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 第1064章 严刑拷问

第1064章 严刑拷问

  漆黑的屋子里,林炎被强行摁在一张椅子上,双手双脚被牢牢绑住,连身子也被固定在椅子上。

  刺眼的灯光陡然亮起,刺激的林炎立刻闭上眼睛。

  “说吧,不想受苦的话,就老实交代一切。”灯光后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林炎眯着眼,尽量不让灯光刺痛眼睛,冷冷的朝灯光后看去。

  他模糊的看到一张桌子,还有两个黑影坐在那里。

  “我无话可说。”林炎淡淡的说。

  问话的人冷哼:“刚刚我们头领问的那几个问题,只要你回答出来,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受任何痛苦。你在考虑下,不要这么快做决定。”

  林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你认为我会怕你们吗?真是笑话,你们在我眼里,就是一帮只敢躲在黑暗里的老鼠罢了。要我向你们这些老鼠屈服,你们觉得可能吗?”

  “砰”桌子被重重拍响,一个黑影猛地站了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子,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家伙硬。”

  说完,那人狞笑着走了过来。

  林炎看到他手上提着一根长长的棍子,但他却毫无畏惧的冷笑:“下手重点,老子要是叫一声,我就是你孙子。”

  “你特妈的找死。”黑影大怒,举起棍子便朝林炎砸去。

  另一间黑屋子里,秦奋也被绑在一个椅子上。

  他惊恐的看着四周,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未知的事物让他浑身颤抖。

  “小子,不要浪费我们时间。老子都问你五分钟了,你特妈的倒是说句话啊!”桌子后的男人不耐烦的低吼。

  秦奋惊慌的看着那张桌子,牙齿不停的上下打架,可硬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艹,看来不给你动点刑,你特妈的是不会开口了。”那男人冷哼一声,拿着根皮鞭便走了出来。

  “啪”他狠狠抽在了地上,距离秦奋只有不到五十公分,呼啸的鞭声撕裂空气,让周围的空气都瞬间变冷下来。

  秦奋瞳孔猛然收缩,惊恐的大叫一声,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拿鞭子的黑影吓了一跳,赶忙冲到秦奋面前去探他的鼻息。

  “你怎么搞的?一鞭子就把他打晕了,不是说不打要害部位吗?”另一个黑影也快速冲了过来。

  拿鞭子的黑影委屈的吼道:“我还没抽到他呢,就是往地上打了一鞭子,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另一个黑影摸了秦奋的脉搏,又摸了摸心跳,这才松了口大气:“妈的,被吓晕了。”

  突然,两人同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

  拿鞭子的皱着眉头道:“什么味道啊?真骚啊。”

  另一个人眼尖,看到秦奋的裤子全部潮了,臭气就是从这里散发的。

  “我艹,这家伙是怎么通过考核的。一个怂包,还没打就尿裤子。”两个人愤愤的低吼。

  “拿水来,浇醒他。”

  拿鞭子的立即找来一桶水,从秦奋头顶直接浇了下去。

  秦奋一个激灵,大叫着醒了过来。

  拿鞭子的立马露出狞笑:“小子,你晕的倒是够快的啊。没关系,我们接着慢慢玩。你要是不喜欢鞭子,我这里还有老虎凳,辣椒水,还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秦奋翻了个白眼,嘴角流出白沫,又一次昏了过去。

  拿鞭子的呆呆的站在那里:“这,这,这特妈是又晕过去的节奏吗?”

  另一人摸摸秦奋的鼻子,无奈的叹息:“妈的,真倒霉,怎么碰上这么个胆小鬼。去拿水,继续把他浇醒。”

  隔壁屋子里,肖飞也同样接受着审讯。

  两个审讯的人坐在桌子后,不耐烦的问道:“你到底说不说?要是再不说,别怪我们动手了。”

  肖飞像是没听到似的,嬉皮笑脸的左右乱看。

  他的样子不像是被俘虏来的,倒像是观光的旅行者。

  审讯的人再也忍受不了,一拍桌子,直接冲了过来。

  一把抓住肖飞的衣领,恶狠狠的吼道:“你特妈的到底说不说。”

  肖飞一脸无辜的说:“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请你说华国话!”

  审讯的人一愣,满脑袋都是黑线。

  感情他们说了半天的国际通用语这小子压根没听懂,他们全都对牛弹琴了,怪不得这小子一直不回答问题。

  “我让你回答问题,我们头领提出的那几个问题,快点。”审讯的人立马用一口生硬的华国话说。

  “原来你会我们的话啊,早点说嘛,弄的这么尴尬干嘛!”肖飞哈哈大笑。

  “快点回答问题。”审讯的人愤怒的大吼,口水喷了肖飞一脸。

  肖飞嫌弃的看着对方:“回答什么问题?”

  “我们头领之前问的问题。”审讯人问。

  “他问问题了吗?我听不懂啊。”肖飞很无辜的说。

  审讯人一头黑线,只得将问题重新问了一遍。

  “我是老百姓,不是部队里的人。”肖飞很认真的说。

  审讯人冷笑:“说这种话,你把我们当傻比吗?不是军人怎么可能在部队里?华国的老百姓都可以拿枪出境了吗?”

  肖飞严肃的说:“我想你们搞错了,我们虽然穿着军服,但不是军人。我们就是出来打猎的,你们想想啊,要是我们是军人的话,会这么容易被你们抓住吗?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

  审讯人死死抓住肖飞的衣领,怒吼道:“你特妈的在耍我吗?”

  肖飞笑道:“你又错了,是我在耍你,我妈没有耍你。”

  “找死。”审讯人一拳打在肖飞胸口,打的肖飞整个人弯成了虾米。

  在另一间审讯室里,林朵脸色惨白,痛苦的弯着腰,身上满是伤痕,她刚刚经历了一场严刑拷打。

  “小姑娘,快说吧。看你长的这么漂亮,说实话我都舍不得下手。说吧,说了什么事都没了。”一个男人拿着棍子站在旁边冷冷的笑着。

  林朵强忍着疼痛,倔强的瞪着那个男人:“不知道,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你们就是打死我也不知道。”

  “哦,是吗?”拿棍子的男人呵呵笑道:“看来严刑对你没什么用,你长的这么漂亮,我真心舍不得下手。”

  他淫邪的笑道:“但你要是不说,那就别怪我了。我对你可是很感兴趣的,说实话,我都快憋不住了。”

  林朵瞪大眼睛,因为男人扔掉棍子,邪恶的朝她走来,想干什么事林朵已经猜到。

  “你给我滚开。”林朵愤怒的大吼。

  男人呵呵笑道:“那你就回答我问题,否则的话,等我办完了你,我让兄弟们一个个轮了你。”

  男人的手直接搭上了林朵的肩膀,用力撕扯下一块衣服。

  林朵眼里顿时充满了绝望,她死死的看着男人,咬牙切齿道:“就算我死,也不会说出任何事情,你们永远不会得逞。”

  说着,她狠狠的向舌头咬去,即使被辱,她也不愿活着看到。
  浏览阅读地址:/zuiqiangtezhongbingzhizhanshenchuanshuo/6276203.html