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1027章 松针杀人

第1027章 松针杀人

  林飞扬和四个老人聊了许多,不光是圣堂的来历,连同他们为什么不能对魔教出手也一并了解。

  半个世纪前的大战,魔教在四大家族和zf的夹击之下损失惨重。

  魔教内两个圣级高手和六个皇级高手都在那一战中殒命,但这些魔教前辈拼了性命保住了魔教,让魔教可以安然退出华国。

  从那以后,四大家族的整体实力要远远强于魔教,只要四大家族愿意,一个龙啸天就能灭了整个魔教。

  就在此时,圣堂出现,他们依仗武力强行制定了规则,让四大家族发誓,有生之年决不允许有皇级以上的高手去打扰魔教。

  如若双方违反,那圣堂就要出手,以武力压制强大的那一方。

  当时四大家族损失也很惨重,十三个皇级高手战死,一个圣级高手战死,可以说人才凋零,根本无法与如日中天的圣堂抗衡。

  无奈之下,为了保全家族的利益,四位家主商量之后决定同意圣堂的无理要求。

  借着这个时间休养生息,让四大家族重新强大起来。

  林飞扬了解其中隐晦之后,对圣堂的仇恨越来越浓。

  他已经孙礼和圣堂那四人的口中大概得知,当年追杀父亲的真正凶手其实就是圣堂的高手。

  但最后被龙飞以特种战术加上古武击杀两人,重伤两人,最后只有两个活着回去。

  但龙飞从那以后下落不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是林飞扬心中永远的痛,他原本希望借助此次行动得知父亲的下落,哪怕知道父亲是在什么地方死的也好。

  可一切的线索全部中断了,唯一知道父亲下落的,恐怕只有当年追杀父亲还活下来的那四个人。

  可他知道,连龙啸天他们都无法去得罪圣堂,凭自己的实力,别说打听父亲的下落,能活着就算不错。

  况且,他根本不知道圣堂在哪里,就连龙啸天也不知道。

  五个人一直聊到了日暮西垂,山下响起了一阵阵笛声。

  龙啸天站起身,叹口气道:“小子,你的人等的不耐烦了。算了,我们这几个老家伙也聊够了,以后的路你好自为之。”

  其余三人也纷纷站起,看向林飞扬的目光都露出温柔和慈祥。

  在他们心中,林飞扬不单单是他们的内门弟子这么简单,还是他们的传人,是他们的希望。

  “就这么走了?”林飞扬突然问。

  龙啸天刚准备转身,听到这话笑着回头:“你小子还有什么要求?能教的我们都教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

  “那可未必吧?”林飞扬坏坏一笑,看着老穷酸道:“师父,刚刚你那一手松针杀人就没教给我。那么厉害的武功,你居然还藏私,太不够意思了。”

  老穷酸哈哈一笑:“不是我不传给你,只是你的修为没达到,体内真气无法凝成实质。就算传给你,你也发挥不出效果。”

  林飞扬耸耸肩:“那可未必,你不传给我,怎么知道我练不会?”

  老穷酸眯着眼:“这套功夫是我祖父自创,必须要达到皇级的修为才能修炼。你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就是刚达到王级中期,还是先好好修炼再说吧。”

  “可我连续杀了五个皇级高手。”林飞扬呵呵笑道:“师父,我可是和一般人不一样哦。”

  老穷酸当即哑口无言,林飞扬击杀墨家五位家主的事他当然知道。

  那五人全都是皇级高手,虽然只是皇级初期,但任何一人都有碾压林飞扬的能力。

  可这五人最终都死在林飞扬手里,要说运气也好,走****运也罢,但这是不争的事实,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林飞扬与众不同。

  “行了老穷酸,你就别藏着掖着了。他是你关门弟子,有什么好吝啬的。”龙啸天嗔怪。

  老穷酸看着林飞扬那恳切的目光,无奈的耸耸肩:“算了,反正迟早都要教给你。早教和晚教也没什么区别,今天干脆全都传授给你吧。”

  说完,他让其余三人退避,这毕竟是他孔家绝学,即使是老友他也不想泄露。

  等三人离开后,老穷酸盘坐在林飞扬对面,一脸认真的说:“所谓的松针杀人只不过是你看到的表象,实际上是我们练武者对气的一种运用。”

  “华国武术博大精深,最重要的就是对气的控制,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

  老穷酸右手在地面轻轻一拂,顿时有数十根松针贴在他的手心。

  他的手心就像是变成了磁铁一样,牢牢的将松针吸在掌心。

  老穷酸笑道:“王级实力,已经初步掌握了对气的运用。但是并不能挥发自如,只能在和人对战时通过其他媒介引出体外伤人。”

  “但皇级实力则不同,这个级别的高手已经可以对体内的气运用自如,甚至隔空伤人。你所看到的拳风和掌风,就是皇级高手运用气所形成的。”

  说完,老穷酸手一挥,数十根松针嗖嗖嗖的飞出,犹如一根根钢钉般死死的钉在了五十米开外的一棵树上。

  一人抱的树剧烈摇晃起来,无数树叶缓缓飘零,犹如下了一场大雨。

  林飞扬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彻底惊呆。

  老穷酸看着林飞扬的表情微微一笑:“其实你只要掌握对气的运用,别说松针可以杀人,飞花落叶皆可以杀人。下面我就教你如何运用气,还有这套功法的口诀。能领悟多少,那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老穷酸足足传授了两个小时,将运用气的方法反复讲解,来回剖析,最后直到林飞扬将口诀背的滚瓜烂熟才满意。

  其余三人也纷纷走来和林飞扬告别,杨青山在临走前扔给林飞扬两壶酒。

  无比心疼的说:“好酒没多少,省着点喝,别再那么糟蹋了。”

  林飞扬看着手中的两壶酒,内心涌起一股浓浓的温暖,这两壶酒,已经充分说明了杨青山对自己的关爱。

  龙啸天深深看了眼林飞扬,忽然笑道:“和你父亲真像,是我龙家的子孙。很好,很好,很好”

  说完哈哈大笑,踏着霸气的步子转身离去。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6140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