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1章 我只想低调

第1章 我只想低调

  暴雨倾盆,天空与地面连为一体。雨水打落地面,溅起一朵朵晶莹透亮的雨珠,映照着人世间万千幻想。

  一个孤独的身影从雨幕中走来,黑影在无数水滴中幻化为千姿万态。

  黑色雨伞被随意的丢在脚边,男子潇洒的甩了甩头上的雨珠。

  稀疏的胡渣带着些许的沧桑,明亮的眼睛勾勒出他的饱经风霜。

  贴身的黑色西服让他看起来格外的修长,仿佛是矗立在雨中的永恒雕像。

  “又疼了”林飞扬深深的吸了口气

  后背处的伤痛总是会在雨天时发作,那是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疼痛,一直痛到骨髓之中。

  自从那最后一次任务,他侥幸逃出来后,后背的伤,已经伴随了他三年。

  像是烙印一般,让他永远无法和那场失败的行动脱离。

  他的手伸进口袋,居然从这一身笔挺的西装里掏出了一瓶二锅头。

  仰头喝了一口,烈酒入口,辛辣气息顿时游走全身,背后那折磨人的伤痛似乎也隐隐减弱了一些。

  林飞扬擦干嘴角的酒液,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的金字招牌,海岛银行四个大字扑入眼帘。

  “每个月这个时候,都要像可怜的乞丐一样来接受施舍。哎,林飞扬啊林飞扬,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他苦笑着摇头,大步朝银行内走去。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拥有绅士贵族气息的男子,当年竟是叱咤风云的恐怖人物,光是提到他的名字,就会让无数人胆寒。

  这么一个西装笔挺的人,自然刚刚进门就受到了大堂经理的关注。从林飞扬的装束来看,敏锐的大堂经理明显感受到这是一个大客户。

  “先生,您要办理什么业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大堂经理躬身说道,满脸堆着笑容。

  林飞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潇洒的递给大堂经理,嘴里只蹦出了两个字:“取钱!”

  大堂经理非常恭敬的接过支票,开玩笑,什么人才能用支票,那可是富豪的专利啊,大堂经理感觉自己今天交上了好运,能结实如此仪表堂堂的一位富豪。

  大堂经理恭敬的接过支票,笑哈哈的朝林飞扬弯腰,可几乎是瞬间,他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因为支票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一个让他震惊到极点的数字---------两千块人民币。

  “怎么?取不了吗?要预约吗?”林飞扬看着大堂经理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两千块你还用支票,你,你,你”大堂经理有种看着外星人的感觉,眼睛瞪大到极致,死死的看着他,对林飞扬简直无话可说。

  取不了?两千块还要预约?预约你妹啊!

  大堂经理很有种一脚把他踹出去的冲动,看向林飞扬的眼里满是鄙夷。

  像林飞扬这种穿着上等人衣服故意充作大款的人他见的太多了,害的他白白高兴一场。

  “等着,我给你去取号,到那边排队去!”大堂经理的脸色瞬间冷淡,阴阳怪气的对林飞扬说完,转身便离去。

  林飞扬摇头苦笑,自从他从国外秘密回到了国内后,一直都非常低调的生活。

  别人对待他冷漠的眼神和鄙夷的态度,他经受的太多了。

  其实他的口袋里一直有一张黑卡,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家银行无条件预支五千万。而且是美元,绝对不是人民币。

  只不过这张黑卡关系重大,若是他一使用,给他这张卡的人便立即知道他在哪里。

  而这是林飞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在这座城市里,遗忘过去那悲痛的一切。

  他过去的身份和所经历的一切,让他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低调,低调,他只想低调的混迹于正常人之间。

  走到了等待区,林飞扬无聊的坐下,拿出口袋里的二锅头,仰起头便痛快的喝了一口。

  突然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在这雨天闻起来,让人神清气爽。

  林飞扬缓缓转过头,只见在他的身后坐着一名穿着绿色长裙的极品美女。

  “呦,美女吗!”林飞扬情不自禁的张大嘴。

  毫不夸张,这真的是一个可以让林飞扬瞬间心动的美女。

  弯弯如月牙般的眉毛,恬静可爱却带点冰霜的瓜子脸。

  吹弹可破并泛起微微红晕的雪白肌肤,尤其是那双如珍珠般的明亮双眼,如同藏着这世界上最神秘的宝藏,让每一个男子都有种想要探寻到底的欲-望!

  林飞扬顺着她的脸往下看去,修长白皙的脖子,优雅修长的大长腿。

  即使是此刻她简简单单的一个懒散坐姿,也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优雅感觉。

  尤其是高高耸起的双峰,撑的上衣都快爆裂,让林飞扬想挪开眼神都困难。

  “我-靠,极品啊!”林飞扬没忍住,这句话脱口而出,同时用力的咽了口口水。

  美女很是厌恶的看了眼林飞扬:“你说什么?流氓!”

  林飞扬吞了口差点掉出来的口水,呵呵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不过我的话稍微粗俗了些。那我换句话,你好比天上的星星,让人只能仰望,恨不得用一辈子去追寻。你看,这样好吗?”

  美女冷哼一声:“泡妞的手段太老套,以为搭讪两句就能引起女人的注意吗?”

  她又看了看林飞扬手里的二锅头,更加厌恶道:“大早上的就抱着个酒瓶,一看就是个邋遢的酒鬼!而且还喝二锅头,别以为穿了西服就能掩饰你穷**丝的身份!”

  林飞扬摇头苦笑,刚想说话,突然间银行大门方向传来了惊叫声。他猛地抬头看去,只见两个保安从外面直接飞了进来,接着重重的摔倒在地。

  “抢劫都不许动,谁动我弄死谁!”一个带着蒙面头套的人猛地从外面冲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把土制的猎枪,冲着银行里所有人大吼。

  尖叫声立即响起,慌乱的人们想要逃离这危险的地方。

  但大门外随即又冲进来三名带着头套的男子,迅速将大门拉下。

  然后冲向了银行里,控制人群不让他们乱跑。

  林飞扬朝天翻了个白眼,心想他怎么就这么倒霉。

  在这座城市里隐藏了三年都没出什么事,今天居然还碰到抢银行的。

  一名劫匪朝他所在之地跑了过来,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刀,还没靠近便大吼:“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快不然的话,老子一刀砍死你们!”

  “银行里有的是钱,你们不是来抢银行的吗?为什么要来抢我们?而且,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一刀,绝对砍不死我们两个人!”林飞扬摊开手一本正经的说道。

  顺便朝旁边的美女眨眨眼,样子无比的轻松。

  劫匪被林飞扬的话给愣住了,呆呆的停在那里整整几秒钟没动静。

  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冲着林飞扬大吼:“你他-妈的废话什么?老子爱抢什么就抢什么,用得着你来教吗?在多一句废话,老子先废了你!”

  猛然,他的眼睛盯在了林飞扬身后那个美女身上。

  几步冲了过去,夺过美女的包,又摘下美女胸前的项链。

  眼睛贼兮兮的在美女的胸部狠狠瞪了下,林飞扬能听见他吞口水的声音。

  “看什么看?”美女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

  劫匪立即发出一阵放-荡的笑声:“看了又怎么样?老子不但要看,等会儿还要摸呢!”

  说完,他转身对林飞扬道:“小子,你的东西呢?快交出来,老子还能饶你一条命!”

  林飞扬很诚恳的摇摇头:“我的东西不能给你!”

  “什么?”劫匪显然很是惊诧,大吼道:“你的命老子都能拿,你所有的东西现在都是老子的,快点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林飞扬非常认真的看着劫匪:“你确定,肯定,一定要我的东西吗?”

  “老子非常非常确定的告诉你,交出来!”劫匪几乎快要贴着林飞扬的脸大吼,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给他吧,没必要和他们玩命!”美女在一旁焦急的说道。

  “就是吗,你看看人家多识相,小子你”

  劫匪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只拳头在他的眼前急速放大。

  他根本就没有躲闪的资格,“砰”的一声,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力道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劫匪只感觉整个人像是被火车撞了一样。

  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身子飞出了两米,砸倒了大排的座椅才重重的摔下。

  “老子最恨人家抢我的东西了,而且还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林飞扬慢慢收回拳头,冷哼道:“还有,你的嘴很臭,不应该那么靠近我说话,知不知道差点把我熏晕了!”

  这边的响动立刻惊动了在银行另一边的三名劫匪,三个人齐齐转过头,猛然看到他们的同伴被打飞晕倒在地,齐齐楞住了。

  “我-草你妈的!”拿枪的劫匪怒吼着掉转枪口,可空中突然传来呼啸之声。

  劫匪的枪还没完全转过来,一个重物便重重的砸在了脸上。

  “砰”的一声,酒瓶碎裂。

  劫匪的脸部也被砸开了花,身体一歪,和之前他的同伴一样重重倒下。

  另外两个劫匪大吼一声,放弃了其他人质,怒吼着向林飞扬冲去。

  林飞扬嘴角上挑,以普通人无法理解的速度腾空一跃,落地时已经到了第一个被他打晕的劫匪身边。

  从他身上抓起那个美女的包,身体在空中急速旋转一百八十度。

  加速度和惯性让本来皮质的包变成了最可怕的武器,只听“砰砰”两声闷响。

  冲上来的两名劫匪还没靠近林飞扬,便被皮包重重的砸中了脑袋,眼前一黑向后栽倒。

  四名劫匪从进来到被打倒,连两分钟都没有。

  一切都像是戏剧一样,发生的突然,结束的更加突然,甚至还有许多人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林飞扬将包扔给了呆呆坐在椅子上的美女:“不用谢我的救命之恩了,要是真的要谢,我喜欢肉-偿!”说完笑着向外走去。

  大雨如柱,没有减弱的迹象。

  远处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林飞扬撑起雨伞,看着手中两千块的支票,摇头苦笑。

  “两千块而已,怎么取个钱就这么难呢?哎,这次暴露了身份,以那帮人的能力,很快就能找到我。看来要换地方了,这里待了三年,真是有点舍不得啊!”

  林飞扬重新走入了雨中,在警察到来前一刻消失在了雨幕里。

  只是他没看到,在他离开不到三十秒,那名美女从银行里冲了出来。

  她的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林飞扬消失的地方,眼里透出一丝满意:“拿走了我的东西就要不辞而别吗?没那么容易!林飞扬,你跑不掉的!”

  天色渐渐黑沉,大雨滂沱,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之中。

  林飞扬特意换了一个银行取了钱后,绕了一大圈才返回自己的住处。

  他过去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刚刚银行里面那么一闹,他怕有人已经盯上他,所以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临近住处,林飞扬回头看了看。

  雨幕很安静,漆黑的巷子里只有路灯拉长他的背影,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不由长长的吐了口气:“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该死的,想过段平静的生活都不行。”

  林飞扬刚转过头,两道笔直的灯光猛地刺亮了他的双眼。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死神,你还要躲多久?”

  林飞扬一愣,随即苦笑着摇头:“哥只是想低调。低调而已,难道就这么难吗?”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222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