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666章 责问

第666章 责问

  “喂喂喂你是哪位啊?”

  短暂惊讶过后,林飞扬连忙推开怀里的妙龄少女,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

  苏熙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来之前他就听说林飞扬只有三个兄弟,从没听说过他还有妹妹。

  被林飞扬推开,女孩一点也不介意。

  清纯的脸上透出甜甜笑容:“飞扬哥,我叫林朵,是在你走后爸爸收养我的。那时候我才五岁。”

  林飞扬愣了愣,片刻后失声笑道:“没想到走了这么多年,回来居然多了个妹妹。”

  林朵向林飞扬吐吐舌头:“飞扬哥,爸爸其实最喜欢你了。没事的时候老是跟我们提起当年飞扬怎么怎么样,哎呀,都把我们给吵死了。”

  林飞扬心中顿时一暖,同时也有着深深的惭愧和自责。

  自己一走十三年杳无音讯,几乎已经快忘记这个家。

  但爸爸却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甚至无时无刻不在念着自己的名字。

  这就是父爱,无论何时何地,不管时间怎么变化,也不管子女身在天涯海角。

  他们的爱,都会经久不变,直到永恒。

  林飞扬感慨的时候,苏熙笑着一把搂过林朵,笑着道:“真是个漂亮的姑娘啊,跟个小花朵似的。”

  林朵嘻嘻一笑:“你就是嫂子吧?刚刚我都听说了,说飞扬哥带回个仙女。现在我看哪,那些仙女都不如你漂亮。”

  苏熙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林飞扬也被林朵给逗乐了。

  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容貌,苏熙拉着林朵的手,就像亲姐妹一样交谈起来。

  时间接近正午,香喷喷的菜肴端上了桌。

  林飞扬和苏熙在林朵以及林琦的簇拥下,来到一张桌子前坐下。

  除了还在烧菜的人,其余的邻里全都坐了下来。

  林山擦着额头的汗,端着一杯酒,一瘸一拐的走到院子中间。

  “今天谢谢大家的帮忙,我林山这辈子没什么出息。但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养出了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林山激动的端起酒,伛偻的身躯一下子挺直,散发出一股老军人的威严。

  “他们全都是我的骄傲,这辈子值了。”

  林山高兴,一口喝干了碗里的酒。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各种祝福的话成吨向林山砸来。

  林山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人生第一次有种腾云驾雾般的快感。

  林飞扬看着林山渐渐有些苍老的背影,眼中泛起一丝水雾。

  爸爸是真的老了,自己是爸爸的骄傲,可自己又为爸爸做过什么呢?

  他闷着头,一口喝干了碗里的酒。

  苏熙猜到林飞扬的心思,也没劝他,任由他大口喝酒。

  她了解这个男人的心思,当一股闷气无处发泄时,或许只有酒才能稍稍麻痹那痛楚的神经。

  林山今天很高兴,一连和神医,坦克和猛禽都喝了酒。

  等到猴子来和他喝酒时,林山直接开了两瓶酒,和猴子对瓶吹。

  院子里气氛热烈,就像过节一样,处处透着喜悦。

  酒足饭饱后,林山酩酊大醉,被神医和猴子抬到了床上。

  院子里的扫尾工作交给了邻里大妈,男人们则忙着去打扫。

  看着父亲睡熟,林飞扬皱着眉头走出了屋子。

  “林琦,你过来!”林飞扬冷着脸说。

  林琦中午也喝了不少,听到林飞扬呼唤,从椅子上挣扎着爬起来,走到屋外。

  “怎么了二哥。”林琦问。

  “爸爸的伤是怎么弄的?”林飞扬开门见山的问。

  林琦的酒瞬间就醒了,看着林飞扬的脸,支支吾吾说道:“伤什么伤啊?”

  “你还想瞒我吗?”林飞扬有些恼怒的说:“我回来的时候,你正在熬中药。我在部队这么多年,受过的伤也不少。所以我当时就闻出,那些中药里,有治内伤的药草。”

  “红花,当归,三七这些全都是活血化瘀,治疗内伤的。其他的我没闻出来,可这几味药材我却是太熟悉了。”

  林飞扬瞪着眼质问:“还有,爸爸喝醉酒后,只能侧躺,不能仰卧。身体弯曲,说明他脊椎和后背都有伤。”

  “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快说!”林飞扬已经发怒了。

  林琦满脸冷汗,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他没想到,林飞扬仅仅凭观察和嗅觉,就知道爸爸有病。

  一时间有些慌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说啊!”林飞扬焦急起来。

  “哥哥,你别逼他了。”林朵听见两人争吵,从屋里冲了出来,挡在林琦面前。

  “到底怎么回事?”林飞扬紧紧皱起眉头。

  “四哥他也有苦衷,爸爸不让他说”林朵倔强的嘟起嘴。

  “小妹,别说!”林琦有些焦急起来。

  林飞扬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厉声问道:“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没为这个家做过任何事,一回来却见到爸爸受伤。

  他要是不将其中的事情问个清清楚楚,就算给他成为传说中的战神又有何用。

  林朵鼓着嘴,在林飞扬的逼问下,终于说道:“爸爸是被人打伤的,刚刚出院才五天。”

  林飞扬的心脏猛地收缩成一团,眼里猛然爆出一股森冷的杀意。

  “谁打伤了他?”林飞扬自己没感觉到,此刻的他,已经变为战场上那个杀人如麻的死神。

  林朵和林琦都被吓了一跳,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冻结了一样。

  在林飞扬强大的威压逼迫下,林朵不敢有任何隐瞒,老老实实的说道。

  “被拆迁队的刘震带人给打伤了,因为有开发商想要买下我们化肥厂和宿舍,但是价钱却给的很低。”

  林朵说道:“他们给的价格,我们出去根本买不到房子,而且不符合国家规定。”

  “爸爸就和一些老街坊联合起来,要求按照国家标准给予补偿,否则的话就不同意拆迁。”

  “后来,开放商就派来了拆迁队,想要强行拆除我们这里。爸爸和叔叔伯伯们去阻止,结果被打成重伤,在医院里住了快半个月。”

  林飞扬红着眼,愤怒的问道:“为什么不继续住院了?我看得出来,爸爸的伤还没好,怎么可以仓促出院?”

  “因为没钱!”林琦哭丧着脸说。

  “怎么可能!”林飞扬低吼:“爸爸不是还给了你们嫂子红包吗?家里怎么会没钱?”

  “那个前,是爸爸一直留着,说给你将来结婚用的。他说,就算他死了,那笔钱也绝对不能动。”林朵痛苦的哭出声。

  林飞扬全身狠狠一颤,像是被炮弹轰中一般。

  紧紧捏起拳头,潮水般的自责疯狂的涌上心头。

  过了许久,他才冰冷的问道:“刘震住什么地方!”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478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