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467章 这里就是地狱

第467章 这里就是地狱

  国安的分部,从外面看去,实在是有点寒碜。

  若不是门口挂了块红色的牌子,以及还有两名卫兵站岗。

  林飞扬还以为这里是80年代的办公楼。

  他站在门口向里张望一下,老旧的办公楼上挂着闪亮的国徽。

  或许是因为他的穿着太像农民工,亦或是他探头探脑的样子十分可疑。

  一个卫兵立刻向他走了过来,另一人则将枪口下压,警惕的对准林飞扬。

  林飞扬连忙解释自己的身份。

  但卫兵显然不信林飞扬是来这里报道的。

  这里虽然是国安的分部,可来工作的人不都应该穿着正装吗。

  像林飞扬这样穿着身迷彩服就来的,打死他也不信林飞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无奈之下,林飞扬只能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

  卫兵仔细核对,又打电话进去确认后,这才放林飞扬进去。

  进入分部大楼,林飞扬原以为里面的装潢或许会好些。

  可进了这里才发现,里面的装潢比起外面还要破。

  外面好歹还粉刷过,而里面连八十年代的装潢都不如,简直就是七十年代的陈设。

  墙上甚至还贴着大字报,甚至还有标语。

  林飞扬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他又退出了屋子,准备重新进来一遍,看看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可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林飞扬的下巴瞬间掉在地上。

  “我草,国安那么有钱,分部怎么搞的像历史文物一样?要不要这么艰苦朴素啊?”

  林飞扬内心里叫苦。

  背着包,林飞扬朝大楼深处走去。

  前面路过的三间办公室,里面摆放了几张桌子。

  其中一张桌子上还堆满文件,而那桌腿都向两边岔开了,随时有崩溃的迹象。

  林飞扬倒吸一口气,心里暗骂魏东。

  这混蛋不是说照顾自己,给自己安排个好地方吗?

  这特妈就是好地方?

  明明就是把自己下放到劳改农场了好不好。

  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才看见一间大房间里坐着一群人。

  准确的说,是一群女人。

  可看到这群女人的一刻,林飞扬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再次崩溃了。

  下巴几乎惊的掉在地上,背包不知不觉就从手上砰的一声掉落。

  他使劲晃晃脑袋,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国安的分部怎么可能是这样。

  一定是幻觉,对,肯定是幻觉。

  这些日子他太累了,所以出现了很严重的幻觉。

  林飞扬自嘲的笑笑,可突然,身后传来诧异的声音。

  “这位同志,麻烦你让开一下好吗!”

  林飞扬骤然睁开眼,回头看去,吓得立马就向后跳了一步,伸手便去腰间摸手枪。

  说话的是名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根绳子,绳子下还吊着一串正在冒水的猪肺。

  她似乎也被林飞扬的动作吓住了,捂着心口埋怨:“一惊一乍的干嘛,想吓死人吗?”

  说完,也不顾满脸惊愕的林飞扬,自顾自的朝屋子里走去。

  林飞扬尴尬的站在墙角,眼里几乎快瞪出血。

  第一,是因为此次来林武,他什么武器都没有,只有裤管里的一把虎牙军刀。

  第二,是因为那女人居然在工作单位灌猪肺

  灌猪肺,而且还是在国安的分部里面。

  林飞扬真想仰头质问苍天,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居然把他发配到这里来了。

  他拿出地址,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

  确定这里一定就是国安的分部后。

  这才苦着一张脸,拿着背包朝屋子里走去。

  屋子里的女人们都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继续忙活手中的事。

  屋子里一共有六个女人。

  一个年级轻的,戴着厚厚的镜片,手指舞动,也不知道在狂输什么。

  她的旁边,一名中年妇女,正蹲在地上细心拨弄着一堆菜。

  而在她脚边,甚至还有两条刚刚被杀完的鱼。

  另一侧,两名年轻少妇相对而坐。

  一个打着手里的毛衣,一个纳着鞋底。

  两人还不时相视微笑,交流心得。

  靠右办公桌的一个女人,似乎有些暴力。

  拿着一把瑞士军刀,正疯狂的向她面前的一株盆景狂刺。

  盆景的树叶不断被刺落,桌子上一片狼藉。

  仿佛她要修炼成独孤九剑一般,嘴角甚至还时刻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林飞扬憋着立马逃离的冲动,轻轻嗓子咳嗽道:“大家好,我叫林飞扬,是刚刚调入这里的!”

  所有女人都再次抬起头,朝林飞扬轻轻点点头,哦了一声。

  接着,打毛衣的打毛衣,打字的打字,灌猪肺的灌猪肺。

  至于那位修炼独孤九剑的女侠,似乎更加兴奋了。

  已经站起身来,手舞足蹈的开始比划起各种招式。

  “你是新来的吗?”突然,一道略带幽怨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林飞扬诧异的回过头,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帅小伙站在身边。

  他眼里透出狂热和激动,看向林飞扬时,就像看到多年失散的情人一样。

  林飞扬眉头一跳,心想自己不会遇到变态了吧,自己可不是gay。

  想到这儿,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和对方保持距离。

  “对,我是新人,请问“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个帅小伙已经朝他虎扑而来。

  张开双臂,热情的一把将林飞扬拥入怀里。

  “亲人啊,总算是见到带把的了你怎么不早点,我想死你了!”

  帅小伙激动的大叫,办公室里的女人又一次抬起头,对两人无奈的摇摇头。

  林飞扬尴尬的脸都快滴血,拼命撑开搂住自己的帅小伙。

  “老兄,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我可是直的”

  林飞扬严重强调了最后一句,然后下意识的向后再退一步。

  帅小伙显然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出格,呵呵笑道。

  “别误会,其实,我也是直的,对男人没兴趣!”

  林飞扬松了口气:“那你激动个屁啊,搞的自己跟个怨妇似的。”

  帅小伙左右看了看,像是做贼似的把林飞扬拉出了屋外。

  林飞扬满脸狐疑,被对方一直拉到走廊。

  “你不知道,这里简直就是养老院啊。”

  看到四周无人,帅小伙终于哭诉道:“我叫方刚,本想着加入国安后,能有一番大作为。”

  “却没想到,被分到这地方。”

  “成天就听他们家长里短,油盐酱醋。我都快发疯了!”

  “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就应该报效祖国。可现在,却轮到天天替刘大妈打下手!”

  方刚满脸苦涩:“你说,我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男人来,能不激动吗?好歹有个人能说说共同话题。”

  就在此时,门内突然弹出一个脑袋,大吼道:“方刚,快来帮我弄猪肺。中午能不能喝汤,就靠咱们俩了!”

  方刚苦着脸,对林飞扬无奈的耸耸肩,受刑一般朝办公室走去。

  林飞扬震惊的四下扫视,仰天无奈的低吼:“魏东,你这是把我打入地狱了吗?”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222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