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465章 第463:就是抢你们

第465章 第463:就是抢你们

  天还未亮,林飞扬便将大家全部叫了起来。

  昨夜哭过,闹过也笑过。

  这群铁血军人们已经将心中所有的不满全部发泄殆尽。

  阳光升起的那一刻,他们又重新挺起了胸膛。

  因为他们都记得死神对他们说过的话。

  不管走到哪里,都别忘了,自己是流沙的人。

  流沙只会隐伏,绝不会消失。

  基地外,一辆中巴车早早的等候在那里。

  魏东站在车边,满脸不舍的跟众人告别。

  林飞扬在上车前,回头向大门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

  仿佛想要跃过千里,寻找到他想要看的那个人。

  “别看了,苏熙被她老爷子派人看管起来了。一个月内不准出门!”

  魏东看穿了林飞扬的心思,沉声说道。

  林飞扬点点头,对魏东淡淡一笑:“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照看好亚美。她是个很可怜的女孩!”

  魏东一愣,但随即点点头:“放心吧,绝对不会让她有事的!”

  林飞扬展颜一笑,转身上车。

  中巴车呼啸着向大路驶去。

  等中巴车远离之后,魏东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怜悯。

  “死神,或许你还不知道,其实亚美”他深深叹口气,转身离去。

  林武市距离京城大约有四百公里的路程。

  城市靠近海边,拥有便利的海港,从古至今都是重要的货物贸易集散中心。

  同时,这里也是商业集中之地。

  许多跨国公司都在这里设立了分部。

  利用靠近港口的优势,统一销售和经营他们在华国的一切生意。

  国安局在这里下设了一个非常小的分支机构。

  目的在于协助当地警方侦破走私以及贩毒案件。

  同时,因为林武市的重要,这里也成为国外各股敌对势力重点目标。

  国安的分部设立在这里,另一个原因,便是起到一个监测的作用。

  中巴车行驶了五个多小时后,终于驶入了林武市区。

  带队的是一名国安的特工,车停下后,他将一张张身份证明递交给每个人。

  “对不起了各位,因为特殊原因,无法将你们一一送到,只能由你们自己去各部门报告了!”

  特工礼貌的朝众人笑笑,但那眼神之中分明在说。

  快点滚蛋,老子还要赶着回去。

  “我要去的地方,在这个什么侯冰县,离这里有多远啊?”猴子拿着自己的身份证明,满头雾水的问道。

  特工摸着头笑道:“抱歉,我也不知道有多远。不过听名字,应该是县城。现在去赶公交的话,天黑了肯定能到!”

  “我草!”猴子爆出一句粗口:“那路费谁报销?”

  “需要你们自掏腰包!”特工说。

  “连差旅费都没了吗?”猴子瞪大眼睛。

  特工一脸无奈:“我也没有办法,上面没有拨路费给你们啊。我很想私人赞助你们一下,可惜我今天没带钱包!”

  特工转头看向司机,司机立刻耸肩:“我也没带钱包,别看我!”

  猴子大骂:“你丫的装什么装,中途加油的时候你还付钱的!”

  司机立刻开始装聋作哑:“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好,听不见你说什么!”

  “我草!”流沙小队所有人低吼。

  “跟他们费什么话,直接抢!”林飞扬怒吼。

  队长都下达了命令,其他人也不客气了。

  直接扑上前将司机和特工按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他们的衣服全部扒掉。

  只要是值钱的东西,全部搜刮一空。

  司机和特工急的大吼:“强盗,强盗,你们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我要回去告你们!”

  可没人理睬他们的惨叫,流沙队员们迅速的扒掉他们的衣服。

  中巴车在路边猛烈摇晃,里面还不断传来惨嚎。

  好奇的行人以为发生抢劫,立刻冲上去看。

  可透过玻璃一看,车里居然是五六个大汉正在撕扯另外两个男人的衣服。

  那两个男人已经被扒光了上衣,还被强行摁在地上。

  而那五六个大汉满脸猥琐的笑容,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围观的行人立刻散开,一些年纪大的指着中巴车愤怒大叫:“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大白天的就搞车震还是一帮男人在震,真不要脸啊!”

  很快,特工和司机被脱的一丝不挂,随后被扔在了角落。

  两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像是被**了好几遍,满脸都是委屈。

  特工看猴子拿着他的钱包在数钱,气的大吼:“你这是强盗行为,我一定回去如实写报告!”

  司机苦着脸道:“给我留两百块,晚上我约了女朋友,好歹给个开房的钱啊!”

  神医猥琐的笑道:“你这辆中巴车这么宽阔,比酒店好多了。钱我们就代你们花了,回去记得找领导报销啊1”

  几人哈哈大笑,像是酒足饭饱又办完事尽兴而归一般,大步从车上走了下去。

  来到街上,林飞扬让大家互相留了地址。

  虽然同在林武市里,但大家都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

  猴子和坦克被分配到一个县,但他们一个被下放到深山老林的监狱去站岗,一个被安插到后勤基地当司务长。

  神医和猛禽倒是在一个地方,全部去市区的武警医院。

  奇才被调到了某研究所,看来是要让他被发配的时候也要发光发热。

  至于雄狮,则是去海边的边防哨所当一个排长。

  林飞扬将钱合理的分配给众人,然后记下了联系地址后。

  这才郑重的对大家道:“别忘了昨天晚上的话,我们是流沙,永远就都是流沙的一员。等国家再次需要我们的时候,我要你们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重新回归!”

  所有人的手重叠在一起,在林飞扬的带头下,大声吼道:“流沙不散!”

  四周的行人被他们的吼声吓了一跳。

  看着这群五大三粗如同神经病一样的汉子,纷纷向着四周躲避。

  林飞扬一个个送走了自己的战友。

  等他们离开后,突然间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虽说流沙不散,但此刻已经散去。

  不知到何时,流沙才能重新聚合在一起。

  看着手中的地址,拦了一辆车,快速向国安的分布行去。

  半个多小时后,出租车还没到达地方。

  林飞扬不由皱起眉头,心想国安的分部不是在市里吗?需要走这么久吗?

  “师傅,还有多久到?”林飞扬问。

  司机转头呵呵笑道:“快了,快了,还有半小时就到!”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222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