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663章 家

第663章 家

  家有大小,大为国,小为家。

  大家承载着梦想和荣耀,小家包容着伤感和委屈。

  无论在大家里怎样的闪耀,当累了或者委屈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永远是那个可以包容一切的温馨小家。

  疾驰的汽车飞奔在县城坎坷的小路上,摇晃的车声让林飞扬的思绪也在渐渐远航。

  周围熟悉又陌生的景象转瞬即逝,仿佛流星梦幻一般,短短瞬间,像是走过了自己前半个人生。

  越是靠近家,林飞扬的心就越是忐忑。

  十三年了,他已经离开家十三年了。

  父亲的身体还好吗?他的老寒腿还会在下雨的时候疼吗?

  他这些年过的好吗?

  想到父亲可能伛偻的身子,林飞扬忽然有种鼻酸的感觉。

  自己是个不孝的孩子,离开家这么多年,居然没有试着联系过父亲一次。

  他是获得了无上的荣耀,甚至到了步兵的巅峰,得到了兵皇的称号。

  可这又能怎么样?他能换回父亲这些年失去儿子的痛苦吗?

  就算他成为世界第一人,载着满满的荣耀回归那又怎样?

  那个渐渐衰老的父亲,要的只是他的儿子罢了。

  “怎么了,很紧张吗?”苏熙看出林飞扬的神色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

  林飞扬一愣,看着苏熙关心的神色,苦涩笑着:“确实很紧张,我都不知道,见到我爸爸后,第一句该说什么。”

  苏熙温柔的将头靠在他的怀里,柔声说道:“你只要叫上一声爸爸,然后说句我回来了就行了。这大概是他最想收到的礼物吧。”

  林飞扬深深点点头,右手用力搂着苏熙的腰,眼中很少见的流露一抹柔和。

  见惯了尸山血海,习惯了枪林弹雨。

  能够再次恢复平静,让林飞扬感觉非常的好。

  马上就要见到父亲,他可以骄傲的对父亲说,这些年自己没有白活。

  林飞扬的老家位于西北一座非常小的县城里。

  这里离边境线只有两百公里,县城里混住着好几支少数民族。

  从有记忆开始,林飞扬就住在这座小县城里。

  他的父亲叫林山,是一名退伍老兵,曾经参加过自卫反击战。

  一条腿被子弹打穿,造成终身残疾。

  回国后,便在家乡的面粉加工厂上班。

  林飞扬并不是林山的亲生孩子,事实上,林山这辈子都没有结过婚。

  据林山说,当年林飞扬被人遗弃在自己家门口。

  天寒地冻,林飞扬裹着小被子,小脸被冻的通红,却始终一声不哭。

  从那以后,林飞扬便成了林山的儿子。

  林飞扬并不是林山唯一的孩子。

  这个残疾的老军人还另外收养了三个孩子。

  用自己微博的工资,支撑着那个平穷的家,给这四个孩子一个温暖的成长环境。

  林飞扬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母是谁,他也不想知道。

  被生父母抛弃,对他们林飞扬没有半点留恋。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林山,那才是给了他生命的男人。

  车子即将驶入县城,开车的是神医,转头问道:“队长,接下来该怎么走啊?”

  此次陪林飞扬回来的一共有五个人。

  不但有神医和猛禽,还有刚刚被重新调回来的坦克和猴子。

  因为林飞扬的归来,在苏晨等人的强烈要求下。

  上级决定,准备重组流沙,所以将从前流沙的所有队员全部召回。

  林飞扬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县城出神。

  十三年过去,曾经只是一座小镇的家乡,如今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但由小镇变为了县城,还多出了无数陌生的建筑。

  林飞扬努力回忆了一下,指着一条路说:“这里应该是通往面粉厂的路,我家就在面粉厂宿舍里,从这里就能过去。”

  “好嘞!”神医转动方向盘,越野车飞快的向小路开去。

  两辆大排量丰田酷路泽飞快的行驶在小路上,犹如两头咆哮的怪兽在奔驰。

  酷路泽是军队首选军用越野车,拥有超强的越野能力。

  各大军区基本以这种大排量越野车为主,只有一线部队会使用猛士和勇士越野车。

  绕着县城的边缘开出十分钟后,一片老旧的厂房冲入眼帘。

  林飞扬在看到那片厂房时,全身狠狠颤了一下。

  像是被子弹击中胸膛,颤抖之后,全身都僵硬住了。

  苏熙感觉到了林飞扬身体的异动,赶忙紧紧搂住爱人的胳膊。

  淡淡清香传来,让林飞扬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

  不由感激的看了眼苏熙,暗道自己没有选错人。

  面粉厂很老旧,一看就是八十年代的产物。

  油漆斑驳凋零,露出墙面已经变成暗红的砖头。

  厂区内很忙碌,工人们穿着厚厚的衣服,全身都蒙在工作服里,白花花一片,只露出一双辛劳的双眼。

  在林飞扬的指点下,越野车开进了和厂区一样老旧的面粉厂宿舍楼。

  一共七座五层小楼,犹如亲密的兄弟般紧紧靠在一起。

  小区内道路很狭窄,最多只能容许两辆车通行。

  “停下,就是这里。”林飞扬指着一栋小楼激动的说道。

  神医一脚踩向刹车,刹车灵敏的做出反应,越野车稳稳停靠在小楼旁。

  林飞扬打开门,迅速跳下车。

  看着二楼的一间屋子,浑身都在颤抖。

  那间屋子就是他的家,他将所有童年的快乐都留在这里。

  这一刻,所有的紧张全都被抛在脑后。

  他迫不及待的迈着大步,飞快的向二楼狂奔过去。

  苏熙和神医几人也跳下车,紧紧跟在林飞扬身后。

  林飞扬冲上昏暗的楼梯,几步便跑上了二楼。

  站在走廊,林飞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家。

  大门口,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蹲在一个煤炭炉前,轻轻摇着芭蕉扇,双眼紧紧盯着煤炉上冒着袅袅白烟的瓦罐。

  “林琦!”林飞扬激动的叫道。

  虽然相隔十三年,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林山收养的另外一个孩子,比他小了三岁的弟弟林琦。

  听到有人叫自己,林琦立刻转过头。

  看到林飞扬的那一刻,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楞了好半天,他突然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

  犹如疯了一般,飞快的跑进房里,大声吼道:“爸,爸快看,快看啊,他回来了。”

  “谁回来了啊,瞧你这样子,一惊一乍的,怎么老是长不大呢?”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屋里传出。

  很快,林琦拉着一个腿脚不灵便的中年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他,他他回来了!”林琦指着林飞扬,激动的口齿不清。

  林山顺着林琦手指的方向看去,看清林飞扬脸的那一刻,身体狠狠一颤。

  “爸,我回来了!”林飞扬的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476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