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55 无懈反击(求订阅!)

455 无懈反击(求订阅!)

  杨棠上官跟张勤两人正闲扯得起劲,那边去游水的段亦斌和夏娥已爬上岸,正举目四望找他们俩。

  很快,段亦斌发现了谈笑风生的杨棠,领着夏娥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杨棠所躺的躺椅沿上,满脸沮丧道:“不学了,差点没灌饱我!”

  杨棠:“……”

  上官茗欣:“……”

  张勤和董筠也是一脸懵逼,这什么情况?

  空气凝滞了差不多一秒,还是杨棠率先反应过来,很大声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斌子,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勤张哥,这是董筠董姐,他们二位是宁大的研究生,之前来咱们川地旅游,眼下随船东去,返程。”

  段亦斌这时才注意到圈子里有陌生人,他开始还以为杨棠跟上官茗欣就占了两把躺椅,没想到把张董二人也包含了进来,所以一时间好不尴尬,老脸通红:“张、张哥好,董姐好!我、我叫段亦斌,是老杨高中同学兼铁哥们!”

  接着双方又各自介绍了一下,连带着夏娥也认识了张勤和董筠,只不过六个人三张躺椅,就显得有些局促了,于是杨棠趁机起身道:“我也下水去耍耍……”说着,翻身而起,小跑几步到池边,一个剑鱼式俯冲,扎进了水里。

  上官茗欣见状,有样学样,优雅起身,来到池边,轻柔曼妙地下了水。

  张勤跟董筠互看一眼,不好再留在原处,同段亦斌示意一下,也联袂跳进了水池。

  水池里的人虽然多,但还称不上密集,而水深虽然只有一米多,可对于游泳技术在平均线以上、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杨棠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桎梏,他扎进水里之后,一个潜泳,左突右窜,愣是一口气游了五百来米,才冒出头来,差点没把后下水的上官茗欣急死。

  上官茗欣下水后,不少男泳者,老的少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在留意着她,可她偏作视而不见,美眸流转,一直在找寻钻入水下的杨棠踪影,结果一找不见,二次扫视还是看不到人影,直到她心里有点打鼓,惊慌意乱想要返回岸上叫人救援时,杨棠在她两点钟方向冒了头,离她也就六七米远。

  不过才出水的杨棠并没有留意到斜后方的上官茗欣。上官茗欣也发现了这个盲点,正打算悄悄靠上去向他泼冷水发发小脾气,没曾想八点钟方向游来一肌肉男,先在水下用膝盖顶了顶上官茗欣的屁股,导致原本站在池底的上官有些失衡,而后肌肉一把捉住她的皓腕,关切道:“哎~~这位小姐,你小心!”

  上官茗欣倏然受到骚扰,有些错愕,一时间竟然没有发作出来。肌肉男还以为他狡计得逞,继续关心道:“别看这池子才一米多深,但是很滑的,万一小姐你摔倒又一时腿抽筋的话,后果……”

  这时,上官茗欣已回过神来,身体一个扭摆,想要挣脱出肌肉男的挟制,结果徒劳无功,只好高声娇叱道:“后果?什么后果?大不了老娘把这池水全喝肚子里,要你个喝凉白开都呛死的倒霉催的来管?”

  不得不说,这话有够恶毒,骂得肌肉男浓眉打绞,同时也引起了杨棠的注意。

  果不其然,下一秒,还没等肌肉男有进一步动作,甚至他都没来得及还嘴,扭过头已发现上官茗欣所在的杨棠一蹬池底,人便窜到了上官茗欣和肌肉男跟前,问道:“学姐,怎么啦?”

  “他……抓着我呢!”上官茗欣偏过头,蔑向肌肉男。

  其实这话不说杨棠也看见了,只是他这么一问,肌肉男就想解释:“不是,我……嗯?!”

  杨棠在肌肉男开口说“不是”的时候,又向肌肉男靠近了差不多半米距离,等肌肉说到“我”字时,杨棠的手已准确地覆在了对方胯间囊袋上,同时五指猛收,将肌肉男那坨并不太大的玩意儿攥在了手里。

  肌肉男面现痛苦之色,几乎在一瞬间就想挥拳狂砸杨棠的太阳穴,杨棠往后下意识地闪缩了一下,似在躲避不存在的攻击,但抓住那坨玩意的手却没半点放松,反而跟挤了一下,令肌肉男的表情愈加苦闷。杨棠丝毫不在乎,漠然斜睨着肌肉男,淡淡道:“别乱来,在你打得我松手之前,我肯定先捏爆,你信不信?”

  肌肉男捏紧的拳头微微松开,感受着胯下勉强还能忍受的挤压疼痛,他总算服软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先把我学姐放开。”

  “我要是不放呢?”肌肉男还在嘴硬。

  杨棠老神在在道:“这里可是游轮,你不放就是非礼,难道你想等乘警出面?”

  “乘警来也没什么啊,正好让他看看你是怎么威胁我……啊!!”肌肉男话没说完,杨棠五指骤然收紧了一个尺度,足够令蛋丸产生形变的力道瞬间令肌肉男痛得什么大话也说不出来,想不服软都不行。

  “现在呢?服不服?马上放人!”杨棠阴恻恻地催促道。

  肌肉男只好松开了上官茗欣的手腕,带着点哀求道:“我放了,现在你也可以松开了吧?”

  杨棠闻言嘴角一勾,手上又加力一捏,这才松开。

  “啊!”

  肌肉男再度触电般惨叫,溅着水花往后跌退了好几米,同时用手在水底下摸索了好几秒,确认自己的蛋丸还齐活后,他才在隐痛中松了口气。

  可惜松气之后,肌肉男旋又怒气上涌,看向正对上官茗欣嘘寒问暖的杨棠气就不打一处来。

  不得不说,这个世上就是有不少这样的人,自己挖墙角没挖着撩妹失败,却总是把错归咎于妹子的男伴,仿佛只要妹子单身,他就一定能把到妹。

  呵呵,如此情商,也是让人醉了!

  问题是,身陷其中的肌肉男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情商有问题,只觉得刚才攥住他要害令他在上官茗欣面前出糗败退的杨棠是天下第一大恶人,应该彻底的消灭。于是他一个潜水到了杨棠背后,接着哗啦一声,陡然窜出水面,举起砂锅一样大的拳头就朝杨棠后脑猛砸。

  要知道,包括职业拳击在内的许多搏击项目都是不允许攻击后脑部的,而现在肌肉男居然不管不顾击打杨棠后脑,显然已经热血冲脑红了眼。

  可惜就在肌肉男即将得逞之际,甚至杨棠身边的上官茗欣眼角余光已然看见肌肉男的暗算,正花容失色想要示警出声的时候,杨棠整个人毫无征兆地横移了四分之一个身位,好巧不巧地让肌肉男的重拳搡在了颈侧空处。

  与此同时,杨棠一个半旋身,右手肘向后扬起,划出三分之一个圆弧,正好死不死地扫了在肌肉男的下颚上。

  一闪避一还击,两个动作一气呵成,赫然正是技能[龙尾返]!当然,[龙尾返]的反击方式多种多样,这只是其中一种罢了。最关键的是,有[龙尾返]傍身,哪怕杨棠不外放内气不外放精神力甚至不外放五识照样可以对突发危机作出及时有力的反应。

  被肘中的肌肉男只觉脑袋一昏,整个人身体一麻,便即翻起了白眼,软倒在池水里。

  上官茗欣见杨棠没事,反而将偷袭的肌肉男打晕过去,不禁拍拍胸脯,长吁了一口气。而杨棠却惊叫起来:“哎呀~~快来人呐快来人呐,有人在池子里休克昏倒啦!”喊话的同时,他藏在水下的脚还踹了肌肉男一脚,将他已无意识的身体踹开了两米。

  因此,当众人循声往来时,只看到杨棠跟上官正在向肌肉男靠拢,而他俩的动作也引得周围热心的嬉水男女凑拢过来,大家齐心协力将肌肉男弄到了池岸上。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竟然没谁发现最先帮忙施救的杨棠和上官已经溜出了人群,小跑到一边跟段亦斌夏娥汇合去了。

  “咦?张哥他们呢?”杨棠一边接过段亦斌递来的干浴巾擦身体一边问。

  段亦斌摇头道:“不知道,你们下水之后他们也下水了,再然后就没见人影了。”

  “行了,甭管他俩,我们赶紧撤吧!”杨棠道。

  段亦斌闻言怔了一下,随即问道:“出啥事儿了?”

  “等会儿再告诉你,先回房吧!”

  于是四人联袂离开了露天泳池这片儿,回到了套房层。而在路上,杨棠就已经把事情跟段夏二人大略说了一下。

  段亦斌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担心杨棠会不会下手太重。反倒是夏娥,之前没经历过肌肉男这样的骚扰,直到房间层还在嘟囔:“那男的怎么能这样,欣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儿!”上官茗欣很大度地挥了挥手,心忖要不是那肌肉男,她又怎么能收获到杨棠的嘘寒问暖呢?不过等各自进了房间清洗的时候,上官茗欣越回想就越气肌肉男的非礼举动,实在不忿,她居然抄起了手机,翻了个宁都的号码拨过去,不通,又换了一个再拨,这才通了。

  电话很快被接起,对面一个严正却不失爽朗的男声传来:“喂,这里是宁都市警察局局长办公室,请问……”

  没等对方把话说完,上官茗欣直接道:“我叫上官茗欣,找郭厚德!”

  “啊?你是找郭书记吗?他……”

  “哟,德叔这是升职啦?他手机换号了吗?我打他手机怎么打不通?”

  对面接电话的男声一阵狂汗:“就我所知,郭书记没换手机,不是,我跟你聊这些干嘛?请问你具体有什么事?有预约吗?我好帮你转达。”

  上官茗欣一听,小脾气有点上来了:“你那儿的座机能看见我的号码是吧?那麻烦你跟德叔传个话,就说我这边有个急事要他帮忙,让他照号码回复我……另外,我重复一遍,我叫上官茗欣,品茗的茗,欣赏的欣!”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与此同时,回屋清洗干净的杨棠正停停稳稳地坐下来,反复练习着技能[支配冰冷],因为他发现,他越练习[支配冰冷],他所能聚于体表的冻气就越寒冷。

  这可不是杨棠自身完全靠感觉摸索出来的,而是他买了几个低温温度计仔细测量后的结果。

  拿出最初的[支配冰冷]来说吧,大概冻气的温度只有零下几度,甚至仅仅零下一两度也说不定,但总之下零下,要让水结冰还是能够办到的。只不过那时候杨棠并未买温度计,所以也就没有测出具体数值。

  好在偶然买了温度计之后,杨棠百无聊赖中连着施展了[支配冰冷]十好几次,结果发现这技能发出的冻气一次比一次低温,虽然每次只低零点三度都不到,但的确在坚定不移的降低,所以杨棠在幻想着,如果[支配冰冷]随着练习,冻气温度能一直降低下去呢?

  要知道,现代科学展开了这么多年、研究了这么多年,其中对于高温低温的研究还有限得很,但至少根据当前的理论,高温上限无法划定,但低温下限却固定了许多年,那就是绝对零度,零下负二百七十三点一五度。在这个温度上,一切微观事物都将停止活动,整个世界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杨棠在意盈,如果他拥有了绝对零度的冻气,那岂不是可以秒杀一切,包括核包蛋。你核包蛋不是牛逼么?但只要我绝对零度的冻气一到,核包蛋内部的一切玩意都停止运作了,自然就变得毫无威胁。

  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一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实现,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幻想,但杨棠觉得,既然[支配冰冷]越练越低温,咱完全可以试一试将其修炼到lv3级,看看到底有多低温,即使达不到心中最理想化的境地,但只要足够低温,其实不用绝对零度照样能对付核包蛋,你比如零下一百五十度,这样的低温一旦侵入核包蛋内部,别的不多说,那浓缩铀和其它反应试剂保证冻得跟石头一样硬,根本搅不到一块去,那还咋反应咋爆炸咧?

  .

  .

  ps:求订阅!!

  ps:仍在病中……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611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