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954章 这件事,管定了

第954章 这件事,管定了

  三人回到旅馆,立刻发现这里不对劲。

  走到近前一看,大门已经被垃圾给堵住,连丝缝隙都没有。

  三人立刻转到后门,没想到这里也同样被散发恶臭的垃圾堵住,整条巷子里都散发出一股恶臭。

  “肯定是被你打的人做的,死神,这回你给老板娘惹上麻烦了。”郭城抱着手说。

  林飞扬闷不做声,能干出这种事的一定是下三滥,和那个被揍的胖子铁定有关系。

  “先去拿行李。”林飞扬说完,纵身向上一跳,双手稳稳的抓住二楼窗台。

  身子如猿猴般向上一翻,然后从三楼的窗户翻了进去。

  刘冲和郭城也依次翻进了三楼,基因强化后的二人身体全面素质都得到了进化发展,翻越到三楼对他们并不算难事。

  走廊里很黑,整间旅馆似乎都没有灯光,阴森森的有些诡异。

  三个人回到房间,幸好他们的东西还保存完好,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咱们走吧,江城现在不安全,立刻回总部才行。”刘冲说。

  “不行!”林飞扬冷声说:“我们就这么走了,留下个烂摊子给老板娘,他一个女人家能干什么。”

  郭城也点头:“祸是咱们惹下的,就这么一走了之太不地道了,不能让一个女人家给我们承担后果。”

  刘冲冷哼:“明明是死神惹下的麻烦好吧。”

  “别废话了,去楼下看看。旅馆发生这么大事,老板娘别再有什么危险。”林飞扬说完便匆匆下楼。

  三个人来到楼下时,突然从角落里冲出一个人,尖叫着用棍棒一通乱舞。

  林飞扬听的真切,尖叫的正是老板娘,听风辨音,一把抓住了棍子。

  “你们这些混蛋,拆我的楼,我跟你们拼了。”廖春花没了棍子,干脆用双拳拼命的捶打林飞扬的胸。

  “老板娘,别激动,是我!”林飞扬一把抓住她的双手,将她猛地拽进怀里。

  廖春花丰满的双峰狠狠触碰在林飞扬的胸膛,刺激的她轻声尖叫起来。

  “好了,不要动,是我!”林飞扬怕廖春花继续动,便紧紧抱住了她。

  一股男人的气息扑进鼻子,廖春花感觉全身都酥麻了,再也没有一点力气。

  “放,放开我。”廖春花小声的说着。

  林飞扬连忙松开她,廖春花闪到一边,匆匆梳理起弄乱的头发。

  林飞扬咳嗽一声,连忙问道:“老板娘,发生什么了?”

  廖春花突然哽咽道:“他们晚上用垃圾堵住了前后门,还砸坏了一楼所有玻璃。然后威胁我说,明天必须离开,否则就强拆了这里。”

  “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报警。”刘冲大吼。

  “没用的,拆迁属于和地方政府打交道,开发公司都把钱给政府了,只要开发商给老板娘钱,警察来了也没用,最多就是调解。”郭城说。

  林飞扬冷声道:“你不是找了两个大哥帮你忙吗?他们人呢?”

  “别提他们了。”廖春花小声抽泣:“我给了他们每人两万块,他们当时答应的很好说要帮助我,可今天晚上来的人里就有他们的手下。这帮王八蛋,混蛋。”

  廖春花大声咒骂,眼里满是无助。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她一个女人家,实在是扛不住这份压力。

  “死神,这件事是你惹的,还是你去解决吧。”刘冲小声说。

  林飞扬点点头,问廖春花:“他们给的补偿款不够吗?”

  廖春花摇头:“够了,不过不过我不想拆,这里是我的希望!”

  “那就是钉子户了。”刘冲翻个白眼。

  “不!”廖春花摇头:“我的房子并不在拆迁范围内,属于可拆可不拆的。如果真的在拆迁范围,我一定积极配合。”

  “那为什么不拆呢?”林飞扬问出了疑惑:“这里地势并不好,生意也不怎么样。拿到合理的拆迁款不如离开这里,外面的世界或许更经常,何必和那些小人置气呢?”

  廖春花无力的坐倒在地,眼泪一颗颗顺着脸颊滑落:“因为我要是离开这里,我丈夫可能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林飞扬三人面面相觑,忽然感觉这个女人身上充满了故事。

  林飞扬问:“你丈夫去哪里了?”

  他很含蓄的问出这个问题,生怕触痛到廖春花心中的伤。

  廖春花嘴角突然扯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我丈夫是个军人,我们十年前结婚,他就是我心中的最爱。”

  “军人?”听到这个词,林飞扬三人顿时心中生出一股近意。

  “为什么你说他会找不到你?”郭城问。

  廖春花苦涩一笑:“三年前他回来了一次,和我待了足足一个月。临走时他告诉我要执行一项任务,等任务完成就会回来好好陪我。”

  “可是”廖春花苦着脸说:“可是他这一走就是三年,我到处去找他,可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就找不到他这个人。”

  “你丈夫当的什么兵?”刘冲奇怪的问。

  “特种兵。”廖春花骄傲的说。

  林飞扬三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不妙的神色闪现。

  若是特种兵的话,出去执行任务这么久不回来一般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凶多吉少。

  对于他们这三个出身三大部队的人来说,在任务中死去太正常不过。

  有些任务因为太机密,即使执行任务的人全军覆没也不可以通报家人。

  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踪迹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唯一记住的人,就只有他们最亲的人。

  林飞扬沉声道:“所以你不想离开这里,是要等他回来是吗?”

  廖春花用力点头:“对,我要是离开这里,他回来后就找不到家了。可是我要在这里,他回来第一眼就能看到我。”

  林飞扬深吸一口气,他自己也是个军人,并且执行着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任务。

  但他知道,无论他身在何方,总会有那么两个人在某个地方等着他回去。

  他们不愿离开,因为害怕迷路的孩子找到家的时候,他们却已经不在。

  没有分别的人永远不懂这样的感情,因为只有分别的人心里才会住着最爱的那个人。

  “老板娘,别担心了!这件事,我管定了。”林飞扬沉声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5756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