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759章 他是英雄

第759章 他是英雄

  若是说这天下有什么事情能在瞬间打垮林飞扬的一切意志。

  那林山成功办到了,他的话不但打垮了林飞扬的意志,就连他做人的根基也几乎打断。

  林飞扬一生不愿去想,并在内心里十分痛恨的父母,此刻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竟然是林山口中如此英雄般的人物。

  林飞扬感觉再也支撑不住摇晃的身体,砰的一声软倒在地。

  呆呆的坐在地上,眼里没有一丝神采,脸色苍白,犹如一具没有任何生命的行尸走肉。

  林山痛苦而又怜惜的看着他,他很矛盾,也有属于他自己的自私。

  如果不是杨家找到自己,林山或许会将这个秘密一辈子隐藏在心里,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

  因为这么多年来,他早就把林飞扬看成自己的亲生孩子。

  林飞扬是那么的让他骄傲自豪,他怕讲出一切真相后,自己就会永远失去这个让他骄傲让他挺起腰杆的儿子。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知道林飞扬的身世非常神秘,林山只想让林飞扬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好好上学,找个平凡的工作,娶妻生子,然后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一生。

  可惜,现在的林飞扬再也不是他所能仰望的存在,他注定要走和他亲生父亲一样的道路。

  林山无法再隐瞒,他觉得再隐瞒下去,就是对林飞扬的残忍,也是对他心目中那个英雄的不敬。

  “后来呢,我的亲生父亲去哪儿了?”过了许久,林飞扬才缓缓抬起头,眼里蒙着让人怜惜的泪珠。

  林山叹息一声:“你父亲伤的太重,血将我的大门都给染红。他很舍不得你,临走时,抱着你痛哭了很久。在那之前,我从没想过,像你父亲那样的人居然会流眼泪。眼泪这种东西,不应该属于那样的男人。”

  林飞扬听的心脏一阵阵抽痛,眼泪再也止不住,疯狂的涌出眼眶。

  看到林飞扬痛哭,林山的心也在揪痛。

  但他继续说道:“但你父亲没有多停留,抱着你哭了一分钟左右,将你交到我手里,并让我答应,一辈子都要好好照顾你,让你成为一个平凡的人。还有,绝对不要给父母报仇。”

  林山指着林飞扬脖子说:“你右边脖子靠近肩膀的位置有一道很小的像是闪电一样的伤疤,我以前告诉你那是胎记。其实,那是你亲生父亲临走时用刀刻下的。”

  “他说如果他不死,将来有一天你们还能相认。还有一块玉佩,一直保管在我这里。今天也给你,是你父亲留给你的唯一遗物了。”

  林山从长衫里拿出一块翡翠玉佩,交到林飞扬手中。

  林飞扬接过玉佩,仿佛能感觉到父亲的温暖。

  那翠绿的玉佩里仿佛倒映出两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

  他们一直在对自己笑,可林飞扬却怎么也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看着林飞扬难过的模样,林山忍不住探出手,抚摸他的头。

  林飞扬再也无法忍住,一把抱住林山,失声痛哭起来。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他憎恨了这么多年的父母,原来是如此伟大,用命换命,为自己付出了所有一切。

  老者卧在软塌上,什么话也没说。

  微微闭上眼睛,一声叹息,仿佛陷入了某些回忆之中。

  哭了许久,林飞扬抬起头,看着苍老的林山:“那我亲生父亲后来去了哪儿?还有,我妈妈去了哪里?”

  林山摇摇头,叹息道:“你父亲给你留下了疤痕,亲了你一下后,便消失在风雪中。从此以后我再也没听说过任何关于他的消息,至于你的母亲,我根本就没有见过。只是当时听你父亲说,她应该已经死了。”

  林飞扬的心在刺痛,好不容易得到父母的消息,没想到结果却是如此悲惨。

  母亲被杀,父亲生死不知。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没见父亲来找自己。

  按照林山所说,父亲竟然是华国第一代的兵皇。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一定会来找自己,而不是消失这么多年。

  唯一的解释就是,父亲将自己托付给林山后,很快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是谁,到底是谁

  痛苦突然被强大的愤怒之火覆盖,熊熊的怒火燃烧着林飞扬身体每一寸肌肤和血肉。

  他的人生里,绝对不允许自己最亲的人受到任何伤害。

  亲生父母为了保护自己死于非命,这份仇如若不报,他林飞扬枉做一个人。

  他突然猛地转头,死死的看着闭着眼的老者。

  对方既然能把自己弄到这傲林山庄来,那他就一定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甚至是有关父母的一切。

  “老家伙,告诉我,到底是谁要杀我父母?快告诉我。”林飞扬大吼。

  老者缓缓睁开眼,脸上出现一丝怒色:“你的妈妈是我的外孙女,按辈分,你该叫我一声老祖。就算不想叫,也要喊声家主,懂吗?”

  怒火在林飞扬眼中熊熊燃烧着,此刻他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

  “去你妈的老祖,你外孙女被人杀了,你不去给她报仇,在这儿跟我装什么臭架子?快点告诉我,要不然老子把你这傲林山庄全都给拆了。”

  林飞扬眼中透出一股疯狂,吓得一旁的林山根本不敢靠近。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但很快便苦笑:“你是我这辈子,第二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真是父子啊,说话的样子都一样。”

  “只是可惜啊”老者嘲讽的摇头:“你老子当年跟我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有说这种话的资格。而你差的远呢。”

  “你特妈的废话真多,快点告诉我。”林飞扬爆吼一声,挥舞拳头便向老者冲去。

  即使明知打不过,但他还是要出拳。

  父母如何死去,只有这个老头知道。

  他一定要知道答案,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要为父母去报仇。

  “飞扬,不要啊”见林飞扬再度出手,林山在一旁急的大叫。

  老者在软塌上冷冷一笑:“跟你老子一样倔,但却比你老子蠢多了。”

  任由林飞扬的拳头打来,老者一动不动。

  直到拳头即将打中面门,老者再次伸出一指。

  这一次没有使用四两拨千斤之力,而是运足一股真力灌注在手指上,准确戳中林飞扬的拳心。

  砰的一声大响,林飞扬整个身体向后狠狠砸去。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635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