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60 阳于表2(求订阅!)

460 阳于表2(求订阅!)

  “杨老弟啊,我可不这么看,凭你能写出‘心有灵犀一点通’,今次腾龙集团举办的《赏花诗词大赛》就该有你一席之地。”

  “怎么可能……”杨棠不太相信张勤的话。

  “怎么不可能,这可是腾龙集团举办的大赛,腾龙诶!”张勤一本正经道。

  杨棠摇头苦笑,毕竟今世他还没切身感受过腾龙集团的威势和影响力。

  要知道,目前的华夏腾龙集团乃是由多方控股,但最大的几个股东分别是国朝的炎黄投资基金、占股三成,皇室朱氏、占股两成半,腾龙集团最初的三大创始人、共占股三成半,剩下的由几个小股东分别持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不等、还有就是不足百分之三的流通股、加起来刚好一成。这其中,皇室一直支持腾龙三大创始人,只负责稳坐钓鱼台分红,基本不参与集团的管理和运营。

  这时,夏娥忍不住插了句嘴:“张大哥,你说的腾龙集团是不是我们用的电脑系统那个呀?”

  “可不就是……不过腾龙可不单单只做电脑系统啊!”张勤侃侃而谈,“它从成立之初就是软硬并举,美国巨软公司在这方面就赶它差了一个档次,他们硬件这方面是后来才搞的……”

  大伙儿边吃早点边听张勤侃腾龙和巨软的发展史,正得劲的时候,一只手倏然从夏娥颈侧伸了出来,抓向桌上的纸巾盒。夏娥被惊了一下,为了避免手擦在她脸颊上,下意识往旁边闪身,结果哗啦一声,将椅子给挤翻了。

  同时,由于段亦斌是挨着夏娥坐(另一边坐的是杨棠)的,手从后方伸来时,他莫名其妙之余,也有一点恼火,正打算回头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没曾想先一步看到了夏娥撞翻椅子的狼狈,当即再没有别的念头,直接起身架起肘子往后一撩,只听哐一声,刚拿住纸巾盒的手被顶开,已经腾空的纸巾盒桌面,盒盖与盒体分离,里面的纸巾撒成一片。

  “你干嘛?”撩完肘的段亦斌猛然旋身,瞪向后方,目光正好跟一个死鱼眼眼袋很重脸色略略泛青一身巴宝莉休闲装的小年青对在一起。

  面对瞪眼的段亦斌,巴宝莉青年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随即高声道:“你问我干嘛,我还想问你干嘛呢?我那桌纸巾没了,只是过来拿一下,没想到你这么大反应,把我手撞得好痛!”说着,他边捏着胳膊被撞的地方边侧头回望他所在的餐桌。

  杨棠等人顺着巴宝莉青年的目光看去,那张桌上的纸巾盒被彻底打开,翻放着,里边果然没有纸巾。这样的情形让段亦斌多少有点尴尬,正想说赔礼道歉的话,孰料杨棠一指另外那边的餐桌,瘪嘴道:“我说死鱼眼,你少扯淡,那边没有纸巾吗?跑我们这桌来取,取之前还悄没声的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大伙儿又顺着杨棠指的方向看去,那边果然有一张空餐桌,同样有纸巾盒,而且看上去有纸巾露在外,很满的样子,关键是它距离死鱼眼所在的餐桌并不比杨棠他们这桌来得远,可死鱼眼偏挑他们这桌来取纸巾,显然别有用心。

  “呵呵…”巴宝莉青年不屑一笑,丝毫不把杨棠的质问放在心上,“我只是觉得你们这桌顺路一点。”

  这话明显是借口,毕竟按照华人的通俗习惯,即便是公众地方,已经被人占用了,如果想借用的话,借用人至少会向在座者示意一下,比如去面馆吃面,觉得味淡了,想加点酱油,向店老板求助,店老板正忙得不可开交,就说了句“桌上有酱油,自己加”,结果扫视了一下,发现自己桌上有醋有辣椒,可就是没酱油,而别的桌上三样东西都齐备,只是这个时候每一桌都有人在用餐,那过去“借”总得向在座的食客说一声“用一下这个”,又或者拿走酱油时向对方点头示意一下,这总合乎情理吧!

  可眼前,巴宝莉青年丝毫没这个觉悟,继续胡搅蛮缠道:“真顺路,你们都瞪我干嘛?况且我想哪桌纸巾不拿哪桌纸巾是我的意愿,你们管不着!”

  杨棠哂道:“你想拿哪桌的纸巾我们是管不着,但有个前提,别干扰到其他人的自由行动,而你刚才已经影响到我们吃早餐了。”

  “哦,那对不起……”巴宝莉青年毫无诚意地道了句歉,然后冲夏娥道:“小美女,刚才是我唐突了,没吓到你吧?”

  见此一幕,就连张勤董筠也看出了巴宝莉青年的司马昭之心。

  其中最不爽的自然要数段亦斌,夏娥是他未来媳妇儿,被另一男人当众搭讪,是个男人都会吃味。当下,段亦斌卡入夏娥与巴宝莉青年之间,用屁股厥了一下巴宝莉青年,同时关心夏娥道:“丫头,没摔着吧?”

  夏娥轻轻摇摇头,声若蚊呐道:“斌子哥,我没事!”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我跟小美女说话呢,你挡着我了!”言语间,巴宝莉青年从后面伸手扳住了段亦斌的肩膀,想将他扫一边去。

  段亦斌感受着肩膀上的力道,心头不爽瞬间到了极点,顿时恶向胆边生,突然抓住巴宝莉青年的手,一扭臂一旋身,直接给对方来了个反关节腕技,同时侧身上步,别腿靠住巴宝莉青年,再一绞他的腿弯,巴宝莉青年哎哟一声痛叫,膝头一软,整个人差点没给杨棠他们跪下。段亦斌仍不罢休,反拧着他的手腕再一旋身,索性将他整条胳膊都反转了。

  “痛痛痛痛痛……”巴宝莉青年跪在地上简直痛不欲生,段亦斌心头恶气总算舒缓了一些,正打算再整他几秒就松手,可就在这时候,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不知何时已步入杨棠等人的圈子中,似慢实快地来到段亦斌背后,陡然飞起一脚踢向他的腰眼。

  杨棠早就留意到了蜡黄脸中年人,此人体型有些偏瘦,属于那种精悍的身形,并且他下肢和上肢有些不成比例,腰部肌肉十分发达,模样很普通,甚至有点丑,但他那双眼睛却将面部其它五官都弱化了,目光特别锐利,好像刀子,似乎能从人身上剜下肉来,又有点像眼镜蛇盯住人看时那样漠无表情。

  见蜡黄脸中年人起脚踢向段亦斌后腰,杨棠瞬间发动了[缩地法],来到了段亦斌背后,站定,踢膝。

  “嘭!”

  一声闷响。

  杨棠有内气外放体表包裹着的左膝与对方的脚掌对垒在一起,一触即分。

  周遭众人只感觉附近的空气都震了一下。

  中年人蜡黄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之色,收回踢出的脚,以金鸡独立的方式往后跳了两下,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这时,蜡黄脸中年人用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小兄弟,你的铁膝功名不虚传,未知是哪一支的?”

  哪一支?

  杨棠有点理解不能。

  但若身在江湖,这话便很好理解,因为蜡黄脸中年人口中的铁膝功并非什么绝世功法,所以许多门派曾经都有过传承,即便当了华夏当代,也有三支自号嫡传正宗的铁膝功,这就好像太极拳,有陈氏太极、杨氏太极、武氏太极等等,这样算是同一门功夫下的不同流派,也称作分支。核心理论还是太极,只是招法运用上各有枢机。

  “我哪一支都不是…”

  “那……你怎会铁膝功的?”这下轮到蜡黄脸中年人理解不能了。据他所知,由于越到现代越到当代,武林各派越是衰微,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派秘笈也由残缺不全发展到残破不堪的地步,有些甚至遗失了,所以到了现在,哪怕是几百年前武林中的大路货秘笈,若放到如今,只要是全乎的,那都是镇派宝典,即使门内弟子也轻易不传,何况外人?

  “铁膝功什么玩意儿?我不会!”

  杨棠这话一出,蜡黄脸中年人差点没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好半晌,这边段亦斌都松开了巴宝莉青年,他才缓过来,极力保持平静的语气道:“我的踢腿可不是随便的招法就能破的,除了铁膝功,我实在想不出……”

  杨棠悍然打断他的话头道:“想不出就别想了,总之我重申一遍,我不会铁膝功!”说着,一伸手将痛哭流涕的巴宝莉青年拽到腿边,冷笑道:“你应该是小子的保姆吧?那你就应该看着他点儿,别把他放出来乱咬人,当心我宰了他,听清了吗?”

  蜡黄脸中年人闻言忙不迭点头:“我、我会约束少爷的。”

  “那就滚吧!”杨棠俯视着巴宝莉青年,对方正不忿地恶瞪着他,“再看我、再看我,再看我信不信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了。”

  这话没吓到巴宝莉青年,反而让蜡黄脸中年人心惊肉跳,他再顾不上脚掌骨碎裂的严重伤势,扑通一声趴到在地,手脚并用凑到巴宝莉青年身边。

  此一幕,看得围观食客们惊诧莫名。

  ps:求订阅!!

  ps:仍在病中……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660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