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53 陈年糗事(求订阅!)

453 陈年糗事(求订阅!)

  “你站在船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岸上看你……”

  上官茗欣将这话轻轻地重复了一遍,明眸异彩涟涟地看向杨棠。

  不止是她,就连夏娥也一脸惊喜之色:“杨大哥,你刚才这句,是现代诗么?”

  杨棠看了眼段亦斌,现他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当下迟疑着答道:“…是。”

  “就这么两句?”夏娥追问。

  杨棠又犹豫了一下,道:“暂时就想出来这么两句。”

  “哼,你骗人!”夏娥噘嘴道。

  “我哪儿骗人了?”杨棠问。

  “你刚才答话时都不敢看着我的眼睛,不是骗人是什么?”夏娥理直气壮道。

  杨棠翻了个白眼,抬手搭在段亦斌肩上,脑袋瞬间垂落下去,一副很沮丧的样子。但跟杨棠高中同寝三年的段亦斌却明白,杨棠这是把场面交给他了。

  踌躇了半秒,段亦斌终还是开口道:“丫头,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喜欢诗词,但你又不是不知道,诗词这玩意全是妙手偶得的东西,急不来的,咱们去看看船上晚上有什么好吃的吧!”说着,他前面带路,夏娥只好闷闷不乐地跟在后边。

  上官茗欣则跟在夏娥后边,经过杨棠身旁时,她剜了杨棠一眼,悄声道:“没想到你还能写现代诗,自觉自愿自动地把刚才那诗补全哈,我都不稀得说你!”

  杨棠继续翻白眼以回应。他倒是忘了与上官茗欣一起在网上报名了《赏花诗词大赛》,他写实填词什么水平,上官茗欣门清儿!

  等他们一行去餐厅打听了一圈,随后溜达上甲板,这才现甲板上除了小猫两三只正向岸上来送行的亲友招手之外,基本没人。

  老实说,维多利亚号太大,虽比不了远洋游轮,也比不了铁达尼号,但它的个头放在内6江河中就相当于内6水道的铁达尼(不是行船结果哈,这里仅指个头),所以只要甲板上人一多,或者岸上的人一多,这互相对着亲友招手也就是个意思,流于形式,真能看清人脸的估计没几个,得拿望远镜。什么?从衣着分辨?拉倒吧,都是劳动群众,大家穿得衣服就算不撞衫,样式也差不多,隔上二三十米远,你能分辨出谁是谁啊?更甚者,你旁边那位穿得是正版巴宝莉短衫,结果在阳光的照耀下,还不如你身上那件五十块都不到的地摊货光鲜呢!

  因此,在甲板上向岸上人挥手道别的在少数,或者是大多数人都够独立自主,根本没要人送就上了船;又或者是天气的缘故,毕竟这是七月初啊,是夏天呐,雾都啊雾都,在夏天的时候可是有另一个让全国人民都耳熟能详的绰号——三大火炉之一啊!当然,也有叫四大火炉的,但甭管是三大火炉还是四大火炉,总少不了雾都这地儿,一到夏天,盆地啊,散热太慢,闷起热,热死人倒不至于,但在没有空调的时期,能把半大的孩子热得一晚上都哭。

  杨棠四人一看甲板上既没什么人好凑热闹,又热得快冒烟了,立马缩回了舱室。当然,由于是豪华游轮,船上还有酒吧、棋牌室、迷你影院、泳池等多个地方可供娱乐,所以杨棠他们倒也不愁没地方去。

  不多时,游轮起锚,开始启航。

  船上每一层舱室都有人探出头热烈鼓掌祝贺游轮开拔,一时间,整艘游轮都笼罩在欢呼声中。

  差不多两分钟,耳边都是杂音,上官茗欣一脸的烦躁之色,但却始终忍着没有吐槽。夏娥是第一次坐豪华游轮,搞不明白别的那些人为什么欢呼,所以一脸懵圈。

  段亦斌见状,忙跟她解释道:“丫头,你第一次坐公车的时候什么感觉?”

  夏娥细细回忆了一下,半天终于憋出一个字:“晕!”她当时晕车,除了上车那会儿没啥感觉带点小兴奋之外,后来吐得那叫一个翻天覆地、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岔了。

  “晕?”企图开导她的段亦斌差点没一头攘那儿,上官茗欣差点就笑喷出来。杨棠也莞尔,“丫头,你当年第一次坐公车就没点儿别的感觉?比如高兴、兴奋什么的?”

  夏娥微微颔道:“我当时是有点高兴,但为什么要兴奋呐?”

  “扑哧!”

  还好上官茗欣没喝水吃东西什么的,要不然这一下恐怕会呛得够呛。

  杨棠看不下去了,直接忽悠夏娥道:“那些人欢呼是在驱水鬼,这样咱们一路顺水而下才能平安。”

  “啊?”夏娥被这说法吓了一跳,“那咱们刚才怎么不欢呼?”

  杨棠板着脸道:“我在心头已经默默欢呼过了呀,不信你问她。”说着,一指旁边的上官茗欣。

  上官茗欣赶紧点头:“是啊,我们习惯了在心里祈祷!”

  夏娥闻言浑体微震,看向段亦斌道:“斌子哥,你呢?”

  “我……”

  段亦斌看向杨棠,一时间在撒谎与不撒谎骗夏娥的选择中犹豫了。

  这时,杨棠跟他耳语道:“你就说你也没祈祷不就结了,然后与二丫一起祈祷,多浪漫啊!反正二丫已被段婶相中,拒绝或接受你可得早拿主意,否则你要跟段婶闹起来,我可不答应!”

  不得不说,杨棠虽未正式认段母为契娘,但情意已到了那个份上。而对于杨棠所说的话,段亦斌自己心知肚明,况且他对夏娥的观感相当不错,虽然二丫对于大城市中的新鲜事物都不太懂,但懵懂总比那些啥都懂的城市女孩好得多吧?

  要知道,懂得越多,想得就越多,心思也就越复杂,念想冒出一茬又一茬,今天觉得两个人恩恩爱爱在一起好,但转天又觉得坐宝马住大房子才好,所以城市中的恋爱男女最容易闹别扭,也最容易分手,这其实都是因为想得太多太杂造成的。

  “斌子哥……”夏娥又期期艾艾地唤了一句。

  段亦斌此时已想通,假笑道:“嘿嘿,其实我也没祈祷,要不我跟你一块儿祈祷吧?”

  “好啊!”说着,两人联袂去了窗边。

  上官茗欣见状,不禁吐槽道:“你倒是会忽悠……”

  杨棠根本不承认:“我哪儿忽悠了?”

  “你敢说你没有?”上官茗欣瞪眼道,“不说刚才,就说之前你那两句现代诗,直到现在都勾得我……你还是老实交代了吧,后面的诗句呢?”

  “还没想好呢,我交代什么呀我!”杨棠抵死不认。

  上官茗欣白眼道:“你就哄我吧!”

  “没哄你,真没哄你……”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的眼睛?”

  呃,又是这句。

  杨棠:“……”

  好在这时候段亦斌跟夏娥转了回来,杨棠趁机岔开话题道:“离晚饭的点儿还有一段时间,要不咱们去吧厅坐坐吧?再不然去游泳?”

  听到“游泳”二字,段亦斌微微色变道:“还是去吧厅坐吧,游泳随时都可以。”

  “可天气这么热,我还是想去游泳!”上官茗欣唱反调道。

  段亦斌难得争辩道:“这整体船舱不是有中央空调嘛,还热?”

  上官茗欣还嘴道:“那也架不住啊,心热!”

  “心热?”杨棠奇道。

  “不是有句话叫心静自然凉嘛,我心热,所以就热!”上官茗欣给了个歪理。

  杨棠:“……”

  段亦斌:“……”

  夏娥却用古怪地眼神瞅着段亦斌,半晌才道:“斌子哥,这么多年,你还没学会游泳啊?我教你呀!”要知道,夏娥她们那寨子就建在河边上,寨里哪家的娃要是不会游泳那就是个笑话。

  不过这会儿郁闷的段亦斌,他终于现人太单纯了也不好,啥实话都往外嘞,夏娥就是。

  杨棠微愕,旋即大笑起来:“哇哈哈哈……段同学,难怪当年高一高二的那个暑假,我们寝室约着去三亚,你丫硬是不去,说没钱,结果我们仨说要给你凑钱,你丫还是不去,敢情问题出在这儿啊!”顿了顿又道:“也是哈,三亚就在海边上,大热天到了那儿,必然得下水,这一下水,你这只旱鸭子不暴露了么?”

  段亦斌闻言,本还算白的一张脸黑得跟锅底一样。夏娥这会儿也看出她闯祸了,声若细蚊,呐呐道:“对不起啊斌子哥!”

  “不关你事儿……”

  段亦斌大度地冲夏娥摆了摆手,但回过头看见杨棠一脸嬉笑的样子,表情又囧了起来。

  “哎呀斌子,别不高兴了,其实初二以前,我也是旱鸭子,结果我老爸硬逼着我下了我老家的禾溪,还在溪边的沙坝子给我做了个示范,从此之后,我就不怕水了,再之后便逐渐学会了游泳。”

  “沙坝子?”雾都都数个郊县,每个郊县的口音不尽相同,所以同为雾都人的段亦斌并不能听懂杨棠老家的某些方言,“那契爷(干爹,详见265)给你做了个啥示范呐?”

  杨棠解释道:“所谓的沙坝子,就是河沟两岸的浅滩,地势平缓不说,下面全是品质优良的细河沙而非淤泥,因此这种水域是天然的浴场,最适合热天下水游泳了。至于说示范嘛,很简单,我爸把胸腹的气息全部呼出,然后四肢一动不动沉入水中任身体漂浮,结果我惊奇地现,我老爸还有个脑壳帽凸出水面,换言之,就像我爸说的那样,人体的平均比重比淡水略轻,海水就更是如此了,所以当年你去三亚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学会游泳……”

  “狗屁!”段亦斌吐槽道,“我当年要是去了三亚,被你们呛死还差不多!”

  “怎么会…”

  “怎么不会?”段亦斌哂道,“当年你们仨计划着去三亚的时候,你可没告诉我契爷还给你做过示范什么的,也就是说,你当时正对我憋着坏呢!”

  杨棠有点无言以对,当时他的确存了看笑话的心思,毕竟那个时候他跟段亦斌的关系还没有现在这么铁,亲兄弟都明算账,更何况一个并非铁哥们的同学呢?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是当时,现在你总该愿意去游泳了吧?”杨棠道,“再说了,就算你不会游,还有游泳圈呢!”

  段亦斌翻白眼道:“我一个大老爷们,身上套游泳圈!?”

  “没让你套游泳圈,你单手搂着就不会沉水……况且我早打听过了,船上的泳池就两个深度,一米二和一米五,分别针对小孩和大人,但都可以混浴,实在不行,你进一米二的池子,不就……”

  “停!”段亦斌悍然打断了杨棠的介绍,义正言辞道:“我如果决定去的话,肯定进一米五的池子,怎么能一米二呢?”

  “扑哧!”一直琢磨着看笑话的上官茗欣终于乐了出来。

  夏娥却道:“斌子哥,你不会游泳就别逞强了好不好,我陪你下一米二的池子好了。”

  这话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段亦斌一下子又囧了。

  不过最后,四人还是联袂到了游轮的游泳器械贩售处。

  四个人,在店员古怪的目光下,买了两个游泳圈。那男店员给递出游泳圈时,一直在来回打量杨棠四人,他似乎在猜,四人当中到底谁不会游泳。

  当然,肯定不止猜这个,多半有更深层次的想法,比如揩油什么的,只是不止这男店员姓取向如何,万一……

  杨棠不无恶意地反猜测着男店员,结果想到最后,还是他思想太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买完游泳圈,四人又各买了泳衣泳裤,第二次结账的时候,就连杨棠这暴户也不得不感叹这游轮上的东西实在是太贵了,光他一条泳裤就要了一百六,人家牌子货也才三百出头的价格,而这里完全就是地摊货的质素居然也敢要牌子货一半还多的价钱。

  等付完账往更衣间走的时候,段亦斌终忍不住吐槽道:“这尼玛也太贵了,而且质量还没保证,就这种素质的我家小区隔壁那条街一百六买一打!”

  “那你不早买?”杨棠道。

  “我买来干嘛我?”

  “哦对了,我忘记了你不会游泳!”杨棠揶揄道。

  段亦斌脸一黑,作势要打人,杨棠却一溜烟钻进间空的更衣室,啪嚓一声反锁上门,避开了段亦斌的打击报复。

  .

  .

  ps:求订阅!!

  ps:仍在病中……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578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