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955章 我等着

第955章 我等着

  凌晨三点,廖春花顶不住困顿的睡意,双手紧紧握着棍子,靠在椅子上沉沉睡着。

  郭城朝廖春花努努嘴,轻声说:“怪可怜的,一个人守了他男人三年。在这种社会,像这样的好女人不多了。”

  “重情重义,我还真羡慕她男人,你说我怎么找不到这样的女人呢?”刘冲摸着下巴一脸奇怪的问。

  “你注定这辈子就是个老光棍了,别祸害人家姑娘给你守寡了。”郭城揶揄。

  刘冲翻了个白眼:“拉倒吧,咱们俩半斤八两好不好。你看你都一大把胡子了还是老光棍,说我之前先管管好你自己吧。”

  郭城很是正经的说:“我是在保持童子之身,你懂个屁啊。”

  两人喋喋不休的争论,林飞扬独自坐在床边看着当空半弯的明月。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但主动进攻他又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想了许久,他突然拿出手机,拨通了肖玲的电话。

  在江城他没有任何朋友,只有肖玲或许还能帮他的忙。

  电话响了许久才接通,肖玲有些慵懒但又有些兴奋的声音传来:“大半夜的打我电话,不会是想我了吧?”

  林飞扬尴尬一笑:“有点事情想问你。”

  “呦,你堂堂的国安顶级特工,还有事情需要问我这小女子?”肖玲咯咯娇笑:“我是不是该很荣幸呢?”

  “别闹,有正经事要问你。”林飞扬尴尬的说。

  “好啦,说吧,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小女子荣幸之至。”肖玲笑嘻嘻的说。

  林飞扬问:“天海集团知道吗?”

  肖玲一愣:“当然知道啊,我们公司下属的一家地产公司,怎么了?”

  林飞扬惊疑的问:“天海集团居然是你家下属的公司?”

  “这很奇怪吗?房地产行业那么发达,我们飞腾集团自然也不会放过啊。”肖玲说。

  林飞扬眯着眼:“那你知道,天海集团都干些什么吗?”

  肖玲无奈的说:“抱歉,我对房地产不感兴趣,我只对我的科研感兴趣。”

  林飞扬沉默片刻,他知道肖玲说的是实情。肖玲就是个科技宅,对于房地产的那一套估计根本不屑一顾。

  “好了,那就没什么了,谢谢你。”林飞扬说着就要挂电话。

  肖玲突然说:“喂,半夜给我打电话就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吗?”

  林飞扬呵呵一笑:“扰了你清梦,这样吧,改天请你吃饭。”

  肖玲立马来了精神:“你说的是真的吗?大男人可不许骗人哦。”

  林飞扬心里苦笑,这次对付魔教六道,他能否活着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但嘴上却答应道:“这次一定,说话算数。”

  “好,我等着。”肖玲说完挂断了电话。

  林飞扬将电话放在吧台,看着越来越深沉的夜。

  黎明前的夜色最为黑沉,林飞扬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抵御这黑夜的寒冷。

  刘冲和郭城早就停止了争吵,两人坐在角落,冰冷的看着窗外。

  他们知道,黎明到来时,就是对方前来惹麻烦的时候。

  天色一点点亮了起来,当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时,两辆东风大卡车满载拿着各种工具的人吱呀一声停在旅馆门前。

  廖春花被刺耳的刹车声猛然惊醒,抓着棍子直接跳了起来。

  “别紧张,有我们在。”林飞扬向她安抚着摆摆手。

  廖春花满头都是汗水,看着林飞扬用力点点头,但脸上全是慌乱的神色。

  林飞扬打开门,刘冲和郭城紧跟在他身后,三人爬上了堵住门口高高的垃圾堆,傲然看着那两辆卡车。

  一个全身都包着绷带的胖子从一辆越野车上下来,看到林飞扬后眼里立刻露出了怨毒之色。

  “特妈的,小王八蛋你居然还敢待在这里,你真特妈找死。”胖子指着林飞扬愤怒的大吼。

  “老三,就是这小子把你那成这样的吗?”一个脸上长着痦子的男人走了过来,摸着痦子上的毛冷冷的看着林飞扬。

  “二哥,就是这小子,特妈的不但打了我还抢了我的钱。哎呦喂,一提到我的钱,现在我的心都疼。”胖子一脸的委屈样。

  痦子脸转头看向林飞扬,冰冷的问道:“小子,混哪儿的?廖春花跟你什么关系?你帮她出头,想过后果吗?”

  林飞扬冷笑:“后果?我做事从不问后果。”

  痦子脸阴沉的说:“你可能无法活着离开江城,懂吗?”

  “跟我说这话的人,现在都在地上躺的很好,你想成为下一个吗?”林飞扬双眼爆射出刺眼的精光,吓得痦子脸竟然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

  “二哥,别跟这小子废话了,干死他算了。”胖子怒吼。

  痦子脸也感觉自己刚刚后退丢了面子,脸色一沉,双手用力一挥:“特妈的都给老子上,干死这个小王八蛋。”

  卡车上已经下来了五十多号人,听到痦子脸的命令立马狂吼着向垃圾堆冲去。

  这些都是拆迁工人,大多来自外地农村,为了糊口饭吃菜跟着痦子脸混。

  老板下了命令,他们只能遵从,否则今后别想在这一行混。

  林飞扬朝郭城和刘冲点点头,三人立刻站成三角队形,静等混混们冲上来。

  “打死你。”一个拆迁工人抡起铁锤就朝林飞扬头顶砸来。

  林飞扬抬起一脚直接踹在他肚子上,踢的立刻向后倒飞,顺带还撞倒了五六个人。

  刘冲和郭城也火力全开,两只拳头犹如基本看不见轨迹,狠狠打在那些冲上来的拆迁工人身上。

  他们居高临下,占据了地利优势,加上他们又身经百战,对付这些普通的拆迁工人简直是牛刀小试。

  转眼的工夫,垃圾堆下已经倒下去三十多号人。

  其余的工人吓得全部往后退,再也没有一个敢过来的。

  痦子脸被震的满脸惊慌,足足楞了半天后才反应过来。

  “特妈的,小子你够狠,老子叫人,有种你别跑。”痦子脸一边大骂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小王总啊,我是刘老二啊。这里遇到麻烦了,对,对,就是那家旅馆好好好,我等你来啊!”

  挂了电话,痦子脸极其嚣张的指着林飞扬:“小子,你死定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林飞扬轻轻耸耸肩:“好啊,我等着,我倒很想看看你怎么把我弄死。”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5756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