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214章 相依相偎

第214章 相依相偎

  疼痛犹如洪水猛兽,冲击着全身每一个角落。

  一股股针刺的感觉渐渐加重起来,林飞扬如今感觉似乎有千万把巨锤在猛烈的敲打身体。

  他知道,这是自己身体里两种基因彻底爆发的前兆。

  原本他的身体还可以靠药物来压制,可现在苏熙走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药物。

  大滴汗水从额头流下,整个身体瞬间被汗水打湿。

  这一天来,他强行利用身体内那部分被改造的基因,提升自己的速度和反应能力。

  现在,那些被他利用的基因已经无法在被他控制。

  在他身体最虚弱的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如同千军万马冲出牢笼,要占据他整个身体。

  但他身体里原有的基因还在努力做着抗争,于是林飞扬现在的感受就像,有两支军队拿他的身体做为战场,各种重武器轮番上阵,他的身体已经被毁的残缺不全。

  “啊”

  终于没忍住,林飞扬惨叫一声,浑身颤抖着倒地。

  那种痛苦简直不是正常人所能承受,就好像所有的器官和血脉都在爆炸一样。

  即使坚强如林飞扬,此刻也蜷缩着身体,像是羊癫疯一般痉挛起来。

  林飞扬的惨叫,将熟睡的安妮惊醒。

  她猛地睁开眼睛,一眼便见到林飞扬倒地猛烈的抽搐。

  “你怎么了?”安妮惊慌的扑了过去,眼神中流露出惊恐和慌张。

  但她的手触摸到林飞扬身上时,就像触摸到火上一样。

  此刻林飞扬身体的温度正在急速升高,身体表面温度最少超过了四十度。

  安妮无法想象,林飞扬的身体里,此刻到底有多少度。

  “你到底怎么了,快说话啊!”安妮着急的想哭。

  试着推了几下林飞扬,但林飞扬此刻神志已经有些不清,眼睛甚至翻白,脸色火烧一般的红,但神色里却透着死一般的苍白。

  安妮没有带急救包,她以为林飞扬或许是之前被炸伤,伤口开始发炎,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在热带雨林这种温度原本就高的地方,如果不及时消炎,恐怕林飞扬就要死在这儿了。

  安妮咬咬牙,摸着林飞扬的脸说:“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安妮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快速冲了出去,消失在洞外漆黑的夜中。

  洞里,林飞扬独自躺在地上颤抖。

  他好像听到了安妮的话,但那话语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遥远的让他必须用力去倾听。

  可现在那声音又没了,他的整个世界就只剩下难以形容的疼痛。

  “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是不是我要死了算了吧,就这样死了吧,正好可以去见那些死去的兄弟。他们一定很想我吧?”

  林飞扬的意识渐渐模糊,双眼之中的生气越来越少,他快要被折磨的失去所有求生的能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林飞扬感觉要彻底感觉不到疼痛时。

  一股冰凉的感觉,突然间在自己的头部游走。

  如同万年冰山般,在一点点驱散脑袋里火山岩般的炙热。

  这感觉,实在是太舒服,让林飞扬竟然忍不住轻轻呻吟一声。

  紧接着,他感觉到全身都有这样冰凉的感觉在游走。

  每一次有那冰凉的感觉游走而过,他都会感觉到全身顺畅了许多。

  原本已经模糊的意识渐渐又回到了脑海,他拼命的睁开眼。

  好像看见安妮正蹲在他的身边,用力的摆弄他的身体。

  看完这一眼,林飞扬再次失去了意识,一切转为黑暗,他彻底昏迷了。

  安妮的身边,有四个芭蕉叶装着的干净清水。

  她撕破衣服,用清水一点点擦拭着林飞扬的身体,从而达到物理降温的效果。

  整整两个小时过去,安妮一直在机械的重复着这一个动作。

  从林飞扬的额头一直擦到脚跟,每擦一遍,都会摸摸林飞扬的身体,查看温度是否降下去。

  那细心的程度,就像小女孩在精心护理自己的头发,细致到每一根发丝。

  两个小时后,所有的清水全部用完。

  林飞扬身体的温度,也奇迹般的降了许多。

  但比起正常人,林飞扬此刻仍是在发烧,嘴唇苍白而干涩。

  安妮呆呆的看着林飞扬,这可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啊。

  她把自己的心和身体,全都在那个晚上交给了这个男子。

  从此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心了。这个男人去哪里,她的心就跟随着去哪里。

  而现在,这个男人回来了,把她的心也给带回来了。

  安妮突然觉得,原来自己还会笑,还会哭,还会难受和悲伤。

  要是这个男人死了,她的心也就彻底的碎了。

  接下来,她该如何面对漫长而遥远的等待啊。

  安妮慢慢的脱下衣服,直到脱掉了最后一丝。

  她安静的睡在林飞扬的身边,就像当年一样,从背后紧紧的缠绕着林飞扬。

  感受着林飞扬身体里传来的火热,触摸着那强大到让她平静的心动。

  一行眼泪,缓缓从安妮的眼角滑落。

  她将林飞扬抱的更紧一些,嘴里不停的呢喃:“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还欠我一个承诺呢!”

  漫长的夜,在两人依偎中度过。

  当阳光照进洞内,洒在林飞扬脸上的时候。

  他的眼皮轻轻一跳,最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意识已经重新占据他的大脑,此刻的他只感觉身体里千疮百孔,像是被核弹炸过一样残破。

  稍微动一下身体,便感到无比疼痛。

  他晃了晃脑袋,想要强撑着爬起来。

  可刚刚一动,感觉身体被牢牢的禁锢住。

  他诧异的低头看去,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

  而且,还有两只白嫩嫩的手,如同八爪鱼一样缠绕自己的胸口。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林飞扬惊呼出声。

  他的惊呼,也把熟睡的安妮惊醒。

  “你醒啦?”安妮缓缓坐起,高耸如羊脂般的双峰,毫无遮掩的呈现在林飞扬眼前。

  林飞扬有种要喷鼻血的冲动,赶忙转过头去。

  “喂喂喂,我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林飞扬紧张的问起来。

  安妮静静的穿着衣服,或许她昨夜做了一个好梦,脸色非常红润。

  “没什么,看你身材不错,睡了一把!”安妮站起身开始穿裤子。

  林飞扬有种要吐血的冲动,拍着地面大吼:“你这是乘人之危,禽兽啊就不能等我醒了再说嘛?”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222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