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226章 不爽就干

第226章 不爽就干

  刘冲的话,如同一记炸雷,在林飞扬的脑海里轰然炸开。

  所有的悲伤和绝望全都被抛开,林飞扬如同炮弹一般弹坐起来。

  一把抓住刘冲的胳膊,力气大的就连刘冲都有些受不了。

  “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林飞扬焦急的大吼。

  刘冲一把挣脱开林飞扬的双手:“大哥,不要激动好不好!”

  “你快点说,别特妈跟我废话!”林飞扬恨不得抽他两嘴巴,这时候还吊自己胃口。

  刘冲咳嗽一声,故作神秘的说道:“我告诉你吧,自从那天,苏熙回国后,就一直很伤心。发了疯似的要带人去寻找你,差点就把她哥哥的办公室给砸了!”

  听到这里,犹如一股暖流流入心房,让林飞扬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要融化了。

  “原来她还是关心我的,原来她并没有忘记我!”林飞扬心中有个声音在欢快的大喊。

  刘冲看到林飞扬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便继续说道:“不过后来传回来消息,说你被红蜘蛛佣兵追的跳崖,已经死在了那里!”

  “从那天起,苏熙就消失了。听说是把自己独自锁在了屋子里,不见任何人!”

  林飞扬点点头,知道苏熙原来这么在意自己,也不枉费自己千里迢迢也要回来找寻她。

  这个女人,果然值得自己去深爱。

  “那为什么她又要结婚了呢?”林飞扬也感到这件事很矛盾。

  要是苏熙真的爱她,怎么刚得知自己死了,后脚就要跟别的男人去结婚,这也太快了吧。

  “还不是被逼的!”刘冲耸耸肩:“王昊那小子,一听说你死了,立马就去向苏熙的父亲提亲!”

  “他是准备趁热打铁,把苏熙给娶回家,免得夜长梦多!”

  刘冲不屑的说:“苏熙的老子也是个混账东西,就喜欢身世好的小白脸。被王昊一撺掇,就逼苏熙跟那小子结婚了!”

  “原来是这样!”林飞扬重新坐直了身子,双眼内精芒闪烁。

  刘冲看出林飞扬似乎很冲动,撺掇着说道:“喂,你准备怎么办?”

  林飞扬冷哼一声:“如果是苏熙心甘情愿,我没有什么话说。但若她是被逼着去做不喜欢的事情,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把她带走!”

  “好,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刘冲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这才是我认识的死神吗?不爽就上去干,躲在屋子里装死狗,根本就不是你的个性!”

  林飞扬呵呵一笑,之前他伤心绝望,完全不知道实情。

  当他知道一切的真相后,以他霸道的性格,绝对不会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嫁给别的男人。

  胆敢有哪个男人触碰自己的女人,一定要废了他。

  林飞扬寒声问道:“苏熙哪天结婚?”

  刘冲说:“两天后,世纪王朝大酒店。到时候,将会有很多名流去。毕竟苏家和王家都是大家族,给他们面子的人不会少!”

  林飞扬又问道:“到时候,那里的保卫措施应该很严吧?”

  “国安局情报科处长的妹妹结婚,新郎还是龙炎部队的二号人物,你说严不严?”刘冲夸张的说。

  林飞扬点点头:“能不能找点帮手来?我一个人,恐怕不行!”

  “这个”刘冲有些为难的说:“你师父下过命令,绝对不准有人去帮你。若是我们影子部队的人出动,那就是大事了。所以”

  林飞扬叹口气,他知道罗成不是不想帮他。

  下这样的命令,只是为了影子部队着想。

  他不能太自私,因为自己的私事,而影响整个影子部队。

  毕竟,那里可是他的家。

  “砰”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踢开。

  老孟几个老头哈哈大笑着走进来,将林飞扬给团团围住。

  “小子,这才像是个军人吗!有什么难题,我们就要端着刺刀冲锋。躺下流眼泪这种事,那都是娘们儿做的!”老郑笑着拍拍林飞扬的肩膀。

  老孟叉起腰,眉飞色舞道:“小子,别担心,你还有我们这些后援呢。我们老哥儿几个重装上阵,帮你去打爆那混蛋的车胎。”

  “你们”林飞扬指着几个老头,心中一阵郁闷。

  这些老家伙加起来都快上千岁了,去了能有什么用啊。

  “怎么,小子,你看不起我们吗?”老孟不高兴了。

  其余几个老头也各个摩拳擦掌,撸起袖子,大有要干一架的架势。

  “我们这些老兄弟,当年可是打过rb鬼子的。小鬼子都被咱们给干跑了,对付婚礼上几个小兔崽子,还能难倒我们吗?”老孟气哼哼的说。

  “老孟,这小子就是不信任我们啊,要不咱们在跟他干一架吧!”老王愤怒大吼。

  其余几个老头跃跃欲试,刘冲吓得赶紧躲到一边,以免无故遭殃。

  林飞扬算是怕了,连忙讨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各位爷爷的身体健康!”

  “少特妈废话,到底带不带我们参加?要是不带,我们就去告诉苏熙的爸爸,叫他在婚礼上安插多一倍的人手,防止你小子去捣乱!”老孟威胁。

  “各位爷爷,我算是彻底服了好吗?”林飞扬苦笑说道:“你们就是我祖宗,我不带谁也不敢不带你们啊!”

  老孟几人这才哈哈大笑:“好,算你小子识相!”

  林飞扬缓缓站起身,对几人深深一鞠躬:“两天后,拜托诸位了!”

  京城,郊区,一座废弃多年的别墅内。

  今夜,突然亮起了灯。

  这诡异的一幕,让周围路过的居民纷纷骇然,以为见鬼。

  寒风轻轻吹过,更增添了这间老别墅的古朴肃穆。

  别墅的二楼,一名瘦高男子放下窗帘。

  他的眼角有一道刀疤,眼皮只要微微一动,那条刀疤就如同活了一样颤抖起来。

  “蝮蛇,外面很安全!”刀疤男寒声说。

  声音犹如一把锯条,简直是折磨人的耳朵。

  很显然,他的嗓子受过非常严重的伤。

  坐在沙发上的蝮蛇缓缓睁开双眼,眼眸内似乎跳动起两团诡异的火光。

  他的身后,依次站立着八个男子,每个人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犹如木头。

  “大家都先休息吧,雇主说了,两天内,一定给我们目标的地点!”

  蝮蛇的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不管目标是谁,这回,他死定了!”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222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