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941章 我们三个住一起

第941章 我们三个住一起

  “卧槽!”林飞扬吓得向后一跳,避开了肖飞的抱大腿动作。

  肖飞扑了个空,干脆就跪在原地叫道:“姐夫,你就收我为徒吧。我最羡慕你们的生活了,这辈子就想着能去过枪林弹雨的生活。”

  “你特妈有病吧!”林飞扬拍拍腿转身就走。

  处于战场的人都是身不由己,为了各种不同的理由必须经受死亡和枪林弹雨的考研。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人说想要投身战场的理由居然是他的梦想,这不是有病是什么,分明就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肖飞从地上腾的一下跳起,大步冲到林飞扬身边坑求:“姐夫,我说的是真的。从小我就想去当军人,但我身体弱所以爸妈不让我去。这次我姐回来把你的事情说了一遍,当时我就好崇拜你啊。”

  肖飞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差点没把林飞扬给腻歪死。

  “我就想着要做和你一样的人,保家卫国,来无影去无踪。谁敢动我姐姐,我就大吼一声然后上去上他们个片甲不留哈哈哈,好帅啊,好过瘾啊。”

  肖飞估计是真的把自己梦想到了战场,突然间开怀大笑,吓得林飞扬差点没一巴掌呼过去。

  “神经病,别在我身边一惊一乍的。”林飞扬狠狠瞪了眼,大步朝奥拓走去。

  刘冲和郭城也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肖飞,纷纷上了奥拓。

  肖飞屁颠屁颠跟在林飞扬身后,笑眯眯的说:“姐夫,你什么时候收我徒啊?”

  “重申一遍,我不是你姐夫,还有,老子不收徒弟了。”林飞扬脑袋探出车窗大吼。

  肖飞一副百折不挠的表情:“我知道,您这是考验我,电影里的那些高人在收徒弟前都会考验。姐夫您放心,我是很有毅力的,绝不会退缩。”

  肖飞拍着胸脯大吼,那样子好像在对天发誓。

  林飞扬满头黑线,对刘冲大吼:“开车。”

  奥拓车向后倒去,肖飞还追在车边大叫:“姐夫,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弃的”

  奥拓驶离了大厦,林飞扬靠着车窗吹着风,脑袋还处于混乱中。

  “你刚刚收他做徒弟不就完了吗?”郭城揶揄道:“说不定他姐姐看在你是他弟弟师父的面子上就把东西给我们了。”

  “当然不行,我不收徒弟,我不要累赘。”林飞扬当即大吼。

  他只有一个徒弟沙朗,而且基本是处于散养状态,并且这个徒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收的。

  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突然要来当他徒弟,这种蠢事他可不会去做。

  “那怎么办,零号就给我们三天时间,务必把东西带回去。我看死神,要不你就去牺牲一下色相,那女人挺喜欢你的。你在床上把她侍候好了,她一高兴说不定就把东西给你了。”刘冲贱贱的坏笑。

  郭城还不忘补充:“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告诉苏熙,一定替你保守秘密。”

  “去死!”林飞扬大吼。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还有两天多了。”刘冲反问。

  林飞扬咬咬牙:“实在不行就去抢,抢不到就把她绑起来,我就不信拿不到。”

  “得了吧,这馊主意还是趁早打住。零号说了,肖玲是国家重点保护科研人员,你抢她的东西不等于找死吗?”郭城说。

  林飞扬一愣,他倒是忘了肖玲的身份,如果不重要的话,上次也不会冒死去国外救他们。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林飞扬掏出电话,诧异的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

  “喂,哪位?”林飞扬问。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晚上陪本小姐吃饭,然后郑重道歉,说不定我就能原谅你。否则的话,别想拿走设备。”电话那头传来肖玲的声音。

  林飞扬一惊,这个号码只有零号和苏晨少数几个人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

  “你怎么有我号码?”林飞扬立刻问。

  “哼,忘记我是搞通讯的吗?弄到你的号码很困难吗?”肖玲自傲的说。

  旁边的刘冲和郭城在一旁挤眉弄眼,意思是让他快点答应。

  林飞扬咬咬牙:“好,时间地点,我准时去。”

  肖玲传来一阵得胜的笑意:“世纪酒店顶层,七点不见不散。你要是敢不来,哼一辈子别想得到我的设备。你也别想抢,设备在我脑子里,我不想给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说着肖玲挂了电话,强势的犹如女王。

  林飞扬一脸苦笑,突然感觉自己有晚节不保甚至湿身的可能。

  “我给你准备套子。”刘冲一脸认真的说:“拿到东西提了裤子就走,有些事不能认。”

  “安全第一啊。”郭城也拍拍他的肩。

  “滚蛋。”林飞扬没好气的转过头。

  半个小时后,奥拓停在一家老式旅馆门前。

  林飞扬抬头看着眼前的旅馆无力吐槽:“就这么缺经费吗?就不能住点高档的地方吗?”

  刘冲和郭城耸耸肩:“低调,低调,这次任务是秘密任务,一定要低调。”

  “低调你妹啊,这算哪门子秘密任务?”林飞扬想抓狂。

  这是一间家庭式的旅馆,楼上下总共三层,整体格局非常清爽,打扫也非常干净。

  刘冲将三人的假身份证拍在桌上:“老板,开间房。”

  吧台后只有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愣愣的盯着刘冲三人,眼神里透出怪怪的神情。

  “你们三个男人住一间房?”老板娘不确定的问。

  “对,就住一间房,最多两晚就走了!”刘冲回答。

  “你们三个男人哎,就住一间房啊?”老板娘这回是瞪大眼睛。

  “对啊,三个男人住一间房怎么了吗,我们还抱在一起睡呢。”刘冲理直气壮的回答。

  林飞扬瞬间有种要吐血的冲动,看着老板娘狂跳的眼角,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怎么就遇到这种猪队友了呢。

  老板娘呵呵干笑着拿出一把钥匙并且让刘冲登记,毕竟人家要三个人住她也没权利干涉。

  林飞扬低着头就朝楼上走,临走时还听到老板娘嘀咕:“三个大汉一张床,哎,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林飞扬逃也似的离开这里,等到了房间打开门后,他瞬间懵逼。

  现在他终于知道老板娘为什么用那副表情看着他们了,因为房间里真的只有一张床。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5559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