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960章 若能活着,收你为徒

第960章 若能活着,收你为徒

  听到林飞扬的话,小王总看看李长生。

  李长生可是人精,他从肖飞对林飞扬的态度便能看出,林飞扬一定是重量级别的大人物,连集团太子爷都这么恭敬,自己一个分公司的小小总经理算个毛线。

  当即一巴掌抽在这个不成器的外甥脸上,愤怒的大吼:“出门忘了带耳朵吗?人家先生的话你没听到吗?”

  小王总被抽的趴在地上,哭着朝廖春花爬起。

  刚爬到面前就不停磕头:“老板娘我错了,我狗眼不识金镶玉,我有眼无珠不识泰山。我错了,求求您原谅我吧!”

  廖春花彻底被震住,前一刻还对她凶神恶煞的大佬级别人物,这一刻却已经跪在她脚下求饶,这种落差极大的转变,一时间让她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

  小王总见廖春花不讲话,以为是她不原谅自己。

  立刻从旁边抄起一块砖头,二话不说直接朝自己脑袋盖过去。

  “老板娘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求求您原谅我吧,下辈子做牛做马我也要报答您今天的恩德,求求您原谅我吧。”

  小王总声泪俱下,说一句话就朝脑袋上撞一下,片刻后鲜血四溅,他的脑袋被敲出了两三个洞。

  廖春花被他吓得心惊肉跳,急忙大叫:“行了行了,原谅你了,别自残了,看着渗人。”

  小王总满是是血,丢掉砖头激动的谢道:“感谢老板娘,叩谢老板娘,您就是我亲姐姐,是我亲妈,我回家就给您立长生牌位把您供起来,您就是对我有再造之恩的亲妈啊。”

  说着便爬到廖春花身边,满是鲜血的双手就要去搀扶廖春花。

  廖春花看到那满是鲜血的恐怖双手,吓得直接跳了起来,远远躲了开去。

  “带着你的人滚蛋。”林飞扬冰冷的吼道。

  “是,是,是,马上滚蛋,马上滚蛋。”小王总如蒙大赦,转头对他的手下大吼:“全部滚蛋,快点!”

  小王总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丧家之犬般夹着尾巴逃跑。

  林飞扬忽然看到夹在人群里的痦子脸和胖子,冰冷的吼道:“你们两个,长痦子的还有那个胖子,说你们呢,留下来。”

  痦子脸和胖子浑身狠狠颤抖,他们原本还想混在人群里一起逃跑,没想到被林飞扬给看到。

  痦子脸和胖子在原地停顿了几秒钟,突然转身直接朝老板娘冲去。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老板娘便重重磕头。

  “春花老板娘啊,我们就是些小喽啰,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为难我们啦。我们给您赔罪,我们给您赔罪。”

  两人的脑袋一个接一个重重扣在地上,每一次都是结结实实,很快两人的脑门都溅出了血。

  他们这么做也是被迫无奈,虽然他们都是道上混的,可在有钱人眼里他们就是一群垃圾。

  只要今天天海集团老总发话,不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就真的会饿死,连手下养的那些人都会离他们远去。

  这些年他们可是在道上惹了不少人,要是没钱也没人了,等待他们的肯定是被乱刀砍死在街头。

  两人为了自保,老脸直接不要了,就算让他们现在给廖春花**趾头他们也干。

  廖春花从没像今天这样扬眉吐气,先是一个公司副总向她磕头认错,接着又是两个道上大哥下跪求饶,忽然她感觉神清气爽,心里无比畅快。

  “滚吧,老娘永远不想再见到你们,有多远滚多远。”廖春花给他们一人一脚。

  痦子脸和胖子却不敢离开,眼巴巴的看着林飞扬。

  林飞扬冷冷看着两人,沉声道:“以后不准靠近这条街五公里范围之内,若是被我发现,我让你们做人都难。”

  两人吓得连忙点头:“不敢了,不敢了,以后这里就是西天如来的道场,打死我们也不敢靠近了。”

  “滚!”林飞扬不耐烦的挥挥手。

  两人真的向后翻滚着走了,尤其胖子,像个球一样咕噜噜滚出好远。

  热闹的拆迁的人离去,原本热闹的街突然间变得冷清了很多。

  街坊们现在都知道林飞扬是个大人物,远远朝他竖起大拇指,转身各自回家。

  “飞少,这样做您还满意吗?”李长生哈巴狗一样来到肖飞面前。

  肖飞转头问林飞扬:“师父,您还有什么想做的?”

  林飞扬指着小旅馆说:“这地方能不拆吗?这是一个军人的家,要是拆了的话,那个军人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他的家了。”

  肖飞听到后立刻肃然起敬:“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师父你会管这件事。”

  “可以吗?”林飞扬恳求的问。

  “当然行,一万个行。”肖飞说着朝李长生招招手。

  在一旁忐忑的李长生立刻屁颠屁颠跑过来,媚笑道:“飞少还有什么吩咐?”

  肖飞说:“这家旅馆不能拆,重新规划,有问题吗?”

  李长生心想原来就这么点事,他还以为怎么惹到飞少这位朋友。

  当即拍着胸脯道:“这片地我们天海集团买下来了,房屋补偿费照给,但房子绝对不会拆。只要我们使用多少年,这片房子就保存多少年,飞少您看如何?”

  肖飞拍拍这个会做人的部下的肩膀:“孺子可教,回去忙吧,改天请你吃饭。”

  “好嘞,那就不打扰飞少了。”李长生松了口大气,向肖飞点点头,又向林飞扬打了招呼,这才飞一般的离去。

  众人都走了,廖春花眼里含着激动的泪水来到林飞扬身前:“谢谢谢你!我,我,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

  林飞扬呵呵一笑:“不要谢,我是敬重你这份情义才这么做的。”

  “你也是军人吧?”廖春花问。

  “看出来了?”林飞扬微笑。

  廖春花点头:“你身上散发的气质和我男人一样,一股正气,刚强不屈的正气。只有铁骨铮铮的军人,才能散发这样的正气。”

  林飞扬嘴角的笑容更浓:“老板娘,守好这里吧,我相信你丈夫一定会回来的。”

  道完离别,林飞扬,刘冲和郭城带着行李准备离开江城。

  “师父,你不收我了吗?”肖飞急切的冲了过来。

  林飞扬上下打量他,嘴角露出一抹淡淡微笑:“这次任务我要是能活着回来,我答应你,收你为徒。”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5756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