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1001章 我向你们挑战

第1001章 我向你们挑战

  孙礼气的浑身颤抖,自从魔教成立以来,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屈辱。

  被人杀到总坛来不说,还被别人困死在总坛里,任人宰割。

  魔教传承上千年,曾经也有辉煌的时期,甚至碾压四大家族。

  可到了如今,却被一个四大家族的传人逼的如此狼狈,孙礼感觉就算死了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我要是不回答呢。”孙礼紧握双拳。

  “砰砰砰”

  回答他的不是林飞扬而是一阵急促的枪声,子弹从大殿前后爆射而来,十名魔教弟子当场被打的血肉飞溅惨死当场。

  大殿里的魔教弟子大惊,吓得全部蹲在地上躲避子弹。

  “回答错误,也要杀你十人。”林飞扬冰冷的声音幽幽传来。

  孙礼眼中冒出熊熊怒火,全身所有的神经都在狂颤,一股可怕的力量就像决堤的江河一般随时准备冲出体外。

  “死神,你要还是一个男人,就不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有本事跟我堂堂正正打一场,打赢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孙礼怒吼。

  “砰砰砰”

  又是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窗框和大门被打爆了十个弹孔,呼啸的子弹擦着地面向魔教弟子爆射而去。

  十名魔教弟子发出惨叫,胸口被爆射而来的子弹撕裂开一个血洞,巨大的动能推着他们贴着地面滑了六七米撞倒了一大片人才停下。

  魔教弟子们再次发出惊呼,从蹲着集体改成趴着,一时间整个大殿里没有一个人敢站着,就连孙礼也跟着趴了下来。

  “回答错误,再杀十人。”林飞扬冷冷的说。

  “教主,这家伙就是疯子,别激怒他了。”包兴焦急的低吼。

  万林也说道:“教主,他们的子弹有穿透能力,而且应该是用热成像仪锁定我们了。咱们现在被困死在这里,不能硬拼啊,还是拖延时间吧。”

  就连一向主张进攻的毛元也附和:“教主,敌暗我明,敌强我弱,还是拖延时间等黑骷髅的人来吧,圣教不能再有损失了。”

  听取众人意见,孙礼权衡利弊,最终咬牙点头。

  “死神,你想问什么,尽管我吧。”孙礼屈辱的大吼。

  在他看来,这一辈子所有的屈辱加在一起都没有今天的屈辱大。

  “龙飞怎么死的?”林飞扬一字一句的问,每一字都带着刻骨的仇恨,仿佛用尽所有力气才能说出一般。

  孙礼一愣,接着看向毛元等人,毛元等人的眼里也露出惊讶。

  “为什么要问他?你和他什么关系?”孙礼大吼。

  “回答错误!”林飞扬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死亡的号角也在同一刻吹响,枪声忽然大作,十颗子弹不分先后打穿了门窗,这一次几乎是贴着地打入了总坛。

  十个魔教弟子脑袋砰的一声碎裂,红**体向前方喷洒了一大片,他们的身体则贴着地面一直向后滑去。

  这次狙杀让魔教的人彻底感到绝望,他们终于意识到,不论他们躲在什么地方,都逃过对方的狙杀,他们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听任摆布。

  “我说,我说,不要开枪“孙礼急的大吼,拳头狠狠的砸着地面。

  “龙飞到底是怎么死的?”林飞扬怒吼。

  “二十七年前,龙飞奉四大家族之命带领百余高手杀入我圣教,一直杀到总坛外。我圣教无数高手惨死,最后我和六道家主集体出手才将他击败。”

  孙礼咬牙切齿的回忆:“龙飞负伤逃跑,我们本来要追。但他带来的百余高手誓死护卫,最终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龙飞逃走。”

  “从那以后,龙飞再无音讯,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林飞扬的心狠狠的颤抖一下,如果按照孙礼的说法,龙飞岂不是没有死,而且还顺利逃了出去。

  那林山为何对自己说,龙飞将自己交给他时已经身负重伤而且还被人追杀?

  而父亲将自己交给林山时,恰恰是他刚被魔教击败的时候。

  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凑巧,如果不是魔教追杀他父亲,又会有谁正好在那个时间追杀他父亲呢?

  还有,他母亲是怎么死的?若是母亲不死,龙飞绝不会那么绝望的将自己托付给别人。

  林飞扬死死握着双拳,眼里跳动着狂暴的怒火,整个人突然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发狂一般的吼道:“你说谎,龙飞明明是死在你们魔教手中,还有杨雪晴,他们夫妇全都是死在你们魔教手里。敢做不敢当吗?你们还算是特妈的男人嘛?”

  孙礼冷哼道:“信不信由你,龙飞确实没有被我们所杀,还有什么杨雪晴,我根本连听都没听过。”

  “你撒谎,你撒谎,你撒谎开火!”林飞扬发疯一般的大叫。

  “砰砰砰”

  罗成等人立刻开火,子弹呼啸着撕裂空气,打碎门窗,直接将二十多个魔教弟子打的脑浆迸裂。

  魔教弟子被吓得集体朝中间缩去,每个人的眼里都流出极度的惊恐和绝望。

  孙礼气的怒吼:“给我住手,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孙礼以人格担保,绝对没有杀龙飞。虽然我很想宰掉那个该死的混蛋,但他确实跑了,受了重伤跑了。”

  林飞扬粗重的喘息着,心中追寻父亲的那条线突然在这里砰的一声断裂。

  他渐渐冷静下来,缓缓的闭上双眼。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给我个理由。”林飞扬阴沉的说。

  孙礼冷笑:“我们已经被困,你认为我有必要骗你吗?我们虽然正邪不两立,但我孙礼好歹还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杀就是杀了,没杀就是没杀。今天你就算灭了我们圣教,我还是这句话。”

  林飞扬仰起头,任由阳光洒在脸上。

  滚烫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所追寻的一切彻底断绝。

  他并不相信孙礼,但对方确实没有必要和自己说谎。

  只要自己一声令下,可以随意射杀他们,就算他们讲了假话又如何。

  过了许久,林飞扬忽然睁开眼。

  泪水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异常残酷的冰冷。

  “就算龙飞不是死在你们之手,但也是因为在你们手里负了重伤才死去。追根到底,你们也间接害死了他。”林飞扬寒意浓浓的说。

  “这个我不否认,说实话,那个混蛋杀了我圣教两百多高手。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亲自拍碎他脑袋,绝不会让他逃走。”孙礼恶狠狠的说。

  “很好,能说这话你还算是个男人。”林飞扬冷哼:“现在我给你个机会。”

  “什么机会?”孙礼皱起眉头。

  “你不是要和我单挑吗?带上你的五条狗出来,为了龙飞,我向你们挑战。”林飞扬紧紧握起拳头。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5923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