也要登船才能感受到。不过头一次坐船的段亦斌和夏娥上船后都有些晕晕乎乎的,全靠杨棠和上官茗欣照拂,才最终到了房间楼层。

  由于段亦斌如今也不是差钱的主儿了,所以杨棠四人都订了游轮上的套间,其船票的贵价程度是普通乘客的四倍。本来四人只打算订两个套间的,两女住一块,杨棠跟段亦斌住,不过最终杨棠多订了一个套间,他始终不太习惯和同龄男子住一块,哪怕这人是跟他很要好的段亦斌也不行。至于上官茗欣,杨棠和她还没好到能睡一张床的程度。

  值得一提的是,杨棠他们所订的套间都在维多利亚号最上面两层,而普通乘客一般都住在平甲板或略低甲板的楼层,他们的房间好像九十年代的大学寝室,而且还是缩小版的,有四人间也有两人间,空气比较闷,相对而言,最上层的套间比较通风,并且面积只是比四星级酒店的套房略小而已。

  三个套间,两间相邻一间对门。杨棠住了对门的套间,而上官茗欣和夏娥住了杨棠对门,段亦斌则在杨棠的斜对门。

  放好不多的行李,又随手开窗让房价通风后,杨棠四人又聚在了一起。

  “还有四十分钟才船,现在怎么弄啊?”段亦斌看了下时间道。

  “什么怎么弄?去甲板看看风景呗!”杨棠哂道。

  上官茗欣翻了个白眼:“这里是码头,有什么好看的?”

  “人、人还是挺多的。”夏娥有点结巴地插了一句。

  “看人?”上官茗欣撇了撇嘴,“你还真有意思……”

  夏娥闻言有点尴尬,杨棠忙扯开话题:“你站在船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岸上看你!”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562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