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792章 有些故事应该在心底

第792章 有些故事应该在心底

  扶桑,神奈川县,午后阳光温柔的洒在碧波湛蓝的海面,泛起道道让人炫目的涟漪。

  火车道嗡鸣着从海边缓缓经过,发出清脆的汽笛声,慢慢驶入车站。

  街头几个穿着校服的女孩散发青春的美好,在骑着自行车的男孩陪伴下渐行渐远。

  林飞扬站在车站里,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情景,让他联想起小时后看的一部动漫。

  那是一部叫做灌篮高手的热血动漫,故事里每个主人公都为了命运而自强不息。

  他们战胜一切困难,不断挑战自己,前往新的高度。

  那段热血的故事,曾经让少时的林飞扬热血澎湃,也希望成为樱木花道那样百战不屈,屡败屡战的人。

  林飞扬摇头苦笑,儿时梦中憧憬的地方,没想到自己来这里不是为了寻梦,而是要杀人。

  罗刹魔罗分部就在这座海滨城市,使者的笔记本上写着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魔罗分部的地址竟是一家叫地狱魔焰的面包房。

  能叫这种名字的面包房,大概是很自信他们的烘焙技术,无论多大的火候都能烘烤出最美味的面包来。

  本子上详细记录了魔罗分部的情况。

  这家叫地狱魔焰的面包房一共分为上下三层,地面一层,地下两层,包括分部部长在内,一共有二十七人。

  其中四个高级忍者,其余的全都是魔罗分部里顶级杀手。

  他们平时伪装成人畜无害的面包店工人,混迹于社区里。

  但一到了夜晚,他们便会露出黑暗的本性,和黑夜迅速融为一体。

  地狱魔焰并不难找,就在一家叫湘南高中的旁边。

  林飞扬看着学校牌子上湘南高等级中学的牌子有点哭笑不得,难道这就是灌篮高手里湘北高中的原型吗?

  面包房就在学校的斜对面,学生们放学回家都会经过这家面包房。

  只不过现在天气还早,店里只有零散的几个顾客。

  林飞扬迈出腿,准备向伪装起来的魔罗分部走去。

  他要速战速决,干脆利索的干掉这里所有的罗刹成员。

  “吱呀”

  忽然,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挡在了林飞扬的面前。

  车窗打开一条缝,里面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上车!”

  林飞扬眉头微微皱起,但没有任何犹豫,打开车门上车。

  因为他听出那道声音属于谁。

  小夏坐在林飞扬旁边,微笑说道:“死神先生,您不会想大白天就要大开杀戒吧?”

  “正有这个打算。”林飞扬点头。

  小夏挥挥手,司机的后脑勺像是长了眼睛,没有回头便感受到小夏的手势。

  一脚油门轰下,奔驰车轰鸣着向前疾驰而去。

  “学校附近就有警署,光天化日之下屠杀一个面包房,死神先生,您真的不打算离开这里了吗?”小夏笑的很春风。

  “你就是亚宁派来的增援?”林飞扬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

  小夏点点头:“从现在起,我会全力配合您,直到您安全离开神奈川。”

  林飞扬冰冷说道:“现在看起来,你不像是配合我,倒像是我的老妈子,处处管着我。”

  “老妈子?”小夏楞了一下,但聪明的她很快就明白过来,笑着道:“您说的是保姆吧?”

  林飞扬没有回答,眼神默认了一切。

  小夏也不在意,轻笑道:“死神先生,对于摩罗分部,您一定没有我了解。我不想干扰您的思想,只是给你提供最佳的屠杀时间而已,就这么简单。”

  听到这话,林飞扬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小夏。

  之前或许是忽略,他竟没有发现,其实小夏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

  精明的双眼透出一股聪慧的干练,高挺的鼻梁,尖尖的下巴,可人的脸庞,在加上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若她不是以天道会成员的身份出现,林飞扬一定会多看这个美女两眼。

  “说吧,你给我什么建议?”林飞扬问,语气比之前和善了几分。

  小夏微笑道:“学校晚上九点后就没人,这条路会变得很安静,警署在那时也会下班。但这家面包房会在十点时候打烊,那时候就是你最佳的进攻时机。”

  小夏耸耸肩:“就是这么简单。”

  “明白!”林飞扬闭上眼,开始闭目养神。

  小夏探出身子,右手拖着腮,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林飞扬。

  “我的脸有什么问题吗?”林飞扬闭着眼睛问。

  小夏呵呵一笑:“只是很好奇,家主从不会对一个男人那么上心,京都有的是青年才俊,可从没有一个人能入她的眼。你一出现,就牵动了家主的心,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一个只会让女人心碎的男人而已。”林飞扬沉默许久后说道,脸上带着一抹沧桑。

  小夏微笑道:“看起来,你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啊。车里刚好有酒,离十点还很久,要不要聊聊啊?”

  “你倒是很八卦啊。”林飞扬睁开眼,冷冷说道:“知道我秘密的人通常没有好下场,他们大多都生活在地狱里。”

  “哎呀,真的好吓人啊。”小夏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但还是从车旁的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

  打开后递给林飞扬:“那还是别对我说了,省得哪天莫名其妙的死了,我才二十,还没活够呢。你们这些成年人的故事肯定老掉牙,我也没兴趣听。”

  林飞扬嘴角扯出一丝弧度,小夏的无厘头让他心中微微一暖。

  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接过红酒,仰头狠狠灌了一口。

  “好酒!”林飞扬赞叹。

  “真是可惜了这瓶好酒,被你这么浪费的喝。”小夏摇头叹息。

  林飞扬哈哈大笑,仰头又灌了一大口。

  “有些故事,永远藏在心里比较好。因为在心底,我已经给他们安了一个永远温暖的家。”林飞扬喝着酒,眼里渐渐出现一丝迷离。

  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短暂,很快晚霞便烧红了西边的天空。

  红日渐渐西垂,黑夜慢慢吞噬了神奈川的海与城。

  晚上九点五十,林飞扬被小夏叫醒。

  睁着有些朦胧的双眼,看了看手表。

  “要我的人和你一起去吗?”小夏问。

  “不用,杀这些人,我喜欢亲手去做。”林飞扬打开车门,走入到微凉的夜风中。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713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