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54 男女闺蜜(求订阅!)

454 男女闺蜜(求订阅!)

  杨棠四人来到泳池才发现,这里人着实不少,显然有部份乘客相当喜欢嬉水,一上游轮便来了这里,也不管舱室内有没有中央空调。

  “现在怎办?”

  四人互看一眼,都有点不知所措。

  “这还不简单,过去找四个空躺椅,拿水冲干净,咱们俩俩下去划水不就结了?”杨棠给了个还算不错的建议。

  “啊?”段亦斌却不以为然,“这不太好吧?”

  “为什么不好?”上官茗欣诧异道。

  段亦斌道:“你们三个会游泳,我不会,谁教我游啊?”本来他还想着四人一块下水,杨棠可以教他游泳,可要是俩俩下水的话,他岂不是要面对美女教学,好尴尬啊!当然,杨棠也可以跟他一块下水,但留两位女士在池边看着躺椅位子总归不太好,所以留守人员必须一男一女,这样搭配起来,干活才不累!

  “斌子,我觉得由夏娥教你游泳,挺好!你觉得呢?”杨棠道。

  当着夏娥的面,段亦斌自然不好否定什么,不过他睨了上官茗欣一眼,反唇嘲讽杨棠道:“我觉得你跟上官一起游也挺般配的。”

  这话一出,杨棠跟上官茗欣身子齐齐微僵,不过杨棠很快回复正常,犟嘴道:“哎~~斌子,这菜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我有没有乱说,你心里比我清楚!”说罢,段亦斌单肩扛着游泳圈,拽起夏娥就跳进了池子里。

  同一时间,泳池里好不热闹。

  尖叫声、打水声,欢笑声、追戏声……交织成一片,没人顾忌艳阳高照的炙热。

  杨棠瞥了眼完全不敢游,只会在池里走水的段亦斌,歪歪头,对身旁的上官茗欣道:“没办法,咱们找地儿吧!”

  很快,两人便找到了三个连排躺椅,位置挺偏,没有人,于是杨棠让上官茗欣占住,他找了个桶舀了池水来冲刷干净。

  上官茗欣并未帮手冲洗躺椅,反而有点嫌恶道:“这水池太多人了,会不会有什么传染病呐?”话是这么说,她其实想说的是,有没有人偷偷在里边拉屎拉尿啊,你还用池水洗躺椅。

  杨棠一时没听出她的意思,直言道:“放心吧,这种泳池里一般都是加了料的,传染病菌活不了,除非是那种存活力超级顽强传播性又非常强的致死病毒。不过我估计,这样的病毒还没生(繁衍)出来,毕竟既要活力强又要传染性、还能致死其它生物,这样的病毒就相当于其它物种的天敌,可惜按照大自然造物的尿性,它是不可能会让这样一种病毒出世的,否则不止人类,就是整个地球的物种,乃至太阳系银河系整个宇宙都会被这种玩意所占领了。”

  上官茗欣听得直翻白眼,“我说的不是你那个意思,我是说,万一有人游着游着大遗妈来了不就把池水给污染了?”

  杨棠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笑道:“那污染了你还是要喝。”

  “你说什么?”上官茗欣挑眉道。

  “我说,这池水被污染我们还是得喝。”杨棠把话重复了一遍。

  上官茗欣改蹙眉了:“你……要不要这么恶心啊?”

  “我哪儿恶心了?我说的是事实!”杨棠一本正经道,“好了,躺椅基本上干净了。”

  “事实?”上官茗欣怔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这泳池里的水会喝到我们肚子里?”

  “宾果,答对,可惜不能加分。”杨棠边揶揄边在靠最左边的躺椅上躺了下来。

  躺椅上虽然还有点湿,但天气够大,杨棠胳膊枕在后脑,很快便适应了湿润的凉意。

  穿着比基尼的上官茗欣也在他旁边的躺椅坐了下来,一手掩着肚脐一手轻捂口鼻:“这池水真会进我们肚子里?怎么进?”

  “是可能会进,如果你吃船上饭菜的话。”杨棠老神在在道,“首先我来问你,你说是这池水干净呢?还是船下边的江水干净?”

  上官茗欣一愕,随即纠结了一会儿,道:“江水吧……”

  “错!”

  “那池水干净……”

  “还是错!”

  “那你这……”

  “其实池水跟江水比较起来,只能算大哥莫说二哥,脸上麻子一样多!”杨棠抛出结论道,“所以在特殊情况下,如果游轮上正常的储备淡水被污染完了,那么乘客们就将喝到这泳池里的水,或者是其它污水……当然,内陆河航线很少会遇到这种情况,毕竟沿途有不少码头,船下也有江水,但在海上的话……你懂的。”

  上官茗欣闻言丧着一张脸:“这池水能喝?”

  杨棠反问道:“那船下江水就能喝?岸上人的拉撒,还有生活污水工业污水这些……不全都排江里边了?”

  “呃……”

  “所以这里边涉及到一些科学,比如给排水工程。”杨棠道。

  “给排水工程?”上官茗欣道,“修下水道的?”

  杨棠翻了个白眼,道:“下水道属于市政工程,再往大了说,属于土木工程学科下边的‘市政工程’这个专业,比如暴雨天市内道路积水无法通车,这就是下水道堵了,归市政搞定。至于给排水,说白了就是给污水下药的,最常见的就是下漂白粉,但下漂白粉的水基本上都是清水了,而有些时候给排水还研究在有排泄漂浮物的污水里边下猛药,让污水变得清净,能够饮用……”

  “有排泄漂浮物的水变得能喝?呕……”说着话,上官茗欣就有种反胃的感觉。

  “你还别不信,就我所知,目前海尔集团的科技研发部已经研究出一种智能节水洗衣机,它洗衣用过的污水经过循环后,可以直接饮用亦可用来继续洗衣!”

  “怎么可能?!”上官茗欣不太信。

  杨棠却一脸玩味道:“洗衣服的水应该不比这池水好吧?”言语间,他往边上瞟了一眼,只见一男一女正联袂往这边而来,目标显然是他跟上官茗欣。

  “那你的意思,我们曰常生活中就没啥真正干净的水啰?”上官茗欣不信邪道,“远的不说,我上次去考古,喝到的那个从地下冒出的泉水就挺不错。”

  “那要恭喜,你中奖了!”杨棠正色道,“实际上生活中,就两种水比较干净,一种就像你喝的那样,地底下冒出的泉水,通俗的叫法,井水;还有一种岩层渗水,通俗说法是,矿泉水!这两种水矿物成份超没超标不敢肯定,但它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经过大自然的层层渗透,其它杂质比较少!”

  “其它杂质?”上官茗欣奇道。

  “如果你们说的是水的话,那水里除了矿物质和h2o,剩下的都算其它杂质!”这时,杨棠瞟见的那一男一女已然走进近前,搭话的正是其中那个男的。

  不得不说,这两人还算是俊男靓女,但男的颜值赶不上杨棠,身材也没杨棠精悍,女的虽美、模样也稍不如上官,身材也比上官稍差,却也算凹凸有致,该翘的地方翘。两人衣着跟杨棠他们一样,清洁溜溜的,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又在露天泳池这种地方,所以谁也不会计较。

  面对并未接话的杨棠跟上官茗欣,那男的再度开口道:“不好意思,我和我同伴实在找不到休憩的地方了,所以冒昧过来凑个热闹。”说罢,他还指了指旁边那张空躺椅。

  杨棠面不红心不跳道:“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俩同伴,恐怕这张躺椅不能让给你们……”

  “这……”男的为难了。

  女的开口道:“我们不占位置,坐下歇一歇可以么?”

  大家都是文明人,又是在公共地方,对方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棠那还能说什么呢?直接一指空躺椅,道:“坐。”

  两人随即牵手坐下,其中男的显然有些自来熟,屁股刚沾躺椅,话就来了:“我和……对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勤,弓长张,勤劳的勤,这位是我闺蜜,董筠,董卓的董,平均的均上面多个竹字头!”

  听完这番话,杨棠跟上官茗欣不禁莞尔,闺蜜什么的就不说了,介绍名字有把遗臭万年的历史人物加进去的吗?比如我叫刘桧,刘天王的刘,秦桧的桧,别人只会以为你是神经病。不过出于礼貌,杨棠还是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张勤董筠。

  上官茗欣跟着也自我介绍了一下,旋即又问:“张勤,你刚才说你跟董筠,你们俩是……闺蜜?”

  “对……除了小学三年级以前,我们俩不在一起上学之外,那以后直到现在读研,我俩都在同一学校同一专业同一导师!”张勤不无得意道。

  “那你俩这算是青梅竹马呀!”杨棠惊诧道。

  董筠淡笑道:“算不上青梅竹马,只能算闺蜜,因为这么多年了,初中一块儿、高中一块儿、大学还一块儿,这都十几年了,我们俩始终没有恋人那种感觉,懂吗?”

  “恋人的感觉?”杨棠听到这话,脸色变得略微有些古怪。董筠不提还好,她这一提,令杨棠想起了前世的“妻”,当年他俩热恋那会儿,还真是有种感觉,只要两个人坐在那儿,相互拥抱着、凝视着,一半天不带说话不带动唤,但时间就那么过去了。

  “喂,杨棠,想什么呢?”上官茗欣见杨棠不言语,索性轻推了一下他的肩。

  杨棠回神过来,看向正在盯着他的张勤董筠,哂道:“让二位见笑了,不过说到恋爱的感觉,我倒觉得你们属于那种情况……嗯!”

  见杨棠说半截不愿往下说,张勤不禁催问道:“哪种情况啊?”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听过这句俗语么?”杨棠道,“我估摸着你们俩就是这种情况。”

  “友达?”董筠不太能理解这个词。

  “这是东瀛语,意思就是好朋友。”

  董筠微微颔首,旋即道:“可在我的恋爱观里边,我更相信一见钟情!”说着,还看向上官茗欣,“茗欣,你觉得呢?”

  上官茗欣先是偷瞥了眼杨棠,而后缓缓摇头道:“我还没恋爱过,没什么经验,所以也就没主张!不过……”

  董筠明眸大亮,追问道:“不过怎样?”

  “不过要我在许多男生中挑一个的话,假如外形都不相伯仲,我会选最有才华的那个!”上官茗欣边说边又看向了杨棠。

  “瞧我干嘛?”杨棠挑眉道。

  “切~~我就看你了,不许啊?”上官茗欣大声回复杨棠,企图从气势上把他压下去。

  杨棠翻了个白眼,都不稀得理她,继续跟张勤闲扯道:“张哥,你们俩在哪儿读研呢?”

  “就宁大。”张勤道。

  “哟,那不错啊!”

  宁都,简称宁,古称金陵,曾为故朝首都,所以称为宁都,而宁都大学乃是c9联盟盟校之一。所谓c9联盟,类似于美国的常春藤联盟,加入其中的九所大学分别为京大、京华、复旦、申交大、宁大、浙大、中科大、哈工大、西交大,这些在华夏那都是顶尖的高等学府。

  “你们俩呢?”董筠反问道,“看你们的年纪,应该还在上大学吧?”

  “嘿嘿,我跟上官都是京大的。”

  “同年?”董筠又多问了一句。

  “不是,过了这暑假,她大三我大二。”杨棠道。

  董筠闻言眼前又是一亮。

  杨棠有些奇怪董筠的表情,却不好深问,毕竟调侃什么“恋人未满”呐这些都场面话,真要问到个人隐私上,他相信董筠绝不会答。

  倒是上官茗欣,因为家世和成长经历的关系,对杨棠她或许还会考虑一下说话的分寸,对其他人,那是想问就问,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她有恃无恐:“筠姐,你跟张哥只是闺蜜,怎么想着一块出来的?”

  这问题有些尴尬,董筠听后看了眼张勤,实在是不太好回答。张勤解围道:“茗欣啊,我跟阿筠既然是闺蜜,怎么就不能一起出行呢?再说了,有阿筠在身边,我也可以避免被一些人骚扰嘛!”

  杨棠和上官茗欣齐齐一愣,随即恍然道:“敢情拉着女性闺蜜出游还有这好处……”

  “谁说不是呢!”

  ps:求订阅!!

  ps:仍在病中……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599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