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1063章 全体被俘

第1063章 全体被俘

  丛林另一个角落,沙朗所在小队也失去了指挥官,他们只能自行来到丛林里设防。

  刚准备埋伏下,地面的枯树叶突然一阵颤动,从里面猛然跳出了三十多个人。

  突如其来的袭击顿时打的这支小队有些措手不及,六七个人当场就被打晕过去。

  沙朗一拳打飞了一个想偷袭他的人,但他的双腿却突然被人用力抱住。

  对方抱住的是他的小腿,沙朗知道,接下来对方肯定是要抬起他的小腿然后用力顶他的屁股让他摔倒,这是华国军方最通用的一招擒拿术。

  果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涌向他的小腿,同时对方的肩膀狠狠撞在他的屁股上。

  沙朗失去重心,身体快速向前倒去。

  倒地的瞬间,对方松开了沙朗的小腿。

  沙朗知道,他是要骑在自己身上,然后一拳狠狠打在自己后脖上。

  “小儿科!”沙朗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在落地的瞬间双手带着身体用力向前滑行。

  偷袭他的人那一掌只能打在他的后背上,传出砰的一声闷响。

  就在对方惊疑的瞬间,沙朗猛地转身,一脚正好勾中对方的裆部。

  偷袭的人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捂着裆部眼泪都快掉下来。

  “滚一边去。”沙朗一脚将他踢飞,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起。

  此时,整支小队就剩下他和长生两个人。

  林朵,王蕊等人都已经被打晕,长生也被四个人围攻,想救都救不了。

  就在他观察的时候,三个穿着迷彩军服的男子无声的向他冲来。

  沙朗捏紧拳头,瞬间做出决定,头也不回的转身向丛林深处跑去。

  “别追了,他跑的方向还有其他人,他这是自投罗网。”领头的人冷哼。

  他转头看着还在抵抗的长生呵呵笑道:“大家先去好好招呼他。”

  丛林里的伏击持续了一个小时后归于了平静,突然安静了下来还有些吓人。

  距离这片丛林大约五公里处有一处坐落在山脚下的山寨。

  一辆辆老式卡车鱼贯驶入山寨,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一个个穿着丛林迷彩带着黑头罩的男子。

  “快点下来,全部滚下来。”一个黑头罩男子对着车上大吼。

  车上其余的黑头罩士兵将被俘虏的流沙学员一个个赶下车,有的人稍微慢一点就会立马得到一顿拳打脚踢,直到老实了为止。

  “走,快点走。”黑头罩男子用标准的国际通用语吼着,手里的战术自动步枪死死的指着被俘虏的学员。

  林炎摸着还隐隐发痛的脖子,跟在队伍里仔细的打量起四周。

  这是一座靠山而建的山寨,大大小小的建筑全都木质结构。

  山寨里有一条河,寨子就建在这条河的两侧。

  到了河边,黑头罩士兵将学员们全部推进了水里。

  河中有四个巨大的水牢,被俘虏来的学员全部都被关在了里面。

  水牢用木头构建而成,只有顶部浮出水面,被关在里面的人必须抓着四周的木头围栏,才能刚好将脑袋露出水面。

  被关在水牢里不但极其耗费体力,身心也会受到严重的摧残。

  “哥,你也进来啦?”林炎刚被关进水牢就听到了林磊的声音。

  林磊穿过人群来到林炎身边,苦涩的说:“怎么连你也被抓进来了?”

  林炎无奈的摇头:“你以为我想被抓进来吗?人家使用震撼弹,我直接就被震晕了。”

  林磊急忙问道:“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伏击毒贩武装的吗?怎么反倒我们被人伏击了?”

  林炎没有说话,眼睛却在四周水牢迅速扫描。

  忽然,他看到了在另一个水牢的林朵,林朵脸色苍白,看起来随时都会昏倒。

  “小妹也被抓进来了?”林炎吃惊的说。

  林磊点头:“咱们所有学员都被抓来了,这次真的是全军覆没咯。”

  林炎已经扫视完所有的水牢,微微摇头:“不是所有人都被抓来了,你没发现,黑金那小子不在吗?”

  林磊一惊,立刻四处搜寻,果然没找到黑金的身影。

  他立马吃惊的道:“难道,那小子逃了?”

  林炎点头:“他不是一般人,只要在外面,肯定会来救我们的。”

  就在此时,一队带着黑头罩的兵端着枪快速跑到了水牢上面,冰冷的枪口死死的指着水牢里的人。

  “我艹,这是要处决我们了吗?”秦奋吓得全身颤抖。

  “别怂,别忘了现在自己的身份。”肖飞小声的说着,用力拍拍秦奋的肩膀。

  “咚、咚、咚”皮靴沉闷的脚步声缓缓传来。

  关在水牢里的所有学员都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踏着木桥缓缓的来到水牢上方。

  这个人和其他黑头罩士兵一样穿着丛林迷彩带着黑头罩,只不过他的嘴里咬着一根雪茄,看起来霸气十足。

  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他用一口纯正的英式口语低吼:“欢迎来到我的基地,我亲爱的华国朋友们。”

  “之前闹出了一些不愉快的插曲,我代表我的人向你们道歉。”

  说完,他真的轻轻鞠了一躬。

  “这家伙想干什么?”冷云小声问。

  “装比呗,还能干吗?”薛磊说。

  雪茄男直起了腰,淡淡笑道:“为了消除我们之间的不愉快,我想问大家一些问题。如果有谁能回答我,那我们就是朋友!相反,如果没人回答,那我们就只能是敌人了。”

  水牢里一片沉默,所有人都死死的瞪着他,眼里充满了杀气。

  黑头罩笑着摇头:“这种眼神可一点都不友好啊。”

  “第一个问题,你们来自哪支部队?”黑头罩看着水牢问道。

  没有人回答,水牢里死一般的沉寂。

  “好,第二个问题,你们从哪儿来?为什么来?”黑头罩继续问。

  还是没有人回答,学员们都用嘲笑的眼神看着他。

  “很好,那第三个问题,你们的指挥官是谁,你们的任务是什么?”黑头罩声音已经变冷了下来。

  死一般的安静,水牢好像成了坟墓,根本没有活人的气息。

  黑头罩等了足足一分钟也不见有人回答,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非常好,你们已经磨光了我的耐心。恭喜你们,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黑头罩对周围的士兵猛地挥手:“单独拷问,不说出情报,就一直打到死。”

  五十多个士兵怒吼一声,端着枪朝水牢跑去。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6274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