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839章 给我兄弟陪葬

第839章 给我兄弟陪葬

  这一次绝对不是幻术,加太和蝠不同,不会使用那种下三滥的忍法。

  而且他已经受了重伤,此时为了保命肯定用的是真的手里剑,绝对不会采取什么幻术。

  林飞扬浓眉一挑,眼中闪过狂暴杀机。

  右手手腕猛地一转,白刀贴着手面疯狂的旋转起来,仿佛在身前形成一道旋转的白色盾牌。

  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猛然响起,爆射来的手里剑全部被白刀打落。

  林飞扬向下的速度并没有停止半分,左手顺势从腰间拔出虎牙军刀,狠狠刺入地面。

  “噗”

  他能感觉到虎牙军刀全部刺入脆弱的人体,地面下传来一声惨叫。

  “没有我的同意,你以为你能跑的掉吗?给我出来。”

  林飞扬一声大吼,松开匕首,抓住加太的身体向上用力一提。

  轰的一声,加太满身是血的身体被林飞扬用力提了起来。

  “支那人,该死的支那人,我就是也要变成厉鬼,永远不会放过你。”加太被举在半空,神色狰狞的大吼。

  “那我要是让你连鬼都做不了怎么办呢?”林飞扬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笑容。

  单手用力一掷,将他整个人狠狠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加太的伤口正好撞在地面,疼的他痛苦的嘶吼起来。

  林飞扬从腰包里拿出两枚手里剑,狞笑着向加太的后背爆射过去。

  “噗噗”

  两支手里剑刺入肌肤,蓝黑色瞬间向皮肤四周弥漫开去,加太的脸色瞬间大变。

  “给我药,给我解药。”加太大吼,眼睛死死看着蝠所在的方向。

  蝠还没有死,但已经差不多奄奄一息,绝望的看着同命相连的加太,眼里流出复杂的神色。

  林飞扬看出,这两枚手里剑是属于蝠的。

  每个忍者都会制造毒药,用来涂抹在手里剑,苦无甚至是吹针上。

  制作毒药的手法只有制造者自己才知道,为的就是让中毒者绝对不可能活下去。

  所以,解药也只有制造者才拥有,别的人根本无法拥有。

  林飞扬松开等了半天,松开踩着加太的脚。

  加太半个身体已经变成了蓝黑色,嘴唇呈现出可怕的蓝色。

  林飞扬冷笑:“毒药是随着血液流动的,你越是动,毒性扩散的就越快。”

  加太怨毒的盯着林飞扬,恶狠狠的吼道:“死神,别以为我们死了这一切就结束了。杀了我们只是这一切刚刚开始而已,修罗殿的强大永远是你无法想象的。等着吧,你和你所有的朋友亲人都会惨死,他们会比我死的痛苦一百倍一千倍,而且这一切你无法阻止,你只会亲眼看着他们死去,然后在绝望中被碎尸万段。”

  加太嘶哑的大笑,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林飞扬。

  相比于蝠的阴险懦弱,加太显得更加强硬,越是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他就越是疯狂。

  很快,毒性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他的整张脸变得漆黑一片。

  身体表面开始渗出一滴滴黑色的血珠,嘴里不听咳出黑色的血,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仅仅五分钟的时间,他的身体便萎缩了三分之一,身体一圈全都是黑色的液体。

  林飞扬向后退了几步,远远避开浑身散发臭气的加太。

  他没有想象到毒性居然如此强烈,这根本就是剧毒,若是不在中毒时服下解药,不但是必死无疑,而且死的还极其凄惨痛苦。

  又过了足足五分钟,加太将喉咙都给喊破,最终没有了半点声音。

  他已经彻底变成一举干枯的僵尸,皮连着骨头,身体里的所有水分和血液全部渗出皮肤,将他身边染出一大片黑色。

  那些黑色液体覆盖的地方,青草全部枯死,可想而知这毒液到底有多厉害。

  林飞扬看看死透的加太,又看看远处已经没有任何声息的蝠,心中猛然一痛。

  就算杀了这两人又如何,他的兄弟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再也没有那个可以为自己拼上一切的好兄弟了。

  林飞扬仰起头,因为曾经一个老兵跟他说过,当你想哭的时候就仰起头,起码能看到阳光,起码还能看到希望。

  “好兄弟,我替你报仇了。你一路走好,要是有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兄弟。”林飞扬看着蓝天白云,柳强仿佛在对他微笑,在向他挥手告别。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但林飞扬没有让它流出,嘴角挂起告别的微笑,目送柳强的英魂升入天国。

  他一定会升入天国,他是为国为民为兄弟而死的英雄。

  他会像天使一样张开双臂冲向太阳,又有谁会说这样的人不是一个英雄呢?

  过了许久,林飞扬走到龙云三人身边。

  蹲下身看着他们:“没事吧?”

  “死不了!”龙烈已经清醒,崇拜的看着林飞扬。

  龙灵心骄傲的脸上展现一丝笑容,会意的朝林飞扬点点头。

  龙云拍着林飞扬的肩膀久久没说话,但他的眼神已经表示,从今天开始,林飞扬就是他们的兄弟了生死与共赴汤蹈火的兄弟。

  “走吧,该回去了!”林飞扬朝三人点点头。

  他背起龙烈,龙云背着龙灵心,斩掉加太和蝠的脑袋后向原路返回。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回到了那片峡谷。

  此时,三架伪装成民用飞机的运输直升机正停靠在峡谷的空地上。

  见到林飞扬四人回来,焦急等待的苏熙等人立刻冲了过去。

  “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你别忘记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要是你出事了我怎么办?”苏熙冲过去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埋怨,但眼神却细致的检查林飞扬有没有受伤。

  林飞扬放下龙烈,忽然一把将苏熙揽入怀中。

  这一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无声的打落在苏熙白皙的脖子间。

  苏熙一愣,但片刻后便理解林飞扬的心情。

  她能感觉到林飞扬的身体在颤抖,也能感觉到林飞扬因为失去好战友好兄弟的那份悲痛。

  双手环抱住林飞扬,像是安慰孩子似的说道:“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他并没有离开我们,而是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大家永远不会忘记他的。不管世界有多远,他会永远陪伴在我们身边。”

  林飞扬将苏熙抱的更紧了,他的坚强在这一刻彻底融化。

  苏熙拍着林飞扬的背温柔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783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