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668章 暴揍

第668章 暴揍

  一泡热尿浇在脸上,顺着刘震张开的口鼻流进体内。

  一泡尿还没撒完,刘震猛地剧烈咳嗽起来,鼻子和嘴里喷出的全都是燥热的液体。

  视线渐渐清晰,刘震猛地看见,林飞扬正将某个他自己也有的熟悉物体塞回去。

  满脸冷笑,缓缓拉起了拉链。

  刘震顿时大怒,舔了舔嘴唇,鼻子里充斥着骚味,猛然意识到林飞扬对自己做了什么。

  一团爆炸的怒火从体内猛然升起,如同潮水般迅速冲向四肢百骸。

  他刘震在道县也算小有名气的人物,十多年前他还只是个不入流的街头混混。

  后来开了家游戏机室,靠着水果机赚了点钱,纠结了几个小兄弟有了些势力。

  最近几年道县搞大开发,地方政府和一些地产商纷纷投入大量资金,在国家扶持下,重新发展这座贫困的小县城。

  有重建,就有拆迁,刘震这些社会混混,立即寻到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政府虽然有拆迁办,但人手并不足够,于是就像社会招募拆迁人员。

  各个由地痞流氓组成的拆迁队就运营而生。

  他们有的挂靠在政府拆迁办名下,有的挂靠在某些知名地产商的名下。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有拆迁任务时,尽快去和被拆迁的居民谈拢拆迁价格,让他们整体实施搬迁。

  拆迁的利润非常大,国家给的拆迁补助到了地方政府手中,然后按照当地实际房屋平均价格,加上拆迁户的装潢以及一些实际因素给予赔偿。

  但这些到了各个拆迁队手里,价格立马压缩了许多。

  比如一平方原本政府给的拆迁价格是两千,可拆迁队派人去谈判时只给出一千五。

  装潢打包的价格或许是二十万,到了拆迁队的嘴里偏偏给你少个好几万。

  总之,能少给拆迁户一些钱,拆迁队就能多赚一点。

  拆迁面粉厂宿舍,政府给出的补助并不低,每家每户的赔偿价格都够工人们重新在县城里买套房。

  而且,因为面粉厂拆迁,其中还有一笔工人再就业的钱要分发给每个被拆迁的工人。

  刘震为了吞下这笔钱,压根就没对拆迁户们说。

  因为他太黑心,所以在上次去谈判的时候,和面粉厂的工人们闹出了巨大矛盾,也才有了暴打林山的事情。

  此刻,刘震气的从地上猛地爬起。

  道上的风光,让他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被打的痛楚。

  疯狂的对林飞扬怒吼:“小杂种,你特妈的死定了。连我都敢打,你特妈的知道我是谁吗?”

  “我告诉你,不但你要死。那个什么狗屁林山也要死,我要烧了他家房子,轮了他女儿,我\/”

  “啪”

  话没说完,林飞扬轮动胳膊,一巴掌狠狠抽在他脸上。

  刘震的脸被抽的整个儿歪了过去,身体不受控制的拔地而起。

  空中猛烈旋转720度后,重重的摔在沙发上。

  懵了,整个人都懵了。

  刘震倒在沙发上,半嘴的牙都吐了出来。

  鼻子里也同时喷着鲜血,半边脸高高肿起,这时候连他妈来恐怕都认不出他。

  眼前满是金星,刘震这一刻被打的自己都忘记自己是谁了。

  甚至他都忘记,自己现在到底在哪儿。

  不等刘震反应过来,林飞扬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别打了,好汉,好汉,我错了,别打了”

  刘震真的怕了,哭丧着脸,满嘴都是鲜血的求饶。

  “现在知道错了?”林飞扬狞笑:“之前打我爸爸的时候,你不是很爽吗?刚刚不是还要烧我家,还要轮我小妹的吗?你不是很牛叉吗,继续嚣张啊?”

  听到林飞扬的话,刘震面如死灰。

  打死他也没想到,林山那个一瘸一拐的残疾人,居然会有这么猛的儿子。

  这特妈哪里是猛啊,简直就是变态啊。

  卧槽,早知道林山有这种儿子,当时打死他也不会让手下出狠手了。

  “砰”

  林飞扬抬起脚,狠狠踹在刘震的小腹。

  刘震的嘴瞬间变成o形,嘴里发出痛苦的惨叫。

  “不是出来混的吗?别装怂啊!你不是牛叉吗,继续跟我狠啊。”林飞扬冷笑不已。

  他最见不得这种欺软怕硬的东西。

  只会欺负弱者,碰到比他们强的,立马连孙子都不如。

  刘震眼泪鼻涕全都流下来了,大吼道:“大哥,别打了,再打我就要死了,您就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打您父亲是我不对,是我狗眼看人低。我赔钱,我赔钱。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还有误工费我全都陪。”

  “大哥,求求您千万别打了,我感觉我要死啦。”

  “有钱就很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林飞扬一巴掌抽在刘震脸上,打的刘震另外半边脸也迅速肿了起来。

  林飞扬怒吼:“老子没钱,可老子有实力,弄死你也就几秒钟的事。”

  “爷爷,您是我亲爷爷,别弄死您孙子,孙子知道错了”刘震哭的撕心裂肺。

  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似的。

  林飞扬看着刘震那副怂样,如果真的再打,确实要闹出人命。

  随手一丢,刘震软趴趴的跪倒在地。

  林飞扬坐在沙发,从茶几拿起刘震的九五之尊香烟,轻轻点燃。

  吐出一口烟圈,在刘震惊恐的注视下,林飞扬冷冷说道:“既然知错,晓得下面该怎么做吗?”

  “赔钱,赔钱,我赔钱”刘震用力点头。

  “不光赔钱!”林飞扬虎目一瞪,浓浓杀气吓得刘震浑身狠狠颤抖。

  “带上钱,到面粉厂宿舍,给你祖宗下跪,磕头认错。要是我老爸不原谅你,见你一次我就打你一次。”林飞扬恶狠狠的吼道。

  站起身,大步朝外走去。

  没走两步,忽然停住脚步。

  转身狠狠瞪了眼刘震,抬起脚,闪电般向他胯下踢去。

  “砰”

  蛋碎的声音传来,刘震闷哼一声,昏倒过去。

  林飞扬厌恶的低吼:“对我小妹有坏心思,我叫你下半辈子都做不了男人。”

  冷冷扫了眼倒地不起的刘震,林飞扬大步朝外走去。

  出小区门时,保安只是简单的点点头,便给林飞扬放行。

  越野车刚刚出门,砰的一声,一辆摩托车轰的一声狠狠撞在车头。

  两个带着头盔的男子,狠狠飞过车头。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483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