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856章 替死鬼

第856章 替死鬼

  长发的眼里带着无尽的仇恨和愤怒,临死都恶狠狠的盯着林飞扬倒下。

  林飞扬非常无奈的朝他耸耸肩:“你也是够蠢的,敌人的话你居然也信,你也是没谁了。”

  龙天走到林飞扬身边,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想不到,你居然能看破我的刀法。龙家刀法传承了上千年,能看破的外人屈指可数,你算是其中一个。”

  只是龙天并不知道,林飞扬并不是外人,若是按照辈分,林飞扬还是他族中的弟弟。

  林飞扬看看四周,冰冷说道:“据我所知,修罗殿从古到今一直只有七人。”

  “先前被我杀了两个,今天又死了三个,现在还剩下两个不知所踪。”林飞扬寒声道:“这里是修罗殿的总坛,若他们不在这里,想要找到他们恐怕非常困难了。”

  龙天沉声道:“找不到就不要找了,多待在扶桑一分钟就会多一份危险,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孔达也说道:“一把火烧了这里,修罗殿就算被我们灭了。就算剩下两个,他们也只能算是孤魂野鬼了。”

  林飞扬冷冷的看着这座漆黑的洞穴,眼里跳动着仇恨的怒火。

  他想起了柳强,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

  “好兄弟,我又送三个小鬼子来陪你玩了。剩下的两个,迟早有一天我会送他们来陪你的。”林飞扬心里默默的念着。

  三人走出洞穴来到外面,李方和龙云立刻押着面具男走了过来。

  “解决了吗?”李方兴奋的问道。

  林飞扬点头,冰冷的眼眸却紧紧盯着面具男。

  面具男赫然一惊,急忙说道:“我已经完成你交代的任务了,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放我走吧,我保证不会说。”

  林飞扬摇摇头:“放你走,天罚或者扶桑这边很快就知道是我做的。杀手的话最不可信,唯一能让我相信的,就是你死掉。”

  面具男的眼里露出强烈惊恐,大吼道:“死神,你不能出尔反尔。我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能杀了我。”

  林飞扬呵呵冷笑:“我好像没答应过你任何事情吧?”

  面具一愣,露出的半边脸呈现苍白状,眼神中瞬间充满了绝望。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很痛苦,毕竟你也帮了我一把。但帮人就帮到底,借你的尸体让我们脱身吧。”

  林飞扬冷笑着,不等面具男说话,一刀将他扎了个透心凉。

  他用的刀是从长发手上捡来的,面具男不可置信的看着被刺穿的胸膛汩汩流着鲜血,眼睛圆瞪,死不瞑目。

  “把他扔进去吧,杀手公会的人死在这里,接下来就让天罚和修罗殿的人互掐去吧。”林飞扬冷笑。

  他在离开柬国前已经将杀手公会分部的人全部杀光,毁掉了所有的监控系统。

  而且他去柬国的身份用的是扶桑人的,若是天罚追查起来,最终也只会追查到扶桑这边。

  “死神,还有一个杀手公会的使者呢,怎么处置他?”李方问。

  “交给我吧,会好好利用他的。”林飞扬冷笑,回头看了眼洞穴,冰冷说道:“烧了这里,给修罗殿剩下那两个人一个警告。最好永远躲起来别被我们找到,否则肯定将他们碎尸万段。”

  天色渐渐黑沉,京都高级精神病医院一间顶级病房内,下左明夫正躺在病床上焦急的打着电话。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我从这里弄出去”下左明夫压低声音愤怒的低吼。

  电话那头传来为难的声音:“下左先生,不是不想把你弄出去。可是你杀人的事情证据确凿,警察当场把你抓住,只能以精神病的方式避开法律惩罚。至于想无罪真的很难啊。”

  下左明夫眼里喷出怒火:“我都说了多少次,我是被逼的,要抓就去抓那个杀人凶手。当时我不杀理事会成员,他们就会杀了我,我完全是被逼的。”

  “可是所有的监控都被毁坏了,警方甚至无法修复硬盘。杀人的刀和枪全是你的指纹,证据非常确凿,根本无法抵赖啊。”

  下左明夫气的青筋暴起,怒吼道:“那我要你们有什么用?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居然让我和一群神经病待在一起,你们都是饭桶废物吗?”

  突然,他的电话传来一阵滋滋声。

  下左明夫低吼:“喂,喂,八嘎,说话啊”

  拿下电话,只见信号已经完全没有,手机变为一块砖头。

  “不用看了,这栋楼现在都不会有信号了。”

  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下左明夫骇然大惊,猛地转头看去,见到林飞扬的那一刻,他差点吓得从床上滚下来。

  “你,你你是人是鬼?”下左明夫哆哆嗦嗦的指着林飞扬,眼里露出极度的惊骇。

  打死他都想不到,人生中居然会再次见到林飞扬。

  这个让他变成如今这幅模样的魔鬼,下左明夫曾经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

  林飞扬冷笑着走近:“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不管我到天涯海角,你都会杀了我?”

  “我,我,我”下左明夫哆嗦的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

  他现在真后悔曾经说过那些大话,在林飞扬这种恐怖存在的面前,他想象不出自己当时是不是脑子坏了,居然说出那种愚蠢的话。

  “我思考了很久,觉得还是不应该留你在世上。给自己留下个后患,这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我又来找你了。”林飞扬呵呵笑着。

  下左明夫猛然醒悟,惊恐的低吼:“死神,死神,我当时说的话就是撑撑场面。那么多手下在,我不能表现的懦弱啊。其实那些话都是屁话,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您看我现在都疯了住进精神病院了,就放过我这个可怜的疯子吧。”

  看着下左明夫卑微的求饶,林飞扬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非常不好意思,我决定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准下左明夫的脑袋砰的一枪打去。

  下左明夫脑袋碎裂,鲜血溅了一床。

  枪声立刻引起了恐慌,走廊里响起了刺耳的尖叫。

  林飞扬走到角落,提着被捆住手脚的使者走了过来。

  使者惊恐的看着林飞扬:“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闯入这里杀了下左明夫,但他在临死之前反击打死了你,警察来后就会看到这一幕。”

  林飞扬笑着,打开抽屉,里面放着下左明夫的枪。

  将下左明夫的手掰开握住枪,对准惊恐到极点的使者。

  林飞扬无奈的笑道:“对不起了,只怪你知道的太多。”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3808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